首页>>剧本译站



3X20 科幻故事

2021-1-29

作者: Redlum

 

科幻故事
3X20 JOSE CHUNG'S "FROM OUTER SPACE"

翻译/整理:Redlum
校对:Winnerwd

--------------------
场景一

华盛顿州,KLASS郡


(一架宇宙飞船缓慢地盘旋着进入画面……不,不是飞船,实际上,这是正在升起的一架电力维修升降机的底部,一个名叫Roky Crikenson的电力维修工人站在上面,正在和什么人通电话。)

ROKY CRIKENSON:是的,我是Roky。我检查了所有的线路。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所有的供电都断了。我必须回去一趟,带更多的器材过来。是的,是的…对,我就要这些。好的……

(一辆轿车从升降车旁摆放的橙色隔离墩旁经过。车里坐着一个男孩儿和一个女孩儿,男孩儿开车,女孩儿在他旁边。)

HAROLD LAMB:嗯…我并不想吓到你,但是……我想我疯狂地爱上了你。 (女孩微笑) 我是说,我整天想着你,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CHRISSY GIORGIO:Harold,我也很喜欢你,但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的意思是,我认为我们需要多点时间去更了解对方。 (车子突然熄火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Harold试图重新发动引擎。突然,从上方投下一道明亮的光。Chrissy尖叫起来。一架宇宙飞船盘旋而下。Harold拼命地试图发动汽车。)

HAROLD LAMB:哦,上帝呀…哦上帝…

(两个生物体分别从车子两边走近他们,它们看起来像是那种典型的灰色外星人)

CHRISSY GIORGIO:Harold,这是什么东西?

HAROLD LAMB:见鬼,我怎么知道?

(两个外星人继续靠近车子。两个年轻人惶恐地着盯着车子两边的外星人,然后奇怪地昏了过去。靠近驾驶室一边的外星人表现出了困惑的样子。Harold用不省人事的眼神看着它把胳膊伸进车窗抓住了他。外星人拖着两人返回飞船。这时,另一架外观不同的宇宙飞船降落,随着一声刺耳的噪音,飞船投下一道红色的光。两个外星人显得很震惊,放下了手中的两个年轻人。一个像是制作粗糙的粘土模特 【译注:用于动画制作的粘土模型,工作人员操纵粘土模特并逐格拍摄出运动的影象。】 模样的庞然大物从飞船上跳下来,一边怒吼咆哮,一边缓慢走近两个外星人。庞然大物在它们面前停住,居高临下地对着它们的脸继续咆哮。刚才拖着Chrissy的那个外星人看向另一个。)

外星人:Jack…那是什么东西?

另一个外星人:见鬼,我怎么知道?

(它们说话的时候,脸部像带着面具似的在动。庞然大物还在咆哮。)

--------------------
场景二

华盛顿特区,FBI总部

X档案办公室


(Jose Chung,著名的作家和哲学家,正走向Mulder那张写着"I Want To Believe"的海报【译注:字的上方悬浮着一架飞碟。】)

JOSE CHUNG: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我猜这是因为我一直都觉得我自己就是个外星人,被别的星球的外星人关照着,而在这里,显得有点…嗯…多余。

SCULLY:嗯,事实上,在从事这个工作前,我也没有太多地考虑过这个问题。

JOSE CHUNG:是吗。那么,如果我理解的正确的话,你的搭档是个这方面的…嗯…实践专家?

SCULLY:对,而且,我觉得我应该为他拒绝同你谈话表示道歉,Chung先生。但是,嗯,我也必须承认,如果不是因为我十分欣赏你和你的作品,我很可能也不会来。

JOSE CHUNG:哦!

SCULLY:"The Lonely Buddha"【《孤独的佛陀》】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

(他吃吃地笑着。)

JOSE CHUNG:请别介意,我刚才正在想你真是一个……智慧美女。而现在我又发现你也很有品味。

(Scully露出微笑。他绕过桌子在椅子上坐下。)

SCULLY:既然你对外星人这方面的题材不感兴趣,又为什么决定要写一部关于外星人绑架的小说呢?

(她坐在了他对面。)

JOSE CHUNG:说真话吗?一开始这是我的出版商的意思,那时我还很勉强,直到后来我意识到这会是一次让我开创一种全新的文学流派的机会--非科学幻想的科幻小说。现在,光这个噱头就可以令它轻而易举地进入最畅销排行榜。明白吗?简言之,你的问题的答案就是:钱。

SCULLY:好吧…最起码你还在试图记录事实。

JOSE CHUNG:哦,天哪,不。我怎么能那么做?

SCULLY:什么意思?

JOSE CHUNG:我在Klass郡花了三个月做记录,却发现那里的每一个人对发生的事情都有自己的不同版本说法。所谓事实是主观的事实。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在说起他们的"UFO体验"时,总是这样开头:"咳,我知道我要说的听起来将会有多么不可理喻…但是…"

SCULLY:那么你现在来这里是想得到我对事实的说法版本。

(他握住了她的手。)

JOSE CHUNG:没错。 (他拿起他的笔准备好记录。) 那么,你们是什么时候得知这件案子的?

SCULLY:唔…并不是立即得知,当然。嗯…女孩儿在第二天早上被发现,在那之前,并没有足够的时间确定那是一件失踪案。

--------------------
场景三

华盛顿州,KLASS郡


(轿车抛锚在路边。车里,Chrissy蜷成一团地坐着,面无表情。Scully的画外音)

SCULLY:她经历了我的搭档称为"时间丢失"的经验。她记不起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任何事,也不能解释她是如何去到她被发现的地方的。她的身体有受过虐待的痕迹,衣服也凌乱不整。

(她在摆弄着衬衫上一个系错了的纽扣。画面切换到办公室。)

JOSE CHUNG:我早上也曾有过那样的经验。哦,这些典型特征能够暗示一个人曾被… (他对Scully做了个手势,然后低头翻阅他的笔记本察看以前的记录。) 啊,你更喜欢用"被绑架者"【Abductee】这个词还是"经历者"【Experiencer】?

SCULLY:事实上,我两个都不喜欢。但我的搭档使用"被绑架者"。

JOSE CHUNG:我偏爱另一个。 (他向前倾斜,小声用模仿的语气说) "我刚刚有了一次…外星人接触经历。"和"我刚刚被绑架!"相比,意思大不一样了。

(他用笔指了指她,然后开始在本子上写东西。)

SCULLY:好吧,忽略过去。再说,对那个女孩儿的案子,当时也没有考虑到这个。她的情况看起来更像是一起约会强奸事件的受害者。 (Chung微微耸耸肩,记了下来。)

(画面切到Chrissy的卧室,她正在睡觉。Scully的画外音)

SCULLY:他们给她做了身体检查,并记录了她的陈述。当天夜里晚些时候,有人…去探望了她。

(可以看到Chrissy的脸颊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她醒了过来,抹去从鼻子里流出的血。有一些鼻血已经染在了枕头上。她突然看到一个外星人站在她的床脚正要抓住她。她尖叫着打开灯,发现那只不过是她的填充玩具猫。她踢飞了那只玩具猫。从房间的另一边又传来一阵"咔嗒"声,她充满恐惧地关上了灯,走到窗户旁边,看见一个巨大的人影拉长地铺展在草坪上。她的呼吸因为恐惧变得急促,这时,她看见了Harold,那个影子是他的。她打开窗户。)

HAROLD LAMB:哦,Chrissy,感谢上帝你没事。

CHRISSY GIORGIO:你居然还敢到这儿来。

HAROLD LAMB:Chrissy,我已经竭尽全力了。

CHRISSY GIORGIO:难道我不知道吗,你这个混蛋。

HAROLD LAMB:什么?Chrissy,你不记得了吗?

Chrissy的父亲:上面到底怎么了?

HAROLD LAMB:Chrissy!我爱你!

(他转身跑开。Scully的话外音)

SCULLY:她父亲报了警,警察在男孩儿回家的路上逮捕了他。

(Harold坐在审讯室的一张椅子里。探长Manners在审讯室里踱着步,另一个人坐在Harold的对面。)

Harold:我们……我们被外星人绑架了。

MANNERS:听起来你不太肯定。

HAROLD LAMB:这显得太疯狂了,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Chrissy不记得。

MANNERS:你愿意接受一次测谎检查来证明你的确被来自外星球的生物绑架吗?

HAROLD LAMB:是的,我愿意。

MANNERS:是吗,那太糟了!因为我不需要什么测谎就可以知道绑架你的其实就是你那狂躁的荷尔蒙激素,你这个小流氓!

(Harold伤心地看向别处。Jose和Scully的画外音)

JOSE CHUNG:但他还是接受了测试并通过了?

SCULLY:他坚持他的证词…直到我们到那儿。

(画外音中,Harold一直伤心地望着别处,并没有画面的切换,但现在坐在Harold对面的是Scully,Mulder在审讯室里踱着步。)

HAROLD LAMB:如果她说是我强奸了她,那么…我想我就是强奸了她。

MULDER:听起来你不太肯定。

HAROLD LAMB:这显得太疯狂了,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Chrissy会这样说。

MULDER:你愿意接受一次测谎检查来证明你的确强奸了她吗?

(Harold不愿抬起头来看着两个探员。)

HAROLD LAMB:不,我不愿。

MULDER:是吗,那太糟了。因为在监狱里,下一个被强奸的可能就是你。

(Harold看着桌子。Scully的画外音)

SCULLY:我们的调查本来应该已经结束了,但是Mulder又把那个女孩儿带来问话。

(Chrissy坐在Mulder对面。Scully斜靠在审讯室后面的一面墙上。Chrissy的父母坐在审讯室后方。)

MULDER:你有睡眠问题吗?你感到肌肉疼痛吗?有幻视?流鼻血?当你在看某个特别的东西时,会突然间觉得看到是实际上是另外的什么东西?比如一张外星人的脸?

CHRISSY GIORGIO:是的!

(Mulder转身对她父母说着什么。Scully翻着她的眼睛。Scully的画外音)

SCULLY:于是,我的搭档确定她的情况正是他称之为"绑架后综合症"的症状。

JOSE CHUNG:你不认为这是症状的原因?

SCULLY:嗯,我认为任何可能的压力都会造成所有这些身体症状。但为了以防万一,Mulder说服了女孩儿和她父母让她接受催眠。

(Mulder转回身,面向Chrissy。画面切回X档案办公室。)

JOSE CHUNG:你对催眠有什么看法?

SCULLY:我知道催眠具有治疗意义上的价值,但它从没有被证实过能够促进回忆。事实上,它会使情况变得更糟,因为,因为,因为人们在催眠状态下倾向于去虚构事实。

JOSE CHUNG:当我在为我的小说《卡利根候选人》【"THE CALIGARIAN CANDIDATE"】搜集资料时……

SCULLY:最棒的惊悚小说之一。

JOSE CHUNG:哦… (他吃吃地笑。) 谢谢你。我只是…对CIA进行的思想控制试验,把人从意识上带回50年代的方法很感兴趣,但我还是不清楚催眠状态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SCULLY:嗯。

JOSE CHUNG:也不清楚催眠究竟是什么。

SCULLY:现在也没人清楚。

JOSE CHUNG:而且,作为一名作家,我深深地着迷于一个人的感觉意识是如何仅仅靠听到几句话就被…不可思议地转变了--就像魔法一样--仅仅是几句话而已。

(画面切到审讯室。Fingers医生坐在Chrissy对面,离她很近。画面的背景中,Chrissy的父母像刚才一样坐在审讯室后方,Manners拿着咖啡站在旁边,Mulder靠前一些站着,Scully仍然斜靠在审讯室后面的一面墙上。医生的声音平静而缓慢。Chrissy坐在躺椅上,闭着眼。)

FINGERS:你现在感到十分困倦,十分放松。你的身体平静地、越来越深入地漂进一种平和、放松的状态,你将只对我的声音做出回应。

(她睁开眼,看到房间开始晃动。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因为她看到原来在审讯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变成了外星人,那个原来是Manners的外星人还拿着他的咖啡杯。当原来是Fingers的外星人说话时,她看到他的嘴没有动。)

FINGERS:Chrissy?你能说出你现在在哪儿吗?

(画面中,Chrissy被绑在一张悬挂在墙上的玻璃实验台上,实验台上布满白色的几何线条。她和Fingers的画外音)

CHRISSY GIORGIO:我在一间房间里…在飞船上…一群外星人围着我。

FINGERS:那些外星人是什么样子?

CHRISSY GIORGIO:它们矮小…但它们的脑袋和眼睛很大。是灰色的。

FINGERS:你一个人吗?

(她看向她的左边,发现Harold也在,他被绑在地板上的一张相似的实验台上。)

CHRISSY GIORGIO:不,Harold在另一张实验台上…看上去好像失去了意识……

(事实上,那是张放着炸面包圈和咖啡的桌子。)

FINGERS:那些外星人在做什么?

CHRISSY GIORGIO:它们在争论什么。我能听见它们但我不知道它们说的是什么。

(在Chrissy的视线中,几个外星人唧唧呱呱地争论着。外星人"Scully"走向外星人"Manners"。Chrissy和Fingers的画外音)

CHRISSY GIORGIO:除了那个领头的,我能明白它说什么。

FINGERS:那个领头的外星人对你说话时,它的嘴动了吗?

CHRISSY GIORGIO:没有。 (她哭了起来。) 但它的声音就在我脑袋里。

FINGERS:它说什么?

CHRISSY GIORGIO:它告诉我,这是为了我的星球的利益,但是……

FINGERS:但是什么?

CHRISSY GIORGIO:我讨厌它在做的事情。就好像,它进入了我的意识,然后…然后,它偷走了我的记忆。

(Mulder看向Scully。稍后,Chrissy被带离了审讯室。)

MULDER:对外星人的描述,身体实验,意识扫描,在现场的另一个被忽视的人类,这些都是典型的绑架特征。

SCULLY:对我来说,这正是个问题,Mulder。它们太典型了。外星人绑架的说法在当前社会上非常的流行,你随便找个人来叫他想象一次被绑架的经历,他都会给你与典型情况几乎完全相同的说法。

MULDER:是的,如果对单独的证人来说是这样。但现在我们有两个证人,Scully,每一个人的证词都印证了对方的。

(Manners走过来。)

MANNERS:咳,非常感谢!你们真是令这件案子哔哔响地一团糟。

【译注:在美国的电视中,如果出现不可避免的脏字或粗话,一般会人为地用电子的"哔"声[bleep]盖住。Manners探长在这里是故意这样说的。下同。】

(画面切换回当前。)

SCULLY:嗯,当然,他当时确切想说的不是"哔哔响",他说……

JOSE CHUNG:我,嗯,很熟悉,嗯,Manners探长充满个性色彩的措辞。

(画面切回审讯室。)

MULDER:你还打算拘留那个男孩儿?

MANNERS:哦是的,除非你断定你那叉叉叉哔哔住了我。

【译注:在文字表达中,会使用blank这个词来代替脏字或粗话,相当于中文里的叉叉(××)。Manners在这里又是故意的。下同。】

MULDER:但受害人刚刚证实了他的辩词。

MANNERS:她证实了个头!不可能再有比这些孩子们的故事更哔哔响的了。

(他离开审讯室。Scully揉着前额。)

--------------------
场景四

不知在什么地方


(长得似乎没有尽头的通道两边布满无数小牢笼,惨叫声反复回荡在通道中,Harold被监禁在其中一间小牢笼里。他气喘吁吁地抓住围栏,想晃动它,但被电了回来,一些围栏还在冒着电火花。他低头看到与他监禁在同一间牢笼中的Chrissy,她好像睡着了。)

HAROLD LAMB:Chrissy!Chrissy! (他望向坐在相邻牢笼中的一个灰皮肤外星人【译注:一开始想要绑架他们的那两个外星人的其中一个】。) 你想要对我们做什么? (外星人看了他一眼。) 你想要对我们做什么?!

(画面切换到审讯室。)

MULDER:那个外星人怎么回答的?

HAROLD LAMB:呃…它只是……

(画面切到那个外星人。随着Harold的画外音,外星人把它手中的香烟举到嘴边,吸了一口,然后把香烟叼在嘴里,Harold惊愕地看着。这时,Chrissy醒过来,看到那个也被绑架了的吸烟外星人。)

CHRISSY GIORGIO: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HAROLD LAMB: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会保护你,我决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话音刚落,牢笼的顶部滑开并投下一道明亮的光。上面传来那个庞然大物的咆哮声,Chrissy尖叫着被拉出了牢笼。顶部的滑动门又关上了。她的尖叫声渐渐消逝。画面切到审讯室。)

MULDER:那个外星人,灰色的那个,当时它在干什么?

(Scully站起身。)

HAROLD LAMB:它在不停地…说话。

MULDER:用意念?

HAROLD LAMB:不,用英语。他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同一句话。

(画面切到被绑架的吸烟外星人,它双手捂着头。)

吸烟外星人:这没有发生。这没有发生。这没有发生。这没有发生……

HAROLD LAMB:你能不能闭上嘴? (他头上的滑动门再次打开,在庞然大物的咆哮声中,他被拉了上去。) 不!不!

(门砰地关上了。)

吸烟外星人:这没有发生。这没有发生。

(画面切到审讯室。)

HAROLD LAMB:我不知道我被带到了哪儿,因为整个过程中,我都像这样,十分害怕。

(他一边说一边做动作表示:举起胳膊捂着头,蜷成一团。)

MULDER:因为另一种外星人在对你的身体进行某种很痛苦的实验?

HAROLD LAMB:不…不,那就像…你知道,就像你小时候毫无缘由地扯下一只昆虫的腿,我猜我当时就是那昆虫。不管怎样,接下来我能记起的就是,我突然就到了外面…好像我飞着穿过了天空或其他什么的。

MULDER:然后呢?

HAROLD LAMB:然后,我想我摔到了地上。我醒过来后,我,我立即跑到Chrissy家去确定她是否在家,是否安然无恙。

SCULLY:Harold…那天晚上,你和Chrissy是否有过双方都同意的性行为?

(Harold转开视线。)

HAROLD LAMB:如果她的父亲知道了,我就死定了。

(稍后,审讯室里只剩下两位FBI探员,他们面对面坐着。)

MULDER:他说那是在绑架之前发生的。那么,他们发生了性关系又怎么样呢?

SCULLY:那么,我们就知道不是外星人用探针检查了她。Mulder,这里的两个孩子,在他们还没有成熟到能够掌握分寸的情况下发生了性关系。

MULDER:也就是说,你认为这里发生的一切只是一起性行为损伤事件。

SCULLY:最起码比外星人绑架听起来更合理一些,尤其是当考虑到他们的证词中互相矛盾的地方时。

(Manners闯了进来。)

MANNERS:嘿!我刚接到一个疯子的电话,他声称他是这起外星人绑架的目击者。你们想要见这个傻叉吗?

--------------------
场景五

Roky Crikenson 家


(Roky坐在他家车库里的工作桌前,桌上放着一叠纸。Mulder和Scully分别站在他两旁。)

ROKY CRIKENSON:我知道这一切听起来会有多么不可理喻,但我不在乎。我所要说的是我不得不说的。

SCULLY:为什么你要等到现在才跟我们说?两个孩子的一生可能会因此受到影响。

ROKY CRIKENSON:嗯,这,这要比两个孩子重要的多。这关系到整个地球…整个宇宙,甚至谁知道其它什么的!

MULDER:告诉我们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吧。

ROKY CRIKENSON:就是这个。 (他拿起一份手稿。) 全在这里面。那天晚上我看到之后,就飞奔回家把一切都记录了下来。整整四十八小时。我不想拉下任何一个小细节。 (Mulder想要去拿,但Roky阻止他。) 我并不是想耸人听闻,不过我认为应该先提醒你,一旦你看了这个,你的生命就会有危险。

MULDER:为什么?

ROKY CRIKENSON:因为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怪事。

(画面切到前一晚,Roky正趴在他的工作桌上写东西,突然车库的门升了起来。他转过身,看见一辆与蝙蝠车【译注:蝙蝠侠的专用战车。】有着一些相似之处的黑色加长轿车开进车库。在Roky还处于惊愕之中时,车库的门自动关上了。轿车的车窗滑下,里面坐着一个黑衣人。【译注:Man In Black,简称MIB,真实的案例报告中经常出现的角色,专职威胁证人不要把所见所知告诉别人,行为举止神秘怪异。】)

MIB1:金星总是比其它物体更多地被错误识别为飞碟。

ROKY CRIKENSON:是吗?

(没有任何画面切换,情节变成Roky在对Mulder和Scully说话。)

ROKY CRIKENSON: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事情有点古怪。

SCULLY:哪方面?

ROKY CRIKENSON:你看,一般情况下,如果两个陌生把车开进我的车库,我会让他们滚出我的地盘。但这次我没有!就好像我进入了某种恍惚状态或其它什么的。

MULDER:这些人的外表是怎样的?

ROKY CRIKENSON:通常,我很善于记住人们的脸,但这次,我只能想起他们的穿着。他们穿着……

MULDER:一身黑?

(Roky盯着他,然后看向Scully,情绪有略微的跌落。然后他又盯向Mulder。)

ROKY CRIKENSON:你怎么知道的?

MULDER:从五十年代开始,那些有过近距离接触经历的人们都曾报告说在事后被怪异的黑衣人访问。

(Scully的表情说明她认为这种说法十分荒谬。Jose Chung的画外音)

JOSE CHUNG:但你知道,关于着黑衣的人的传说… (画面切到当前,X档案办公室。) …在许多不同文化中都曾有过记载。在凯尔特人的传说中,充斥着穿黑衣的魔术师,凡是接触过他们的人都被施了魔法。

SCULLY:不幸地是,我不认为对古代精灵传说的现代诠释能够为Roky的证词提供任何支持。

(画面切回到车库。那个MIB下了车,缓慢走向Roky。)

MIB1:甚至你们美利坚合众国以前的领导人,James Earl Carter Jr.【卡特总统,1977-1981】也曾认为他看到过UFO… (他低头看那份手稿,上面写着"外星人的真相,Roky Crikenson记录") 但后来证明他看到的只不过是金星。

(ROKY一把抓起手稿贴在胸口,身体尽量地向后缩进椅子。)

ROKY CRIKENSON:我是共和党人。【译注:卡特是民主党的。】

MIB1:昨晚,金星的明亮度达到峰值。因此你很有可能把金星错当成了天空中的别的什么东西,但我明确告诉你,那是金星。

ROKY CRIKENSON:我知道… (Roky要站起来,但那个MIB把他推了回去。) …我看到了什么。

MIB1:你们的科学家尚没有发现神经中枢网络是如何产生自我意识的,更不要说大脑是如何把三维现象处理为视网膜上的二维视觉图像的, (他充满怀疑地握住Roky的胳膊。) 你又怎么敢厚颜无耻地声称所见即所是。 (第二个MIB不知何时走到了Roky身旁。他的面孔背对着镜头,只有Roky能够看见。) Crikenson先生,你对科学的无知实在使我汗颜,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到处去宣扬昨晚我把金星看成了其它东西,因为如果你敢说的话,你就死定了。

(他回到车里。第二个MIB已经在里面了。)

ROKY CRIKENSON:你…你别想恐吓我。

MIB1:我已经恐吓完了。

(他升起车窗。车库门自动打开,MIB的轿车倒出车库,然后,倒着从它来的方向加速而去。Roky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们离开后,没有任何画面切换,把贴在胸前的手稿递给了站在他面前的Mulder。)

ROKY CRIKENSON:这就是他们不让我展示给别人看的东西。 (Mulder看着手上的手稿。Roky站起身。) 现在,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要去收拾行李了。

MULDER:如果我们还有问题该怎么找你?

ROKY CRIKENSON:你们找不到我。

(Mulder抬头看他。他转身离开了。)

--------------------
场景六

汽车旅馆房间


(Mulder坐在一张床上,Scully坐在对面。Mulder在阅读手稿。)

MULDER:"我坐在我的车里,看到两个灰色外星人被第三个外星人攻击,心里害怕的要死。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永远地改变了我的人生……"

(画面切回事发现场。Roky的电力维修升降车在抛锚的轿车旁停下。那个难看的庞然大物在张牙舞爪地对着两个灰色外星人咆哮,灰色外星人被动地闪躲着。Roky躺倒进座椅里。咆哮声和脚步声在向他接近。一把像雷鸣般响亮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

LORD KINBOTE【译注:传说中地下世界的统治者。】:Roky!Roky! (Roky坐起身,看见庞然大物站在他的车旁边,正对他说话。) 请勿怕!不会加害于汝。

ROKY CRIKENSON:唔,你想要对我做什么?

LORD KINBOTE:拯救世人的重担在汝肩上。

ROKY CRIKENSON:我能怎么做?

(庞然大物作了个让他下车的手势。)

LORD KINBOTE:来。我会告知于……

(画面切回汽车旅馆。Mulder继续阅读)

MULDER:"…汝。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置身一架飞船中。飞船带着我飞走,进入了内部空间,而不是外部空间,直冲向地球内部熔融的核心。那里就是第三种外星人的领地,它告诉它的名字叫做Lord Kinbote。"

(Mulder抬头看Scully。画面切回X档案办公室。)

SCULLY:简单地说,Roky表现出我们称为幻想型性格的征兆。

JOSE CHUNG:Scully探员,你真是好心肠。我刚读过他的宣言!他就是个弱智!

SCULLY:你从哪得来的副本?

(他拿出那份手稿副本。)

JOSE CHUNG:有一份被送到了我的出版商那儿。没见过比这还叫人心烦的东西…他描述说什么灵魂在内核纵欲狂欢获得重生…一份用电影剧本体写成的关于一切事物的真相。

SCULLY:这倒是很独特。

JOSE CHUNG:嗯,的确是,你的搭档一点也不相信吧?

SCULLY:呃,呃,那个,Mulder也有他独特的立场。他从不倾向于彻底否定所有可能。

(画面切到汽车旅馆。)

SCULLY:Mulder,你傻了吗!

MULDER:我并不是说这里完全没有幻想的成分。我只是认为,他那天晚上确实看到了什么,而他所看到的激发了他的幻想。而且他故事的开头部分证实那个男孩儿的证词。事实上,现在唯一不能和整件事串在一起的是那个女孩儿的证词。

(他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SCULLY:你打给谁?

MULDER:我要给她再安排一次催眠。

SCULLY:再催眠一次?为什么?

MULDER:弄清楚她记起来的是否真是她记得的。

(又一次回到审讯室,每个人都保持着他们上次的姿势和位置没变。)

FINGERS:你现在感到十分困倦,十分放松。你的身体平静地、越来越深入地漂进一种平和、放松的状态,你将只对我的声音做出回应。

(Scully的画外音)

SCULLY:于是,那个女孩儿被再次催眠,看她能否再次确定男孩儿的证词。当时,我对她在催眠状况下能够做到这一点表示怀疑,然而她的确做到了。

(她抬起双手演示她当时是如何保护自己的。)

CHRISSY GIORGIO:整个过程中,它一直在打我,我就像这样。然后,我…我飞了起来,穿过了天空。

(她慢慢发下双手。房间再次晃动起来。Manners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FINGERS:然后发生了什么?

CHRISSY GIORGIO:一些人把我从地上抬了起来…他们穿着空军制服。

MULDER:空军?

FINGERS:你现在在哪儿,Chrissy?

(Chrissy在一间明亮的房间里,坐在椅子上。在她前方的不是外星人,而是中央情报局【CIA】或空军的人,他们或站或坐在和审讯室里的人同样的位置上。Chrissy和Fingers的画外音)

CHRISSY GIORGIO:我在一间房间里。是间办公室。一些人围着我。有的穿着制服,有的穿着西装。坐在我前面离我最近的那个人看起来像个医生。

FINGERS:他说了什么?

(一个男人代替了Fingers医生的位置,在对她说话。)

医生【原来是Fingers的那个男人】:你现在感到十分困倦,十分放松。

CHRISSY GIORGIO:我不记得了。

FINGERS:其他的人在干什么?

CHRISSY GIORGIO:它们在争论什么。

(原来是Manners的那个人说话。)

空军人员1:问她那第三个外星人是不是有俄国口音。

(原来是Mulder的那个人说话。)

CIA人员1:那超越了他们的实际能力。也超越了我们的能力。

CIA人员2:问她知不知道灰色外星人的飞碟去了哪儿?

CIA人员1:她怎么可能知道?

空军人员1:我们找到其它的了吗?

CIA人员2:我们在地毯式搜索整个地区,但现在的天气使我们的行动很困难。

(原来是Scully的那个人走到她旁边。)

CIA人员1:好吧。把她的记忆洗掉,然后灌入那些通常的外星人绑架的混乱记忆。

FINGERS:那个医生现在在做什么?

CHRISSY GIORGIO:他对我说这是为了我的国家的利益。我讨厌他在做的事情。他偷走了我的记忆。

(稍后,审讯室里只剩下Mulder和Scully。)

SCULLY:Mulder,我认为你和催眠医师引导了她,她在这次催眠中虚构出的情景比在第一次中还要多。

MULDER:不,我不认为,Scully。不过有一件事我认为你是对的,那就是这个案子也许的确与外星人没关系。

(Manners闯进来。)

MANNERS:嘿,我刚接到一个疯子的电话,他声称他找到了一具真正的外星人尸体。

(MULDER和Scully大眼瞪小眼。)

--------------------
场景七

Blaine Faulkner的房间


(Blaine坐在他的床上。Chung坐在书桌边。)

BLAINE FAULKNER:我知道这一切听起来会有多么不可理喻,但…我想要被外星人绑架。

JOSE CHUNG:为什么?为了什么?

BLAINE FAULKNER:我讨厌这个地方。我讨厌…人们。我只是想被带到别的什么地方去,在那里,我…我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

JOSE CHUNG:所以,你才大半夜跑到旷野里去?

(Blaine点头。)

BLAINE FAULKNER:去寻找UFO。

(画面切到一片林地。Blaine拿着手电筒,穿行在很高的草丛中。Blaine和Chung的画外音)

BLAINE FAULKNER:最近有人在那里见过UFO,所以我希望也能侥幸碰上一个。 (画面中,Blaine被什么东西绊到,他惊呼一声,脸朝下扑倒。) 你知道,我读过每一本写到UFO和外星人的书,不是因为我必须读,是我想要读。 (趴在地上的Blaine带上眼镜,举起手电,转过头去看把他绊倒的东西。他看到的东西显然吓坏了他,他神色慌张,连滚带爬地想要从他摔倒的地方逃开。) 我后来后悔,我当时应该先去取我的摄像机,而不是通知警方。

(他跑开了。过后,他看到一辆跟MIB的轿车很像的车子开来,停在已经在这里的警车旁边。)

JOSE CHUNG: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

BLAINE FAULKNER:因为他们找来了两个黑衣人。 (Blaine所谓的"黑衣人"--Mulder和Scully从车上下来,拿着手电筒,慢慢走向他。) 其中一个伪装成女人,但他伪装得很不成功。比如,她的头发是红的,但红得有点过,你明白吗?还有另一个…瘦高个…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甚至不像个人类。我,我认为他是个人形傀儡【mandroid】。 (Blaine畏惧地转过身背对他们,为自己的愚蠢决定感到害怕。当他们走近那具灰色外星人的尸体时,Mulder脸上的确没有任何表情。) 他看到尸体那一瞬间的唯一反应是…

(面无表情的Mulder发出一声短促的女声尖叫。)

MANNERS:好哇,如果说我以前没哔哔响地见过的话,那就是一具哔哔响的外星人尸体。

SCULLY:把它包起来。

(两名警官去做了。Manners,Mulder和另一名警官离开。Scully看着Blaine,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用手电光照着他的脸,Blaine害怕得喘粗气。)

SCULLY:你什么也没看见。这没发生过。你告诉任何人,你死定了。

(Blaine开始呜咽,Scully把他推到一边,然后离开。画面切回当前,X档案办公室。)

SCULLY:他说我说什么?

JOSE CHUNG:我采访他时,他声称你恐吓他。

SCULLY:太荒谬了!我…我还允许他观看了验尸呢。

(画面切到验尸间。Scully拿着解剖刀正要切开外星人得胸腔,Blaine冲了进来。他看到了尸体。)

BLAINE FAULDNER:唔啊!

(他手拿一部摄像机跑了过来。Manners阻止住了他,并想要停止摄像机的拍摄。)

MANNERS:嘿!嘿!

BLAINE FAULKNER:你不能隐瞒真相!人们有权利知道!罗斯威尔…罗斯威尔!【译注:Roswell。不用多说了吧。】

MULDER:嘿!那部摄像机能拍吗?

(Manners和Blaine看着他。Blaine点头。稍后,从摄像机拍下的镜头中,可以看到很多以前不曾看到的外星人验尸过程。背景配有柔和版的X档案主题音乐。Scully检查尸体的嘴部,然后又拿了一部电锯对着外星人的头部进行检查。这时,Yappi【在"相士杀手"(3X04)中出现的收费占卜大师。】出现在布满星星的背景前。)

YAPPI:这是真实的记录外星人解剖的镜头吗? (他高扬起左眉毛。) 或者只是一场精心炮制的骗局?

(画面切回X档案办公室,Chung正在快进录像带。)

JOSE CHUNG:那,这就是你主演的真实解剖的镜头。

(Scully抱怨着从监视器旁走过。)

SCULLY:真让人尴尬。

(Scully看那盘录像带的外盒,上面写着:"外星人解剖!真相或骗局。"在外盒的下脚是一张Yappi的照片。Chung按下开始键。)

YAPPI:那个观看了整个过程的神秘男人是谁呢? (摄像机的镜头绕着外星人的尸体拍摄,但始终没有拍到Mulder的脸。镜头拍向带着口罩的Scully。) 而这个负责解剖的医生又是为政府的哪个秘密情报部门工作的特工呢?

SCULLY:看哪!拿到这卷录像的人这样子剪辑显然是要掩盖所有具有说明价值的发现。

(在验尸间里,Scully用镊子揭起了外星人的皮肤。)

SCULLY:看起来有两层表皮。有一条金属条状物附在第一层表皮下,像是…… (她抬头看Mulder。) 一条拉链。

(Mulder凑近观察。Scully褪下外星人的"头部",发现里面是一具人类的尸体。她举起外星人的面具,Mulder皱起眉头。当脱下所有的外星人装束后,Scully摘下口罩。每个人都显得很沮丧。)

BLAINE FAULKNER:这意思是,那是…那只是一具人的尸体?呃……

(他开始作呕,转身冲向洗手间。)

MANNERS:那么,这个哔哔是谁?

MULDER:我不知道,不过我打赌,我们能在,呃,军方资料库里找出他的身份。

(在走廊里,Scully拿着一份身份证明表格的副本走向Mulder。)

MULDER:你看见我们的摄像师了吗?

SCULLY:没有,但我查到了我们的外星兄弟的身份。你是对的,Mulder。空军少校Robert Vallee。

MULDER:这么快。

(他沿着走廊看去,两名士兵跟随着一名在Chrissy的幻觉中出现过的空军人员正向他们走来。)

空军人员:Mulder探员? (Mulder点头。) 我们接到通报说,我们有人现在你的监管下。

MULDER:谁通报你们的?

空军人员:先生,Vallee少校擅离职守。我接到命令要护送他返回基地。

SCULLY:但少校已经死了。他的尸体将被扣押,以便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空军人员:进一步调查什么,请问?

MULDER:被绑架的可能性。

空军人员:那我们是否至少可以去确认一下尸体?

SCULLY:我看没什么不……

MULDER:不,不行,不过你们可以跟和他一起被带进来的另一名擅离职守的飞行员谈谈。

空军人员:Jack Schaffer中尉也在你的监管之下吗?

MULDER:是的。呃,他,他就在…… (他指向走廊一边,但没人在那儿。) 这儿。哦,他,他刚才,他几分钟之前还在这儿呢。我,我…我猜他又擅离职守了。 (空军人员对Mulder怒目而视。) 你想去看看Vallee少校吗?

(他们走进验尸见,发现尸体不见了。)

空军人员:哼--我猜他也擅离职守了。

(他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SCULLY:现在还有什么新鲜事?

MULDER:我必须去找到那个录像的人。

(Mulder走开。画面切到Blaine的房间。他在看录像,电视上Scully正在一边检验尸体一边说话。)

SCULLY:伤口位于腹部中线靠左。伤口处的组织边缘呈现出……

(有人敲门。Blaine站起身去开门。)

BLAINE FAULKNER:是谁? (门被猛地撞开,正好砸在Blaine的脸上。他惊叫一声,向后摔倒。那个MIB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另一个。他们从Blaine身边走过,直奔录像机。) 嘿!你们不能就这样…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Blaine站起来。) 嘿,我…… (第二个MIB抓住了他的肩膀。Blaine看着他,笑了起来。他认识那个MIB。) 嘿! (第一个MIB撕开录像机的顶盖取出了录像带。Blaine跑向他。) 你没有权利掩盖真…… (MIB把他举了起来。) 罗斯维尔!罗斯维尔!罗斯… (他被狠狠地摔在MIB的膝盖上【译注:柔道中的一招。】,然后滚到地板上。Blaine的画外音) 我昏了过去…不知有多久。后来,我醒过来是因为……

(没有画面切换,昏了的Blaine脸上突然挨了一巴掌,他醒了过来。Mulder,穿着黑色的衣服,揪住了他的领子。)

MULDER:录像带在哪儿?

BLAINE FAULKNER:他们拿走了。

(他又挨了一巴掌。)

MULDER:谁?

(Blaine哭了起来。)

BLAINE FAULKNER:另一个黑衣人。

MULDER:如果我知道你骗我,你就死定了。

(Mulder把他扔了回去。Blaine的头摔在地板上,他翻了个白眼又昏了过去。画面切到他在接受Chung的采访。)

BLAINE FAULKNER:然后他就走了。我再也没见过他们。

JOSE CHUNG:你已经受到了恐吓,那么你告诉我这一切难道不害怕吗?

BLAINE FAULKNER:嗯,我不怕,我玩了这么多年的《龙与地下城》,不会没从中学到一点儿勇气。

JOSE CHUNG:哦。 (他吃吃笑了笑,又板起脸记下一些东西。) 唔唔。

--------------------
场景八

华盛顿州,KLASS郡


(Mulder在路上开着车。Scully的画外音)

SCULLY:没有找的录像带,Mulder正打算返回汽车旅馆。就在那时,事情的发展开始变得有些…奇怪。

(一个男人突然走到了汽车的前面,MULDER做了个急刹车避开了他。他看着那个男人,掉过车头,把车开到了他身后。他赶上那个男人,把车停在他旁边。这个男人半裸着,看起来受过磨难。)

MULDER:Jack Schaffer中尉?

(男人停下,看着Mulder。他抓住Mulder的衣领。)

JACK SCHAFFER:这没有发生!这没有发生!这没有发生。这没有发生。这没有发生。

(稍后,他们坐在一家餐厅距门较远的一端的柜台前。Schaffer用他的叉子摆弄着盘子里的土豆泥。厨师在清理着靠近餐厅门那一边的柜台。外面的粉红色霓虹灯闪闪发亮。)

JACK SCHAFFER: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战壕上空曾投射出圣母玛利亚的影子。敌军当时总是想开战,因为他们有很强的侵略势力…但在一个圣迹面前,他们就老实了。

MULDER:或者是外太空访客?

JACK SCHAFFER:对,敌军看到了一架美国侦察机,就会开火。他们看到一架外星飞碟,就犹豫不决。 (他放下叉子。) 你知道大部分看到UFO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吗?

(他往嘴里放了根烟。)

MULDER:他们经历了"时间丢失"。

JACK SCHAFFER:任何"软性杀伤"都会发生…神经毒气…低频次声波… (他划着一根火柴。) 见鬼,用高能微波,你不仅能切断敌方的通讯,还能煮熟他们的内脏。

(他点着了香烟,把火柴扔掉。)

MULDER:绑架呢?

JACK SCHAFFER:知道的不多。我只是个飞行员。你开过飞碟吗? (Mulder微耸了下肩。) 到了后来,性显得很陈腐。

(他吸了口烟。)

MULDER:那么你们绑架人来做什么?

JACK SCHAFFER:把他们带回基地。让医生检查他们。并非生理的,只是弄乱他们的意识。

MULDER:催眠。

(Schaffer点头。)

JACK SCHAFFER:在基地里,我见过有人跟着一大把普普通通的医生走进一间普普通通房间…等他们出来,就全都一口咬定自己是被外星人绑架的。

MULDER:但是,如果所谓外星人绑架只是隐秘的军事情报行动,UFO只不过是秘密的军方飞行器,那么,飞行员被绑架,比如你…究竟是什么绑架了你?

JACK SCHAFFER:你还不明白吗?我,我的副驾驶,还有那两个孩子,我们都确确实实被绑架了,但我还是不能确定那是否真的发生过。我对任何事都无法确定。

MULDER:什么意思?

JACK SCHAFFER:我不能确定我们是否在进行这场谈话。我不知道这盘土豆泥是不是真的在这里。我甚至无法确定你是否真的存在。

MULDER:我至少能向你保证我的确存在。

JACK SCHAFFER:好吧…谢了,伙计。不幸的是,我无法向你保证我的存在。

(餐厅的门被撞开。Mulder和Jack看到那个空军人员,后面跟着几名士兵。Jack吸了口烟,准备离开。)

JACK SCHAFFER:唔,看来我是死定了。

MULDER:等一下,等一下。这一切不可能全都是被灌输的假记忆。那第三个外星人呢?那,那东西是什么?

JACK SCHAFFER:谁?Lord Kinbote?

(他站起来。)

士兵:对了,走吧。

(除了Mulder,所有人都离开了。画面切回X档案办公室。)

JOSE CHUNG:这太奇怪了。因为在那儿的那几天里,我几乎天天在那家餐厅吃午饭,我已经成了那儿的厨师得好朋友。他对我讲述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他翻看另一本笔记。画面切到餐厅。门外霓虹灯闪烁着,写着"Ovaltine"。Mulder走进来。Chung的画外音)

JOSE CHUNG:一个男人走进了他的餐厅……

MULDER:甜土豆派。

(Chung的画外音继续)

JOSE CHUNG:…坐了下来,点了一份甜土豆派,然后表明了他的身份:FBI探员Mulder。 (Mulder坐下,向…我们…举起他的证件,有意地打破了布景的界限。厨师走过来,拿出一盘派。) 他开始盘问我的朋友。

(厨师把派放在Mulder面前。)

MULDER:你在这附近曾看见过UFO吗?

(Mulder吃了一大口派。厨师看着他。Chung画外音)

JOSE CHUNG:他一盘接一盘地要土豆派,每要一次问一个问题。

(厨师拿走空盘子,放下一盘新的。)

MULDER:你有过"时间丢失"的经历吗? (他又吃了一大口派。稍后,厨师用另一盘新的派换下空盘子。) 你是否觉得自己曾经被外星人绑架过? (空盘子被拿走,新的放上来。) 你在你身体里发现过金属植入物吗? (厨师摇头。Mulder咽下一口派。) 你仔细检查过了?

(厨师看着他。Mulder站起身,在柜台上放下一张钞票。Chung的画外音)

JOSE CHUNG:他就那样用派填饱了肚子,然后起身离开了。我的朋友再也没有见过他。 (Mulder离开餐厅。) 厨师没有提到过Schaffer中尉,更没提到其他的空军人员。

(画面切回到X档案办公室。Scully看上去对此无动于衷。)

JOSE CHUNG:你似乎对这其中的矛盾毫无感受?

SCULLY:唔,特别是在Mulder从餐厅回到汽车旅馆,发生那件事后。

--------------------
场景九

汽车旅馆,Scully的房间


(Mulder敲Scully住的17号房门,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MULDER:Scully? (Mulder进房间,看到第二个MIB坐在床沿,背对着他。第一个MIB站在梳妆台那边翻东西。Mulder抽出枪。) Scully在哪儿?

MIB1:哦,她,啊…她出去拿些冰块。

MULDER:她在哪儿?!

(Mulder十分生气。这时Scully冷静地从他身后走进房间,手里拿着一桶冰块。她把冰块放在床头几上。)

MULDER:Scully,这儿发生什么事了?

SCULLY:Mulder,这几位先生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第一个MIB走向Mulder。)

MIB1:所谓外星人遭遇是你们的政府为了操纵公众制造的骗局。一些骗局故意被暴露给那些已经变得不足信的真相寻求者,让他们自以为揭露了荒谬的诡计,也是为了控制他们。

(Mulder放下枪,走向那个人。)

MULDER:有黑衣人也说过类似的话。这些人故意令穿着举止表现得很怪异,于是当那些接触过黑衣人的证人试图描述他们时,会使他们自己的证词听起来像疯言疯语。

MIB1:我想象不出当你向别人描述我们这次见面时,他们有什么理由会认为你是个疯子。

(第二个MIB把手放在了Mulder的肩上。他与Alex Trebek离奇地相像。)

【译注:Alex Trebek是一名在美国家喻户晓的电视问答游戏节目"Jeopardy!"的主持人。好比中央台的的王小丫或李咏,非常受观众欢迎。在好莱坞大道上,有他的一颗星。】

MIB2:你现在感到非常困倦,非常放松…

(Chung的画外音)

JOSE CHUNG:Alex Trebek? (画面切回X档案办公室。) 那个游戏节目主持人?

SCULLY:Mulder没有说那就是Alex Trebek本人。那只是某个长得与他极其相像的人。

JOSE CHUNG:是吗?我的意思是,你当时也在那儿。

SCULLY:嗯,事实上,我…我对整件事毫无印象。我…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才惊讶地发现Mulder睡在我的房间里。

(画面切到汽车旅馆。Scully盖着被单坐在她的床上,Mulder坐在房间的对面。)

SCULLY:但是,Mulder…我,我甚至不记得让你进来。

MULDER:我说过了,你没有让我进来。是他们来过这里。

(电话铃响。Scully接听。)

SCULLY:Scully。 (Mulder把手伸进盛冰块的桶里,发现里面都是水。) 我们马上就到。 (Scully挂下电话。) 是Manners探长。他说他们刚刚找到了你的哔哔响的UFO。

--------------------
场景十

飞机残骸现场


(Mulder,Scully和Manners走向一架坠毁的飞机。现场附近全都是军队士兵。几名士兵用装尸袋从飞机中抬出一具尸体。)

MANNERS:很显然,这就是三天前的UFO目击事件的起因。他们拒绝我们的协助是因为这是某种高度机密的实验飞机。

(他们停下来。)

MULDER:他们不需要协助。他们只需要能证明他们托词的目击证人。

(几名士兵抬着那具尸体经过。)

士兵:对不起,借过。

(Mulder看见那是Jack Schaffer的尸体。他追上他们。另一组士兵抬着Robert Vallee的尸体经过。)

MANNERS:嘿!那人是…… (Scully看着他,然后追向那组士兵。Manners看向被遗弃的飞机残骸。) 哔哔。

--------------------
场景十一

华盛顿特区,FBI总部

X档案办公室


(Chung一本正经地画上最后一个句号,然后瞪着Scully。)

SCULLY:我知道这很可能不是你所想要的结局…但这比我们其它很多案子要好得多了。

(Chung合上他的笔记本。)

--------------------
场景十二

Jose Chung的办公室


(Chung正在打字机上打字。他听到门外有人窃窃私语,并看到人影印在门的玻璃上。他拿出枪,慢慢走向门口。他打开门,看到Mulder和另一个人正在说话。)

JOSE CHUNG:Mulder探员?

(他示意Mulder进来。Mulder看着门外的那个人。)

MULDER:谢谢你。

(Mulder走进Chung的房间,Chung在后面关上门。他们面对面地站在书桌旁。)

JOSE CHUNG:我能为你做什么,Mulder探员?

MULDER:别写这本书。 (Chung坐下。Mulder走到书桌左边,站在一个装满书的小书柜的旁边。) 尽管你的调查是值得尊重的,但却会带来不良的后果。不可否认你是一个有天分的作家,但并不是所有天才都能够用现实主义风格来描述事物,因为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是在决定着事实,而有些事实是人们还不能够理解的。当这些事件以错误的方式,在错误的时机被提出来时,这些事件和卷入其中的当事人,即使不被当作彻头彻尾的疯了,也会显得很愚蠢。 (他又走回到Chung的书桌前。) 我还了解到你的出版社是属于Warden White公司的,它是MacDougall-Kesler公司的下属机构,这使我怀疑你写的这本书也是他们掩盖事实的一种手段,是他们军方-工业-娱乐业一体化的隐蔽议程之一。

JOSE CHUNG:Mulder探员,这本书是一定要写的。而且,如果你能为我解释一些事情的话,它将只会带来好处。

MULDER:什么事情?

JOSE CHUNG:那天晚上,那些孩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Mulder低下头。)

MULDER:见鬼,我怎么知道?

(Chung生气地站起身。)

JOSE CHUNG:Mulder探员,我很感激你的这次访问,但我还得赶着交稿。 (Mulder瞪了他几秒钟,然后走了出去。Chung重新坐下,开始继续打字。没打几个字,他又停下来,看向门口。他的画外音)

JOSE CHUNG:

有关地外生命存在的证据仍然像从前一样难以证实……

(画面切到Blaine,他正把手中的手电筒指向天空。镜头拉远,我们看到他站在电力维修公司的升降车上,升降机正在向上升起。Chung的画外音继续)

…但天空仍会被像Blaine Faulkner这样的人继续努力不懈地搜寻着,他期待着有一天,不仅能够发现外星生命存在的证据,同时还能在一个全新的世界中找到知己。到那时,他一定会对自己的新工作感到十分满意。

(电线杆飞溅出火花,Blaine大叫。画面切到加利福尼亚的El峡谷。一群人围坐在地板上,中间是Roky,他站在一张奇怪的地球图示前,图上面的地球中心有一个很像埃及金字塔的三角形,三角形的每个角上有一只眼睛,中间是云。Roky带着一条挂着水晶的项链。Chung继续)

另一些人从内部空间寻求答案。Roky迁居到加利福尼亚的El峡谷,向那些迷失者和绝望的人布道说教。

ROKY CRIKENSON:由此,每次死亡后,灵魂会下降到地球的内核……它将受到高层次的净化,获得启迪。当然,假如你的灵魂能够避开LAVA【熔岩】人…的话。

(他握住他的水晶项链。画面切到X档案办公室,Scully正在阅读Jose Chung的新书,《来自外太空》【"FROM OUTER SPACE"】。Chung画外音继续)

JOSE CHUNG:

寻找关于外星人的真相,对某些人来说只不过是朝九晚五的例行公事而已。即使像Dinna Lesky这样有着高尚情操和纯净心灵的人,终究也还是个联邦政府雇员。

(Scully瞪大了眼睛。画面切到Mulder的公寓。Mulder脱了衬衫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他换了个频道。Chung继续他的独白)

她的搭档, Reynard Muldrake…一个随时可能精神崩溃的定时炸弹…他对未知事物的追寻已经使他的心灵扭曲,设想到此人将会如何在生活中寻找乐趣,真是令人颤栗。

(Mulder专心地看着电视,电视上放的是一段记录大脚怪穿过树林走远的晃动镜头。画面切到Chrissy Giorgio,她正在她房间的电脑上打字。)

Chrissy Giorgio开始相信她的经历是一个讯息,提醒她应该全面改变她的人生,而且,她已经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个目标中去。

(窗户那边又传来敲击声。她过去打开窗户,看到Harold站在下面。)

CHRISSY GIORGIO:哦,是你。你要干什么?

HAROLD LAMB: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仍然爱着你。

CHRISSY GIORGIO:爱。你们这种人整天只想着这个吗?

(她关上窗户。Harold眼中充满泪水 。Chung继续)

JOSE CHUNG:

同样还有那些不关心外星生命的人,他们只能从别的人类身上寻找生活的意义。极少有成功的,除非他非常幸运。

(Harold转身默默离开。)

尽管在茫茫的宇宙中,我们并不孤独,但在这个星球,走在各自生活的道路上,我们却是…孤独的。

【剧终】


来 源: 翻译

共有2744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