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剧本译站



3X22 湖怪

2020-6-23

作者: Redlum 翻译|整理

 

--------------------

场景1

乔治亚州,蓝脊岭
胡佛曼湖区(Heuvelmans Lake),叉鱼人湾

FARRADAY:(Paul Farraday,动物学家。捡起一只青蛙)我刚开始在这里做现场调研的时候,这种青蛙很兴旺。从那以后,成年蛙的数量一直下降,到现在不足200只。如果你再不采取保护措施,用不了几年,这里的 Rana sphenocephala 青蛙就会绝种了。

【译注:Rana sphenocephala 是一种豹纹蛙的名字,过去曾广泛生活在从南纽约州到佛罗里达州地区。】

BAILEY:(William Bailey,美国林业部雇员)全球的青蛙数量都在衰减,Farraday博士。没人知道为什么。你不可能把它们全都列入濒临灭绝物种名单里。

FARRADAY:如果我们说的是可爱、有皮毛的哺乳动物,你就会为他们找到地方。

BAILEY:无论如何,你的研究还没有定论。最多只是纯理论的。你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青蛙的灭绝全是由人类造成的。

FARRADAY:一场青蛙大屠杀正在当前进行着,Bailey博士,而人类就是刽子手。

BAILEY:你是个生物学家,Farraday博士。你从没听说过适者生存吗?(他转身走开,惹怒了Farraday。)

FARRADY:别忘了自然法则同样适用于人类。你不能背弃大自然,否则大自然也会背弃你!

BAILEY:(他走回他的车子,刚要把车门打开,发现腰上的呼机套是空的。)该死的,哪儿去了……(他又走回森林,在树丛中寻找他的呼机。水边传来一声响动,随后万籁俱寂。他找到了呼机,弯腰捡了起来,擦拭上面的污物。突然有某种生物从后面袭击了他。)


[主题音乐---- The Truth Is Out There]


场景2

乔治亚州,Rigdon
33号县立公路

(一辆汽车驶过一幅广告牌,广告牌上写着"什么东西比群山还古老?"Scully的宠物,波美尼亚小狗魁魁格[Queequeg]在后坐显得很不安宁。)

SCULLY:天性在召唤。我认为我们该马上靠边停车。

MULDER:你一定要带上这个小东西吗?

SCULLY:你在星期六的一大早叫醒我,告诉我要在5分钟内准备好,而我妈妈出城了,所有的临时看狗员都被预定了,你也知道我对狗窝的看法。所以,除非你想让车子弄脏,否则我建议你停车。

MULDER:反正我也迷路了。我得停下车问问路。

SCULLY:我也感到迷失,对于你为什么会对这件失踪案这么有兴趣。

MULDER:Bailey博士为美国林业部工作。这使得他的失踪成了联邦案件。

SCULLY:我问的不是有关权限的问题,Mulder。

MULDER:Bailey博士不是近期以来第一个在胡佛曼湖区失踪的人了。两个星期前,一队童子军在那儿搞野营,猎狐狸,他们的领队离开队伍想要放松一下自己,从那以后就再没有音讯。

SCULLY:于是你认为那里可能有在逃的(at large)连续作案杀人犯?

MULDER:"巨大(large)"是关键词。

SCULLY:(看到一幅广告牌,上面写着"什么东西比蓝天还要大?")你漏说了什么吗?

MULDER: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故意漏说什么?

SCULLY:大多数的失踪案并不是那样的不寻常,Mulder。这件案子有什么不寻常之处,值得让我们专程飞过半个美国,再开2个小时的车来这里?(她现在看到另一幅广告牌。)哦,你不是认真的吧?

(车子驶过广告牌,上面写着"南方大湖怪'大蓝',在胡佛曼湖一睹它的风采"。)

--------------------

场景3

胡佛曼湖区
自然生态科学实验室

SCULLY:根据当地警长的报告,你是最后一个见到Bailey博士的人。

FARRADAY:这也是他们告诉我的。

SCULLY:我了解到你们曾经有过争执,是为了一份濒临灭绝物种的呈请。

FARRADAY:Bailey是那种最伪善的伪君子。订阅《国家地理》是他做过的最接近关心自然的事。

SCULLY:听起来你对此很痛恨,Farraday博士。

FARRADAY:我当然痛恨。对一个只用两个小时的视察,就把三年来辛苦搜集的数据一笔勾销的人,我怎能不想过除之而后快。是啊,这就是你们所暗示的,对吗?

SCULLY:呃,除了有个动机外,你看起来还对这件事有些无动于衷。

FARRADAY:你期待着我会在整个物种栖息于灭绝的边缘时为一个人痛哭吗?

MULDER:Farraday博士,你比任何其他人都更了解生活在这个湖区的野生动物,对吗?

FARRADAY:我会说这很正确。

MULDER:那你知道本地有什么物种会有能力攻击人类吗?

FARRADAY:知道。另一个人类。

MULDER:除了这个以外,有没有什么其它你能想到的生物……

FARRADAY: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俩,你们谈及重点的能力很有问题?

MULDER:好吧。在您的工作中,您是否碰到过任何证据,能够为他们称为"大蓝"的生物的存在提供支持?

FARRADAY:瞧,这就是经常发生的。就是这么开始的。

MULDER:什么?

FARRADAY:偏差,花招。看,任何时候,当一个问题真正需要好好考虑,认真对待时,人们就转身求助于不明飞行物,或者是大海怪,或者是大脚野人。下午的谈话秀和庸俗电视节目已经把我们的关注范围缩减到了只有声音字节那么长,这样下去,迟早我们的思考能力也会像 Rana sphenocephala 青蛙一样灭绝。

MULDER:我会把您不着边际的抨击理解为您并不相信这种生物的存在。

FARRADAY:我也不打算再说什么去锦上添花。

MULDER:生存在湖中的史前生物并不是没有先例。去年八月,他们从马萨诸塞州的Onota湖里捉到一条公牛白眼鲛。

【译注:公牛白眼鲛广布世界热带至温带海域。但Onota湖位于美国东北部,而且是内陆湖。】

FARRADAY:一个特例。证明不了什么。这只能用来给那些伪科学家们提供素材,他们除了追踪仙女故事就没有其它的事可做了。失陪。

--------------------

场景4

(Mulder和Scully在雨中步行穿过一片泥地,把魁魁格拴在了一家纪念品商店外面。)

MULDER:连续几个世纪,在许多国家都有过传闻。从尼斯湖水怪到奥那根湖的奥哥波哥。

SCULLY:还有香槟湖,冰岛的Lagaflan……

【译注:奥那根湖(Lake Okanagan)位于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湖面狭长达82公里,传说湖中发现水怪,被叫做奥哥波哥(Ogopogo)。香槟湖在新西兰,是热门的火山地貌景点,我没有找到有怪物传说的资料。Lagaflan是什么东西?】

MULDER:听起来你对这种现象还是有一些些了解嘛。

SCULLY:在我还是孩子时,没错。但后来,我长大了,而且成了一个科学家。

MULDER:然而有些已经长大了的隐秘动物学家相信,这有可能是一种进化上的返祖现象,几乎返回到了史前状态。

SCULLY:水栖恐龙?

MULDER:蛇颈龙,确切地说。尽管,不可否认,还没有确实的证据支持这一点。

SCULLY: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些生物根本不存在,Mulder。它们只是民间传说,来源于某种对未知事物的集体恐惧心理。

MULDER:但童子军领队和生物学家被吃掉的民间传说有几个?

(Mulder和Scully走进商店。Mulder看到一个加了外框的标本,上面写有注释:"'大蓝'的尺度,发现于1965年2月")

MULDER:快看这个,Scully。

SCULLY:看上去像个昆虫的外壳,或是蜣螂或甲虫身上什么东西。

TED:(Ted Bertram,商店老板)有什么需要吗?

MULDER:我们在找湖景小屋,在啄木鸟路?

TED:你们走过了,在往回几英里处有个岔道,很难注意到的。呃,带张地图会好一些。(Ted取出一张地图。Mulder伸手去拿,但Ted收了回去。)那个,每张2块5毛5,要现金。

MULDER:好的。(他一把拿走地图。)

TED:如果不介意我说的话,看起来你们俩来这儿不是为了鲑鱼。

SCULLY:不是,我们是FBI的。我们在调查两起人口失踪报告。

TED:哦,这样。这儿的大新闻。人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MULDER:他们都说些什么?

TED:说了些几年来一直在说的。我可不是在散播谣言啊,但事实是,从我小时候起我就听过那故事。

MULDER:"大蓝"的故事吗?怎么讲的?

TED:是这样,我那时只有十岁,当时我正和老爸钓鱼,突然听到一阵……巨大的骚动,清晰地越过湖面。还有一种哀号的声音,是那种以前从来没听过,后来也没再听过的哀号。后来我老爸告诉我,那是一头从岩谷牧场逃出来的牛在湖边饮水,被"大蓝"从岸边拽走了。

SCULLY:真是个好故事。

TED:那只是其中的一个。

SCULLY:那些故事一定帮你卖出去不少T恤。

TED:嗯,也可以教人把命保住。

MULDER:你呢?你相信那些故事吗?

TED:这种事,得让一个人亲眼看到证据,然后让他自己作决定。(Ansel Bray,追寻"大蓝"的摄影师,走进商店。)但如果你想问真正的专家,你大概应该找这位Ansel,他几乎每天都在外面。(Ted凑近Mulder和Scully,低声对他们说)那头被吃掉的牛就是他老爸的。

ANSEL:你能在明天前把这些冲洗出来吗,Ted?然后,我留在镇里这段时间把这五卷也冲出来。(他把一大堆相机胶卷放在了桌子上。)

TED:这两位是FBI的,他们正在为那两个人失踪的不可解释神秘事件进行调查。

ANSEL:不可解释神秘事件?什么时候变成神秘事件了?

MULDER:你的意思是,你认为所发生的事情是由"大蓝"造成的?

ANSEL:你不认为吗?

MULDER:你实际上看到过吗?

ANSEL:没有直接看到过,没有。但我会看到的。总有一天,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和一个恰当的地点,我会拍下那个怪物的照片。

(场景切换:一个人正在湖边钓鱼,突然,他像是钓到了很大的什么东西。他很费力地把鱼线卷收回来,但随即被钓上来的东西吓住了,是一具尸体。)

TED:(正为Mulder和Scully在地图上指路。)如果你们到了叉鱼人湾,说明你们走过太远了。

钓鱼的人:(撞开商店的门)打电话给警长。发现了一具浮尸。

(商店里的所有人都来到了码头。在码头尽头,一具只有下半身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Mulder从尸体的后裤兜里取出一个钱包,然后Scully用一支铅笔把尸体翻了个个儿。)

MULDER:是Scott Woolsley,那个童子军领队。

SCULLY:嗯,his fly's undone.【译注:这句话有两个意思--他的裤子拉链没拉/他的溜号没成功。】

MULDER:你是在暗示些什么吗?

SCULLY:不,大多数的溺死者都被发现他们血液内的酒精含量极高,并且裤子拉链都没有拉好。当他们在船边,码头或别的什么地方小便时,会失去平衡,落水溺死。

MULDER:仍然解释不了为什么他的一半身子会没了。在我看来像是什么有东西咬了一大口。

SCULLY:也许不是一大口。

MULDER:什么意思?

SCULLY:我的意思是,鱼吃腐烂分解了的物质,任何在这种环境中浮了一段时间的尸体都会成为食物源。我们吃鱼,鱼吃我们。

MULDER:但是鱼也会懂得吃一半再留一半吗?

--------------------

场景5

(当天晚上。Ted穿着做成恐龙脚形状的靴子,正在湖边树林的泥地里做脚印。他的脚被一些芦苇缠住了。当他试图想把脚拔出来时,有什么东西从他后面接近并攻击了他。)

TED:来人救命!不,不!来人哪!

(第二天,在事发现场)

ANSEL:就像我说的,我认得他的帽子。

MULDER:(捡起帽子。上面写着:"亮出你的浮标")能不认得么?

ANSEL:Ted的福特车停在大约半英里以外,而他的帽子在这儿,这里还有这些足迹。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我是说,看看这些足迹的大小。

SCULLY:Mulder?这位是Lance Hindt警长。

MULDER:小心点,留意你走的地方。留意……当心那些足迹。

SCULLY:(她的小狗在前面拖着卷绳跑,卷绳的盒子在她手里。)魁魁格。

警长:Ansel,你为什么不去林子里看一下呢?

ANSEL:就在今天。今天我会拍到它。

MULDER:有什么Ted Bertram的线索吗?

警长:没有。而且我也不想立即下任何结论,所以呢,听说你们想要封闭这个湖,是怎么个意思?

MULDER:直到我们查出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警长:我想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就是几年来一直发生的,钓鱼的人喝醉了,然后淹死了,游泳的人被电动船碾了过去。见鬼,在这种面积的一个湖区,你每季度都会有八、九起死亡。这是统计学上的事实。

MULDER:但你已经在几个礼拜里有了两三起了,我得说你有一些脱离你的钟型曲线了,警长。

警长:你是Mulder探员?Mulder,这座湖的沿岸线有48英里。我只有4个副手。封闭这种面积的一座湖,见鬼,你必须出动国民警卫队什么的才行。

SCULLY:(对Mulder)我们需要有不可辩驳的证据。

MULDER:这些足迹怎么样?

SCULLY:Mulder,像你所要找的那么大的生物应该会留下比这个深得多的足迹。(小狗魁魁格还在猛拉卷绳,最终把绳盒从Scully手中挣脱,跑进了旁边的树林,来到Ted的靴子旁边。)魁魁格!魁魁格回这儿来。魁魁格!(看到了靴子。)Mulder,警长,过来看一下这个。

警长:你找到什么了?

SCULLY:你的湖怪,Mulder。

MULDER:表面上看是的。

SCULLY:一切都是个骗局?

警长:真是要命。

MULDER:是呀,但制造骗局的人发生了什么呢?(他用手指在靴子上抹了一圈,然后举起来,上面是血。)

--------------------

场景6

(一名大概十几岁的年轻人--Free Bird,和一个同样年纪的女孩--Moon Unit在湖边码头上。他们看起来像是出来玩儿的。)

FREE:(手上握着一只癞蛤蟆)你在探索频道看过这个吗?他们就是这么做的,你知道,一群信徒用癞蛤蟆做礼拜。这外皮就用作引起幻觉的道具,会令你看到一切景象。那是种真正纯精神上的感受。

MOON:是吗?我不知道。

FREE:那感觉就像是你抓住了感知的大门,然后猛地敞开了它,明白吗?你会看到所有那些酷毙了的飞驰线条,一系列闪过的景象等等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说完,他去舔了手上癞蛤蟆的后背皮,然后打了几个哆嗦。)

MOON:怎么样?你确定这真是癞蛤蟆吗?

(他们在潜水的朋友这时突然从水中冒了出来。他们吓了一跳,癞蛤蟆从Free手里掉出去,跑了。)

FREE:Dude,你有毛病吗?你让我弄掉了我的癞蛤蟆。

DUDE:没关系,伙计。我再去给你弄一只。

FREE:(Moon低头看地图。)还要用多久我们才能到劳德溪谷?(Dude突然受到什么东西的袭击。他和Moon急忙起身去看。Dude叫喊挣扎着被拉入水面,鲜血染红了湖水。不一会儿,Dude又浮了上来--但只剩下他的头,漂动在水面上。)哦,不……Dude?

--------------------

场景7

(事发之后不久,在现场)

MULDER:(他和Scully察看已经装入塑料袋的头。)嗯,如果这是个骗局的话,一定是个特别精心制作的骗局。

警长:我从Free Bird和Moon Unit那里什么也问不到,他们也说不出抽过什么烟。你有什么看法吗?

SCULLY:在没解剖前很难说,但看起来像是摩托艇的推进器造成的伤害。

警长:是啊,这里是指定的驾船区!

MULDER:离岸边12英尺,而且一天内两起?

SCULLY:Mulder,你看看湖上。现在正是高峰时间。

MULDER:那Ted Bertram呢?

SCULLY:就我们所知的来看,他当时踩到了什么东西,弄伤腿把血流到了自己滑稽的靴子上。他现在可能为此感到十分尴尬而不想露面。

MULDER:哦,那从心理学上讲,这是不是就算解释了犯罪行为?他太尴尬了?

SCULLY:不管我相信什么,这里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你所相信的。

(与此同时,Ansel正一边哼着"True Colors",一边在湖边调整他的照相机。他把相机焦点集中在距湖岸不远处的一个上面系着肉的橡皮圈上。他接着调整另一部照相机,这时橡皮圈动了动,但他没有注意到。水下有什么东西好像正朝着岸边移动。当发现那个东西冲向他时,Ansel慌忙地举起相机开始拍照,但是忘了取下镜头盖。等他意识到时已经晚了,那个我们看不见的怪物袭击了他。)

ANSEL:狗屎!

(Mulder,Scully和警长来到现场。)

MULDER:这卷胶卷已经照过了,你能冲洗出来吗?(把一部相机交给一名副警长。)这是一天内的第三起,警长。这么不停地从一个罪案现场赶到另一个,都快让我得上高速路催眠症了。封闭湖区吧。

警长:(正用带铁钩的绳索试图从湖中打捞尸体什么的。)我告诉你,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缺乏足够的人力。此外,我并不能肯定我们处理的是水里的什么有威胁的事物。

SCULLY:他是对的,Mulder。迄今为止,从我们发现的两个失踪现场的情况来看,案情性质并不确定。我们确实需要找到尸体。

警长:这正是我的意思,女士。如果你们再给我们多些时间……呜啊!(他猛地被绳子拖进了湖里,又迅速地游回到岸上。)

SCULLY:你没事吧,警长?

警长:下面……下面有什么东西碰到了我。很大……很大的东西。(对他的副手)封闭湖区!全封闭!我要你们打电话给州警局,野生动植物部,钓鱼部和竞赛部!你告诉他们我们遇到了紧急情况!

(当天晚上,在汽车旅馆的房间里,Mulder浏览着一大堆Ansel拍下的照片。)

MULDER:这些照片看起来是Ansel在受到袭击的时候拍的。

SCULLY:我同意你,我只是希望能有更多的线索。

MULDER:看这张,会不会是一颗牙齿?

SCULLY:会,它也会是很多其它东西。Mulder,经过15年毫无成效的追寻,这个人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一张模模糊糊的怪物牙齿照片吗?

MULDER:这儿还有上千张的照片呢,Scully。一定会有有用的证据的。看一下这张。

SCULLY:Mulder,这些只是一大捆惊慌失措的旅游者拍的照片而已。

MULDER:(继续看照片。)这有可能是什么。


SCULLY:一颗牙齿?(小狗一直在屋里轻轻呜咽。)我要带魁魁格出去散散步。

MULDER: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SCULLY:我没事。(亮出腰里的手枪。)晚安,Mulder。

MULDER:晚安,明天早上见。

(Scully拉着魁魁格的皮带来到外面。魁魁格表现反常,向树林的某个方向狂吠着。Scully吃力地拽着卷绳。)

SCULLY:别这样,魁魁格。我们不到树林那边去。过来,管好你自己。我以为你想出来散步呢。魁魁格!干什么嘛?魁魁格!你要去哪儿?(魁魁格挣扎的太厉害,趁Scully观察小狗咆哮的方向有什么,转移了注意力时,从她手里挣脱跑进了树林。Scully拿着手电,跟着拖在地上的绳盒追在后面。)魁魁格!快回来!(绳盒卡在一段木头上,小狗继续往树林深处跑去,盒子里的绳子不断地放长。小狗的叫声突然变成了嚎叫,Scully拔出了枪。)魁魁格!魁魁格?魁……(叫声停止,绳子卷了回来,Scully骇然发现魁魁格不见了,皮带头上只剩下它的项圈。)

--------------------

场景8

(回到旅馆房间,Scully看起来很伤心。Mulder在她对面看着她。)

MULDER:魁魁格的事我很难过。你知道,我认为我从这些照片里发现了些东西。

SCULLY:Mulder……

MULDER:(走向她,指出湖区地图上被标注为目击到湖怪的位置。)那些不是湖怪的照片,而是湖区的照片,显示出几年来湖怪被目击到的位置。看,5年前,所有的目击发生在湖中心。但后来目击地点逐年地越来越向湖岸靠近,直到今年,实际上已经上岸了。

SCULLY:你能把最后一部分重复一下吗?我有些走神了。

MULDER:哪部分?

SCULLY:你说很难过之后的。

MULDER:你现在能驾船吗?

--------------------

场景9

(他们在黑暗的湖中驾驶着一艘机动船,船舱里有一部水下探测器,显示器上显示出船附近有很多的鱼。)

SCULLY:真可惜我们不是来这儿钓鱼的。(望向探测器,)

MULDER:我们是在钓鱼。

SCULLY:你是真的期望找到这个东西,对吗Mulder?

MULDER:你该往右转弯了……(指着地图。)这里。

SCULLY:我就当作你回答是的。

MULDER:我知道期望与希望之间的差别。黄天不负苦心人,Scully。

SCULLY:你知道吗,在老的水手地图上,制图员会在未知区域标上"这里有怪物"。

MULDER:我有一张那样的纽约市地图。

(在探测器显示器上出现了一块大斑点。)

SCULLY:那是什么?

MULDER:不会是鲈鱼。

SCULLY:那是什么?是什么,Mulder?

MULDER:这里有怪物,Scully。

SCULLY:看起来它正冲着我们的方向过来了。

MULDER:是哩,看起来正是这样。

(显示器上,斑点不断接近他们的船,当它和船的标识点合并时,船体受到一次巨大的撞击,湖水从船尾被撞出的洞倾泻入船舱。)

SCULLY:(用无线电)求救!求救!有人听到吗?这里是Patricia Rae,CA78327。求救!求救!

(又一次冲撞。Scully试图继续用无线电求救。)

MULDER:(打开求生箱,取出两件救生衣)Scully,我们离开这里!

(湖水迅速地灌满船舱。他们穿上救生衣,游了出去。两人爬上不远处的一块石头,站在上面眼看着船沉入湖底。)

SCULLY:我们500美元的抵押金没了。

MULDER:我说咱们游回岸边吧。

SCULLY:游?

MULDER:对呀,湖岸不会离这里太远的。

SCULLY:朝哪个方向呢?(她用提灯向四周照了照,微弱的光线所及范围以外是伸手不见五指。)

MULDER:住惯了城市,你会忘记夜晚事实上是这么的……黑暗。

SCULLY:住在城市会让你忘记很多事情。在城市里你会整天提防着被抢或是被汽车撞,但等你回到自然,你会意识到一切事物都会朝你扑面而来,防不胜防。所以我父亲过去总是告诉我要尊重大自然,因为它才不会去尊重你呢。

(水面上泛起一阵波浪,两人警觉起来。)

MULDER:是它,Scully,是"大蓝"。

SCULLY:(泄了气。)是又怎么样呢。Mulder,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呀?

MULDER: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SCULLY:你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MULDER:Scully,我们调查的这个东西的确是如此的难以形容,而它就实实在在地存在于这座湖的范围以内,我想要找到它。

SCULLY:为了什么?

MULDER:你是个科学家,为什么还会问这种问题呢?我是说,这会是一项非凡的发现,有可能彻底改革我们对进化的生物学观点。

SCULLY:那是真正的原因吗?你想知道当你给我看那个摄影师照的那些照片时,我从中看到了什么吗?

MULDER:一颗牙齿?

SCULLY:不,是你。那个人就是你的未来。只听命于自己,满心希望着能够瞥见真相,只为了天知道的什么理由。

MULDER:我曾在他的日记里看到,他希望靠名副其实的"大蓝"照片的版权费过活。

SCULLY:呃,听起来相当愚蠢,不过至少是个合理的理由。

MULDER:你认为我的理由不合理?

SCULLY:Mulder,有的时候我就是想不明白。

(这时,从他们身后传来一些动静,他们立即跳起身拔出了枪。但湖中的水雾太大,他们看不见是什么在靠近。两人极度紧张地等待着水中的东西现身。最终,一只鸭子游进了视线。Scully如释重负地把头靠在Mulder的胳膊上轻轻抽泣了两下。)

MULDER:我还是忍不住想开枪。(两人放松下来,重新坐下。)

(潮湿的衣服和夜晚的水气令两人感到有些寒冷。Scully抱住膝盖试图保持体温,但不太奏效。Mulder想用说话来转移注意力。)

MULDER:嘿Scully,你曾经想过吃人肉吗?我是指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

SCULLY:嗯,对我来说这种想法可恶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但我想在特定的条件下,一个生存实体在实践上会调整自身去应用任何能够确保它生存的必需的极端手段。我推想我也不会例外。

MULDER:你最近瘦了一些,是吧?

SCULLY:哦,的确是。谢谢关……(她瞪了Mulder一眼。)

MULDER:(笑了笑)所以说,一些动物为了保证它们的物种能够延续而会去做的事情十分令人惊异,对吗?一个像"大蓝"这么大的生物,它必然已经用很长时间发展出适应的行为,使得它能够把自身被发现的几率减到最小,从而躲过它唯一的掠食者--我们。但它现在逐渐地接近湖岸,对它来说一定是种走投无路下的冒险举动。

SCULLY:(撅起嘴)可怜的魁魁格。

MULDER:(看了Scully一会儿。)为什么给你的小狗取名叫魁魁格?

SCULLY:那是《莫比·迪克》中的一个标枪手的名字。我还是个小女孩儿时,我父亲曾经读《莫比·迪克》给我听,我叫他亚哈,他就叫我斯塔巴克。所以我叫我的小狗魁魁格。真有趣呢,我刚刚意识到一件事。

【译注:"Moby Dick"又译作《白鲸》,讲一名偏执、有着一只木制假腿的捕鲸船船长亚哈[Ahab]领着船员捕捉一条名叫莫比·迪克的神秘白鲸的故事,斯塔巴克[Starbuck,不是"星巴克"]是船上的大副。】

MULDER:一只狗叫那个名字有些稀罕,是吗?

SCULLY:不,是你和亚哈有多么的相像。你被你对生活的个人报复搞得如此心力憔悴,每件事情,无管它的残酷或是神秘是否是与生俱来的,对你来说都呈现一种扭曲了的意义,以符合你那夸大狂的宇宙观。

MULDER:(并不生气)Scully,你是在对我人身攻击吗?

SCULLY:那就是真相或那就是白鲸。有什么差别吗?我是说,这两种迷念都是不可能把握住的,而执意去这么做,最终只会令你以及和你一起的人陪了性命。你知道吗Mulder,你就是亚哈。

MULDER:你知道,你说这些话很有意思,因为我一直都很像要一只假腿。这是我从来都没有忘却掉的少年梦想。我这不是出于轻率而逞口舌之快,我是做过很多认真的考虑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有一只假腿或是当作假手的铁钩,那么简单地继续活下去对你来说就足够了,你知道,用你的残疾去勇敢地面对生活,能够生存就是英雄。但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就意味着你必须在生活中成就些什么,比如达到一个目标,努力工作获得提升,打领带什么的。所、所、所以说,如果我有什么实际上是和亚哈对立的,那就是假如我有一只假腿的话,我十分可能会感到很幸福,对现状很满足,不会想到需要去追寻这些未知生物的踪迹。

SCULLY:这就不算逞口舌之快吗?

MULDER:不,《莫比·迪克》最让我欣赏的就是它的能说会道。"地狱这个想法最初来源于一块未经消化的苹果布丁"(Scully和他一起说完了这句话),怎么样?

SCULLY:(湖上又传来一阵动静)那是什么?

MULDER:我不知道,(他们再次起身举枪。动静越来越大)但决不会是只鸭子。(他们的提灯熄灭了。)

FARRADAY:(从黑暗中出现)我刚才听到一些动静。你们俩在这里干什么呢?

SCULLY:Farraday博士?

FARRADAY:希望我没有妨碍到你们什么。

SCULLY:没有,没有。我们的船遇到了些小麻烦。

MULDER:事实上,我们的船沉了。

FARRADAY:怎么搞的?

SCULLY:全都是我的错。幸好你收到了我们的求救呼号,否则我们要整晚困在这里了。

FARRADAY:哦,我没有收到。我只是路过这里,听见你们在说话。

SCULLY:路过?

FARRADAY:对呀,湖岸离这里也就几步远。(用手电筒照向湖岸。)来吧,我带你们回去。(两人尴尬地跟着博士走回湖岸。Farraday帮他们把灯油加满后递还给他们。)你们的灯只是没有油了。警长几分钟后就能过来。我也能亲自送你们回去,但我还有工作要做。

SCULLY:你这个时候在这里究竟是在做什么呢,Farraday博士?现在已经过了午夜了。

FARRADAY:夜晚是Rana sphenocephala青蛙最活跃的时段,而且这里是它们的原始滋生地,至少曾经是。以前,会有上千枚卵依附在这些芦苇上,就像美丽的果冻串。现在,你必须在许多的芦苇叶中翻找还可能会有的后代。

MULDER:(注意到Farraday手中的布袋)布袋里面装的什么?

FARRADAY:成年青蛙,我一直在圈养它们,现在要把它们放回野外。

SCULLY:这里是叉鱼人湾吗?

MULDER:(想到了什么)那些青蛙。

FARRADAY:抱歉,你说什么?

MULDER:不明原因的青蛙数量衰减起源于这个湾。这是个食物链。

FARRADAY:怎么样呢?

MULDER:食物链。如果你改变了生态系统中一种生物的生活形态,其它生物也必然会受到影响,它们的数量不是会增加就是减少。因此,假如一种水栖恐龙的基本食物主要是青蛙,那么当这种青蛙突然变得稀有时,它就不得不去寻找另一种可能的食物源。

SCULLY:人类?

FARRADAY:Mulder探员,你在采用我的理论以及基本生物学原则,然后把它们朝偏离均衡的方向拓展,只为竭尽所能地为你纯粹滑稽的理论建立某种根据。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史前湖怪。

MULDER:这生物就生活在这座湖的这个湾里。不管是不是滑稽,这能为青蛙数量的减少做出解释,除此你找不到其它的解释。最近的袭击事件也是一样。

FARRADAY:真是疯狂。假如真有什么东西生活在这水里,你认为我会看不见它吗?我已经在这里做了三年的调查了。

MULDER:我所说的是一种已经被忽视了近万年的史前生物。如果要说它懂什么的话,它一定懂得隐藏。有人说尼斯湖水怪并不是生活在水里,而是在峭壁的环绕中。也许在岩石中的什么地方,或是浓密的树林里有"大蓝"的一个地下栖息地呢。

FARRADAY:我没时间理会这些谬论。请你原谅,我还要去放生一些两栖动物。

SCULLY:(看着Farraday走远,对Mulder)好啦船长,现在怎么办?

警长:(刚刚赶到)Scully探员!Mulder探员!又发生了一起死亡,这次看起来确实是动物攻击。一个渔夫的整条胳膊被咬了下来。

MULDER:在哪儿发生的?

警长:在湖的另一边,几个小时以前。我的副手正在与州警合作,还用上了所有野生动物部,钓鱼部和竞赛部的人手和船只,全面的搜索正在进行当中。

MULDER:不,我们需要那些人手到这儿来,搜索这个湾和这片树林。

警长:但我的30条船已经下水了,现在如果我们想要抓住这个东西的话……

MULDER:清查这个湾。这东西在这里,在叉鱼人湾。

警长:船只正在搜索最近发生攻击的地区,我不会去调用它们的。现在,如果你想浪费时间在这片林子里进行搜索,你自己去干吧。我还有湖怪要去抓呢。(转身就要离开。)

SCULLY:警长,如果你能派两三名你的人来这里协助我们的话,Mulder探员和我会十分感激的。

警长:好吧,我一会儿派人来。(他穿过树林离开了。)

MULDER:(对Scully)谢谢。

--------------------

场景10

(这时,他们听到一个人在叫喊。)

SCULLY:怎么回事?

MULDER:是Farraday博士。(他们穿过树林向叫喊声的方向跑去。他们在一片空地上看到Farraday的袋子,已经被撕开了口子,里面的青蛙被什么东西给撕碎了。又传来一声叫喊,这次近得多。他们来到博士受袭击的地方,看到他躺在地上。)

FARRADAY:有东西抓伤了我的腿。(Scully为他做检查。)

MULDER:你看到是什么了吗?

SCULLY:(对Farraday)给我你的腰带。

FARRADAY:它是从我的后面过来的,在我感觉到之前它就抓住了我,然后前后摇晃我。接着它放开我就走了。

SCULLY:我想你伤到了一根动脉。(对Mulder)我们必须把他送去医院,他在失血。

MULDER:它去哪儿了?

FARRADAY: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只听见……它好像从那些芦苇穿过去了。

SCULLY:Mulder,帮手快来了。

MULDER:你先照顾他,Scully。(说完他就向Farraday指出的方向跑去。)

SCULLY:Mulder!

(Mulder一手拿手电,一手举枪,在树林里小心翼翼的寻找着。他注意到一些动静,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踩木头,他悄悄靠近,躲在一棵树后,接着猛地用枪指向声音的来源,发现那只是一只青蛙。他叹了口气,继续寻找。他没有意识到,在他身后不远处,有一个东西正注视着他,并缓缓向他接近,等待着袭击的最佳时机。Mulder还在黑暗潮湿的树林里慢慢移动,仔细观察着四周的环境,突然,身后传来木头被压断的声音,他转过身,吃惊地看到一个怪物正向他扑来,那怪物移动速度很快,而且力量很大,它踩到或身体碰到的木头都咔嚓地断开,碎片飞向两边。Mulder举起手枪,一边朝那怪物不断射击,一边后退。子弹似乎不能阻止它扑向Mulder的决心。Mulder在后退时被木头绊倒,他躺在地上继续射击,但怪物离他越来越近。终于,直到把整梭子子弹打光,那怪物才在他的眼皮底下咽气。极度惊吓之余,Mulder喘着粗气,有些失望地认出了这个怪物。)

MULDER:美洲鳄。(一只巨大畸形的美洲鳄趴在他的面前,身上的弹孔流着血。)

(片刻之后,警队和救护车忙碌在现场。Scully正在把Farraday送上救护车。)

警长:(敲着救护车的门)好啦,出发吧!

(救护车开走后,Scully看到Mulder一个人站在湖边,神情有些失落。她走过去,站在他旁边。)

MULDER:Farraday博士怎么样了?

SCULLY:他会没事的。你怎么样?

MULDER:我没事。

SCULLY:唔,你杀了大白鲸,亚哈。

MULDER:是呀,但是我仍然没有假腿。

SCULLY:你怎么能感到失望呢?要你没有杀死这只美洲鳄的话,它还会害死当地的一半人口的。

MULDER:我知道。我想我只是希望"大蓝"能是真的,我想我会从这种可能性中看到希望。

SCULLY:嗯,希望还是有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些遗失物种的故事总是经久不衰的原因。人们想要去相信。

(他们相视一笑,Scully拍了拍Mulder肩膀,先走开了。Mulder继续在湖边站了一会儿,然后也转身离开了。就在他刚刚离开后,一个有着长长脖子的巨大生物浮出水面,在月光照耀下的黑暗湖水中缓缓移动着。)

[The End]


The characters, plotlines, quotes, etc. are owned by Chris Carter and 1013 Productions, all rights reserved. The following transcript is in no way a substitute for the show "The X-Files" and is merely meant as a homage. This transcript is not authorized or endorsed by Chris Carter, 1013 Productions, or Fox Entertainment.

(原文:http://www.insidethex.co.uk/transcrp/scrp322.htm)


来 源: inside|the|X

共有3039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明星夫妻大衛杜考夫尼與蒂亞李歐妮弄璋之喜
  • 下篇文章TXF全九季剧集名称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