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剧本译站



4X05 前世今生 (THE FIELD WHERE I DIED)

2020-7-19

作者: Lena·F

 

P·S 若原英文剧本与影集有不同之处,皆以影集为准

4X05 前世今生
THE FIELD WHERE I DIED

场景一
(Mulder站在一片广阔的原野上。四野里没有人烟,微风拂过及腰的金色长草。他神色哀伤地看着手中的两张照片。)

MULDER: 有时,我几乎梦见
我也曾以圣者的方式度过了一生,
并再次踏上熟悉的人生旅途。
或许久远之前我曾在傲慢的自恃中逝去,
且在那次逝去中,如此热切地祈求着再赋予我一次机会,如此地……
较清晰的直觉告诉我,死亡并未完全抹去我的一生,
足够的零散残骸仍维持着模糊的记忆。
如今,仿佛再一次的,目标又已在望……
(译注:此为Robert Browning所写的诗。)

(Mulder手中的两张黑白照片非常老旧。一张上面是位内战时期的军人,另一张是一位同时代的美丽女子。后一张已经被撕成了两半。)

场景二
田纳西州 阿比森镇 七星圣殿教
5:15 AM

BATF AGENT: 联邦探员!我们有枪!
(译注:BATF是“联邦酒精与火器管理局”的缩写。)

(特警们冲进一间老旧的仓库,引起一阵骚动。他们穿过走廊,头盔上的探灯照到暗处尖叫的人群身上,他们大部分都是妇女。)

BATF AGENT: 快点,趴下!我们奉命搜查此地藏匿的非法武器!

(他的部下分散到每个房间,把人推倒在地并打开每扇门。门后面的有两个女人正在照料她们的孩子。)

BATF AGENT: 我们奉命来此拘捕Vernon Warren,也就是Vernon Ephesian!

(教徒们以为这些特警会杀掉他们,都疯了一般地尖叫逃跑。有人甚至把门砸坏妄图逃离。)
BATF AGENT:快走,快点,看好他们!过来过来,去那边!快点,快点!

(两名特警跟着他跑出去,整个七星圣殿陷入一片混乱。一名信徒在门后祷告着“穿越死亡,获得永生”,门突然被踹开,一群警探们涌了进来,其中也包括Mulder和Scully。房间空旷无物,有人冲上去一把推开床。)

MULDER: 已经有人把消息走漏给Ephesian了 .

SCULLY: 他一定还在这附近。

(探员们在其他房间内继续搜捕,Mulder和Scully走出这间屋子。)

SCULLY:Ephesian呢?

BATF AGENT: 我们几乎把这附近都搜遍了,可还是什么都没有。

SCULLY: 我们得找到他。

BATF AGENT: 看不出任何存放武器的迹象,他们肯定是把那些东西藏哪了。

(一扇雕花玻璃的门吸引了Mulder的视线。事实上,那似乎开启了他某种回忆的入口。)

SCULLY: 我们还有哪没查?

BATF AGENT: 或许还可以再查一次器材库,那没准有个暗门。

(Mulder从玻璃里看到门对面的窗户散发着奇异的光辉,他清楚地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在召唤着他。当他走近那扇门时,声音慢慢减弱下去。)

SCULLY: Mulder. Mulder!

(他拔出枪穿过门廊。Scully 转身面对BATF Agent.)

SCULLY:各部门人员分开行动。

(Mulder走到外面,很多特警正在对屋子附近进行地毯式搜索。Scully 也走了出来.)

SCULLY:Mulder? Mulder, 你要去哪?

(Mulder 面向原野.)

SUCLLY:没有任何线报说东西藏在这里。

(Mulder加快步子跑了起来,Scully跟在后面。之后他又很困惑地停下来。)

SCULLY:你看到什么了吗?

(Mulder在脑海中听到一个声音)

WOMAN: 穿越死亡,跨过此世,我将得永生。
(译注:这句话的原文是‘I am he that liveth and was dead. And behold... I am alive forevermore...’是启示录的第一章第18条。在92年版中国基督教协会印发的圣经中,翻译为‘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

(Scully也听到有人小声说话。她拔出枪,准备行动。Mulder环顾四野,发现一棵大树凝立在长草间闪耀着余辉。)

MELISSA RIEDAL-EPHESIAN: 上帝啊……以这座圣城为名……
(译注:出自启示录第三章第十二节,原文为‘My God, in the name of the city. My God... ’)

(声音随着祈祷而逐渐减弱。Mulder弯腰掀开暗门的活板,Scully同时握枪瞄准。里面的一切尽收眼底。)

VERNON EPHESIAN: 阿门

MELISSA RIEDAL-EPHESIAN: 与天堂同在……

(Mulder冲下地窖,和 Scully一起瞄准着那个男人和六个女人)

MULDER: 我们是联邦警探!

(他们都举起一杯红色的液体。刚才说话的女人举起杯子放到唇边。)

MULDER:住手!

(Mulder冲过去,把杯子撞翻了。她气喘吁吁地向他脸上吐口水。Mulder闪身躲开,却一直凝视着她,似乎知道她的来历。Vernon走过去抚摩她的脸庞。)

VERNON EPHESIAN: 好了好了,没事了……

(Mulder粗暴地把他铐起来,但他的视线一直被那个年轻女子所吸引。之后警方带走了Vernon Ephesian, 一位年轻白人女性,一位黑人女性,一位中年白人女性,一位非洲女性,一个肥胖的黑人女性,以及Melissa.)

KILEY ON TAPE: 这里是田纳西州的阿比森镇,96年11月5日,七星圣殿教因涉嫌非法藏匿酒精,烟草与枪支而被搜查。主要成员将被依法拘留23个小时……

场景三
田纳西州 查塔努加市 联邦总部
7:25 AM

(带子继续播放着,Mulder和Scully 很专心地听着。Mulder留下了Melissa的档案照片。)

BATF:我是Kiley探员.

磁带里的男声:嘿,听着,我不能在这和你说太多。我、我真没法相信我在做什么。

(这个声音听起来相当苍老,暴躁。Skinner踱着步子,和其他的BATF一起在听。)

磁带里的男声:听着!Vernon…他,他无所不知,他什么都知道,他是完美的。但是他虐待那些孩子…这、这不太好,是不是?我、我不想参与其中,所有我才来告诉你。

KILEY ON TAPE: 好吧好吧,这好办。先生,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MAN ON TAPE: 就叫我…Sidney吧。就像我说的,Vernon他又在打那些小孩了。这样不对。而且他…还有那些枪……天啊,这里的枪足够对付整支军队了。天啊,我不能再说了,我必须……

(电话挂断了,Skinner关上了录音。)

SKINNER: 这个电话正好与BATE调查了18个月的有七星圣殿教有所联系。它是由Vernon Ephesian 领导的。而Sidney 的这通电话使司法部长确定了今早搜捕七星圣殿教的计划。

MAN #1: 这家伙脑子有毛病。我是说,我们的衰鬼线人发现Ephesia躲在一个ATF压根不知道在哪的碉堡里。(our man Spooky found Ephesian in a bunker A.T.F. didn't even know was there. )

MAN #2: 调查局有可靠证据证明……

(Scully凑近Mulder,他在听到“SPOOKY”这个词时脸色很糟。)

SCULLY: 你怎么知道他们躲在那?

(Mulder摇摇头,那两个男人接着吵。)

MAN #1: 真他妈扯淡……

SKINNER: 都给我闭嘴!密告没错,七星圣殿教内确实存在着非法行为。不管怎么说,他们及时隐藏了证据。目前Ephesian和他的妻子们因非法持有危险化学品而被拘留,他们的律师会很快争取到保释,如果我们无法及时提出控诉,他们将在二十四小时内得到释放。留人继续在那里搜索非法枪支。现在最要紧的是去找告密者“Sindney”,如果他们知道他在向我们走漏消息,我们就又能查到一起谋杀案了。好了,走吧!

(探员们纷纷离开,动身出发。Mulder合上手提电脑,走向Skinner。)

SKINNER:Mulder探员, Scully探员。你们对Ephesian的特别之处有何看法……像是他的思维啦,行动什么的……

SCULLY: 我们认为Ephesian具有强烈的妄想型反社会倾向。他深陷在对启示录的妄想中,并假借圣经中一些条文从他的信徒那里谋求私利。

SKINNER: 你们看到了Ephesian和他的六个妻子企图自杀。而我担心当他们被释放后,联邦探员的再次调查会引发Ephesian严重的精神妄想症。到时候我们得到的不是一个在监控下的韦科市,而是一个琼斯城。
(译注:德克萨斯的韦科市是“布兰奇·大卫”教的总部,它是三十年代由一个名叫维克多·霍特夫的保加利亚移民在洛杉矶创立的教派。1987年时由大卫·考雷什担任教主。他荒淫无度,虐待儿童,宣扬暴力并私藏了大量武器。1993年时,联邦探员奉命搜查他的总部并企图逮捕大卫·考雷什,但行动并未成功。在与警方周旋了51天之后,考雷什杀害了所有剩余的小孩和妇女,并将庄园焚毁,死亡86人。
琼斯城是“人民圣殿教”的总部。吉姆·琼斯于1957年建立了这个宗教组织。他打着所谓社会主义的旗号,鼓吹建立乌托邦式的公社,自称专门维护穷人利益,反对种族主义。这使琼斯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大量的信徒,并聚集了巨额财富。1977年,一个名叫马歇尔·基尔达夫的记者发表了名为《人民圣殿教内幕》的文章,引述了教中叛逃者的大量谈话,并揭露了教主琼斯灭绝人性的传教政策,肉刑,残酷的人身摧残,吸毒,强奸,贪污,勒索等恶行,震动了美国朝野。在杀掉前来调查的众议员利奥·丁·瑞安后,面临末日的琼斯蛊惑教徒们自杀。912人死于氰化物中毒,琼斯和他的护士饮弹自杀。)

场景四
8:12 AM
(Vernon仰视着对面审问他的Scully,他的律师坐在旁边。Mulder斜靠在Scully后面的墙上。)

VERNON EPHESIAN:我知道你们会来,九个世纪前我就知晓了这一切。上帝在启示录里说……“你要视魔鬼将你投入牢笼为试炼,你将受到十天的苦难。若你忠诚不渝,我将赐你永生。”

(Mulder走向Vernon)

MULDER: 但那句话是上帝对士每拿(Symrna)教会说的,我还以为你的组织隶属于以弗所(Ephesia)教会的一个分支呢。
(译注:士每拿和以弗所都是基督教中七个教会的名字。分别是以弗所教会,士每拿教会別迦摩教会,推雅推喇教会,撒狄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

VERNON EPHESIAN: 我与七星圣殿是一体。七个教会都承认启示录。而且七星圣殿的信徒们并非遵从于教会。

MULDER: 那你呢?

VERNON EPHESIAN: 我也是。我曾见证了使徒约翰传播启示。

(Mulder 又靠回到墙上。)

SCULLY: Vernon, 如果Sidney是个告密者,他也能得到“永生”吗?

律师: 七星圣殿教里没人叫"Sidney."

VERNON EPHESIAN: 我知道你不信。知道吗,我不在乎你是否把我想成大卫·琼斯或是大卫·考雷什。但别急,为了你自己,我希望你能先把你的调查放到一边。很快,你就能认识到那件事的重大之处,很快就能知道。所有告密者,所有怀疑者,所有生物……这意味着我自己或者……那个"Sidney",或者是……你。

(他手指向Mulder.)

BERNON EPHESIAN:所有的一切都会被上帝毁灭,上帝所告知的一切都会发生。我们必须按上帝所说的去做,这样“主会保佑你远离恶魔的侵扰,主会保佑你的灵魂,主会保佑你的前世和来生。”

场景五
田纳西州 查塔努加市 联邦总部

(Mulder 又在盯着Melissa的档案照片。她的入狱编号是104622。电话铃响成一片,他身后人声噪杂。)

SCULLY: Skinner说案子没有任何进展。看,教徒们正在被释放。

(被释放的教徒们涌下楼梯,引起一阵喧杂。)

SCULLY:尽管七星圣殿教仍在调查局的控制之下,但是……

(Scully 看了Mulder 一会, 有点担心他被那女人迷住了。)

SCULLY:好了,时间飞逝,我们还得赶紧去审问那六位妻子。我估计这十二个小时里的火与硫磺肯定让Sidney不止死两次了。
(译注:启示录中第二十一章第八节写到:“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SCULLY这么说是指告密者Sidney随时都可能被圣殿教发现。)

(她呷了一口咖啡。Mulder举起那张照片。)

MULDER: 就从她开始。

场景六
审问间
(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Melissa夹着一只香烟,慢慢地抽着。)

MELISSA RIEDAL-EPHESIAN: 我叫Melissa Riedal-Ephesian, 25岁。

SCULLY: Melissa, 你有权在接受审问的时候要求律师在场。

MELISSA RIEDAL-EPHESIAN: 随便啦。

(Mulder坐在她对面,微笑着凝视着她。)

MULDER: 你是哪里人?

(Melissa看起来很痛苦地思索着。)

MELISSA RIEDAL-EPHESIAN: 我,我不知道。

SCULLY: 那你的家人呢?他们住在哪?

MELISSA RIEDAL-EPHESIAN: 这就是我真正的家。

SCULLY: 你住在那多久了?

MELISSA RIEDAL-EPHESIAN: 一年。

SCULLY: 你嫁给Ephesian多长时间了?

MELISSA RIEDAL-EPHESIAN: 一年。

MULDER: 你和其他的妻子有矛盾吗?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当那一天到来,七个女人将得到那个男人,她们说‘我们吃自己的面包,我们穿自己的衣服,只有得到那个人,我们才能获得救赎。’

SCULLY: Melissa,你确实是Vernon的忠实信徒。如果老公有很多妻子和小孩,我一定会很不好受。

(一滴泪从Melissa的脸庞上滚落下来。她耸耸肩,很艰涩地笑起来。)

SCULLY:你有Vernon的孩子吗?

(Melissa微笑起来。)

MELISSA RIEDAL-EPHESIAN: 会有的。Vernon必须等到上帝告诉他有一个合适的灵魂得以转世的时候才可以拥有一个孩子。所以Vernon的孩子都是七星圣殿中最神圣的成员。

MULDER: 可我们听说Vernon伤害那些孩子。

(Melissa又深深地抽了口烟。)

SCULLY: 你见过七星圣殿里有人虐待儿童吗?Melissa?

(Melissa 迷茫地看着Scully和Mulder,似乎有些困惑。突然间,她眯起眼睛,脸部扭曲地猛捶桌子。她的声音不是像Sidney,那根本就是Sidney 的声音。)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听着!我不知道你们俩是哪来的!我是说,我看到了一些事,但那很可能毫无意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SCULLY::Melissa?

MELISSA RIEDAL-EPHESIAN: Melissa? 不,我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

MULDER: Sidney?

MELISSA RIEDAL-EPHESIAN: 这叫什么?麦卡锡听证会?不不。我不认识这个人。
(译注:“麦卡锡听证会”指美国在1954年4月23日举行的“陆军—麦卡锡听证会”。Joe McCarthy=乔·麦卡锡,美国议员,极右翼政治家。从20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发动了以“麦卡锡主义” 为代表的反共、排外运动,涉及美国政治、教育和文化等领域的各个层面,其影响至今仍然可见。在“陆军—麦卡锡听证会”上,陆军部公布了麦卡锡的种种越权和违法行为。在全国上下的一片声讨声中,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决议,对麦卡锡进行谴责。1957年5月2日,麦卡锡饮酒过量引发肝炎和神经炎,一命呜呼。)

(相对与Scully的诧异,Mulde一点都不吃惊。Scully在本子上写上“多重人格”然后递给Mulder看。)

MELISSA RIEDAL-EPHESIAN: 我看到了一些事,那些事很可能毫无意义,对吗?

(Mulde镇静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什么。)

MULDER: Sidney, 你能告诉我现在谁是美国总统吗?

MELISSA RIEDAL-EPHESIAN: 谁是美国总统?这他妈叫什么鬼问题?

(Mulder写的是“前世”。Scully皱着眉头打量起Mulder)

MELISSA RIEDAL-EPHESIAN: 真蠢,当然是Harry Truman!

(译注:Harry S Truman哈里·杜鲁门,美国第三十三任总统。总统任期:1945年4月12日——1949年1月20日,1949年1月20日——1953年1月20日,所属政党为民主党。1945年接替病故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出任总统,面对一系列棘手问题作出了许多与美国、世界有关的重大决定,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际关系的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不过这里面有个小问题,在往后的场景中会提。)

(Scully惊讶地看着Melissa。Mulder和Scully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SCULLY: 只因为她提到了Joe McCarthy,你就认为Sidney是他的前世?

MULDER: 不仅仅是因为那个。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知道。

(当他们再回头看Melissa时,她已如之前一样,平静地抽着烟。)

场景七
田纳西州 查塔努加市 联邦总部
(Mulder看着一张标志了碉堡的地图,Scully坐在一边。Skinner拿着一个文件夹走进来。)

SKINNER: Ephesian和他妻子明天就要被释放了。我们只剩15个小时去调查了。

(他把文件夹扔到桌子上。)

MULDER: 还调查什么?我们已经找到"Sidney."了。声音图谱显示Melissa Riedal的声音与“Sidney”在电话里的声音是一样的。

SCULLY: Melissa Riedal并不配合调查。

MULDER: 但她身上的某个人格是想配合的,我们应当从心理上引导她。我建议让她回到七星圣殿去,若身处一个远离Ephesian的环境,Melissa或是她的某个人格就能告诉我们些什么。

SKINNER: Scully探员, 这会不会只是她在故意拖延时间?我还以为“多重人格”是很少见的。

SCULLY: 这类人确实非常罕见。

(她站起来。)

SCULLY:心理学的主流派甚至不认为有分离的人格单独存在。

MULDER: 可我们在审讯室里都亲眼看到了,两个独立存在的人格左右着她的行为,比如说自我保护的人格Sidney。这让她无法想起有关自己的事。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家在何方。当出现严重的心理压力时,她可以迅速进行人格转换。像是在我们提到孩子们受到虐待的时候,Sidney就出现了。

(Skinner看着Scully.)

SKINNER: 你不相信这些?

SCULLY: 我相信她存在精神分裂的问题,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能对这个案子有更深入的了解。

SKINNER: 如果Melissa确实拥有多重人格,她的…或是他的证言能否被法庭采纳?

MULDER: 司法部门拥有精神分裂症也应负法律责任的相关条款。

SCULLY: 好吧,但我们应该对Melissa Riedal负责。

MULDER: 我们更得为那可能被迫殉教的50条人命负责。

(他们互相瞪了一会,然后转向Skinner.)

SKINNER: 交给你们了。

(他走了出去。Mulder走向桌子合上手提电脑。)

SCULLY: 你不敢告诉Skinner你的真实想法。其实你认为Melissa Riedal是被她的前世所侵扰。

MULDER: 反正他也不会相信我的。

SCULLY: 我不认为你要对那50条人命…或是Melissa Riedal负责。Mulder,你只需要对你自己负责。

(他无言以待,只是套上外衣很生气地出去了。)

场景八
七星圣殿教
4:27 PM

(两名探员和Melissa回到了七星圣殿。)

MULDER: 你和我们在一起会很安全,Melissa。这里已经没有人能伤害你了。

SCULLY: 我们知道这里都发生了什么。我们知道你不愿再想起那些痛苦的事,但为了帮助别人,帮助那些孩子以及帮助你自己……我们来到这里希望听你——听Melissa,听Sidney
,听任何人对我们倾诉。

(Melissa东张西望,浑身紧绷。她走进Ephesian的房间,之前被移开的床已经回复了原位。Scully和Mulder在不远处注视着她。 她撕碎了她和Vernon的一些照片,然后捧着她与Vernon的结婚照哭了起来。Scully陪着她走出房间,Mulder关门的时候看到门上有七星圣殿的标志。他们来到另一个房间,发现Melissa正坐在一把儿童椅上,一些破烂的玩具和孩子们的画散落周围。Scully走过去蹲在她身旁,Mulder站在她后面。

SCULLY:Melissa? Melissa.

(Melissa伏在桌子上,用红色的蜡笔在纸上涂色。)

MELISSA RIEDAL-EPHESIAN: 为什么要那样叫我?

(她的声调听起来像个小女孩。)

SCULLY: 那我该叫你什么?

MELISSA RIEDAL-EPHESIAN: Lily.

(Scully 瞥向Mulder.)

SCULLY: Lily…你有朋友在这里受到伤害吗?

(Melissa抬眼看她)

SCULLY:有吗?

MELISSA RIEDAL-EPHESIAN: 你又能做什么呢?

(她紧紧咬住下唇。)

SCULLY: Melissa, Lily…你可以告诉我的。

(她边哭边慢慢地站起来。突然,她的脸扭曲起来,她野蛮地用力甩着手指。那是Sidney.)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听着!离这孩子远点,听见没有?她不想说那些事,没门。我要带她回家。

MULDER: Sidney, 你们都可以回家。如果你能告诉我们枪藏在哪,你们都会没事的。

(Melissa突然清了清嗓子放松下来。她表情坚定地站起来,穿过Mulder之前注意过的那道玻璃门。她打开门,Mulder和Scully紧随其后。当Mulder再次停下来凝望着原野,Scully担心地看着他。)

SCULLY: 怎么了?

(两个人跟在Melissa 身后。Melissa用着和Mulder一样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原野。她说话时清亮的声音带着南方口音。)

MELISSA RIEDAL-EPHESIAN: 武器都藏在入夜前建好的碉堡里。

(Scully掏出笔记本。)

SCULLY: 难怪A·T·F没有找到那些枪。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在太阳升起前,联邦军队将在黎明时到达这里。
(译注:这里说的联邦军队并非从属于联邦调查局。因为现在说话的这个人格是处于南北战争时期的,所以她指的是美国内战时,代表北方资产阶级的联邦军。)

(两名探员跟着Melissa缓步走向茅草遍地的原野深处。Scully做着笔记。)

MELISSA RIEDAL-EPHESIAN: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所面临的联邦军具有何等的力量和优势,每个人都明白自己将无法见到明天的太阳。在Missionary Ridge所带领的援军到达之前,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战死在眼前。

(Scully注意到她所提到的名字,停下来看着她。Melissa的步子越来越缓慢。)

MELISSA RIEDAL-EPHESIAN:我们接到了Cleburn 将军下达的撤退命令。作为一名随军护士,我本应去汉密尔顿与军队会合。但事实上,我知道他仍将留在田纳西而不是撤往道尔顿。我为了找他而留在了这里。

(Mulder上前几步,她悲凉的语调刺入他的耳膜。)

MELISSA RIEDAL-EPHESIAN:我在这找到了他。但那时Thomas将军已经攻破了我们的防线,联邦军队会从那个方向将我们包围。

(她指向太阳落山的方向。)

MELISSA RIEDAL-EPHESIAN:为能尽快撤离,我们向北军开火。我恐惧地躲在碉堡里,闻到空气中刺鼻的硝烟,听到士兵被击中时的呻吟,感觉到每一具尸体倒地时的震动……直到死寂结束了一切。

(她强忍住眼泪。)

MELISSA RIEDAL-EPHESIAN:那是1863年11月26日。
(译注:这里是指发生在1863年11月的查塔努加战役。在这场战役中,联邦军获得胜利,击溃南军4.6万,打开了通往南方后方的大门。)

(Scully和Mulder凝视着她。Melissa转过身面对他们。)

MELISSA RIEDAL-EPHESIAN:我就站在这,一如那时的你。

(Mulder抬头看她,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

MELISSA RIEDAL-EPHESIAN:这就是我看着你死去的那片原野。

(泪水自她的眼中滚落,Mulder默然地看着她,好象知道所发生的一切。)


场景9
田纳西州
(Mulder在一条公路上停下车,Scully坐在他旁边。Melissa正睡在后座上。Mulder拿出他的手机打电话。)

SCULLY: 你在给谁打电话?

MULDER: 让总部给我们安排一位催眠师。

SCULLY: 是因为催眠通常可以使神经分裂者展现出不同的人格吗?

MULDER: 她想告诉我们枪在哪,Scully。催眠可以让她说出来。

SCULLY: 不,那只会让她回到前世。

(她拽着他的胳膊,使他关掉了手机。)

SCULLY:Mulder,别对她那么做。自从这个可怜的女人嫁给Ephesian indicate,她的心智,她的生活,就已经全部破碎了。更何况她很容易受到暗示。

(Mulder对Scully的话感到难以置信,他愤怒地砸了一下方向盘,使劲大吼起来。)

MULDER: 你……你也在场,Scully!你看到了,你也听到了,为什么你就感受不到呢?

(Scully半忧半愧地看着他。)

MULDERl:我怎么会知道我从没去过的原野上有个碉堡?

SCULLY: 那为什么Vernon Ephesian只因为他相信自己一百年前活在希腊,就被你说成妄想型极端反社会者,而你自己却不是——即使你相信你死在那片原野上?

(Mulder无话可说地移开了视线,但愤怒和受挫感仍然留在他的眼中。)

场景10
田纳西州 查塔努加市 联邦总部

(Melissa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台灯映亮了她的脸庞,催眠师抚慰人心的声音笼罩在她四周。她双眼轻闭,手肘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手指之间不断摩挲着。)

THERAPIST:我正在和Melissa说话。去年在七星圣殿中,有没有你觉得不好或是伤害你的事?

MELISSA RIEDAL-EPHESIAN: 有的。那时…有个女人来到了圣殿。她和她儿子以前一直住在街上。

THERAPIST: 她叫什么名字?

MELISSA RIEDAL-EPHESIAN: Elizabeth.

(一个麦克风放在Melissa与THERAPIST中间。Mulder坐在THERAPIST旁边,Scully 站在后面。)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她儿子叫Scott,Vernon很喜欢那孩子。他说那孩子是先知再世。后来他把男孩从他母亲身边带走了。

THERAPIST: 他把那孩子带走了?怎么做的?

MELISSA RIEDAL-EPHESIAN: Vernon的孩子都是上帝的孙子,他要把他们和其他小孩隔离开。那位母亲的心都碎了,但她又不敢违背他……那天深夜…Elizabeth.偷偷跑去见Scott.。那孩子非常高兴。

(她稍微笑了一下。)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她,她从厨房偷了一些手指饼干给那孩子。

(她开始哭起来。)

MELISSA RIEDAL-EPHESIAN: Vernon…Vernon…Vernon抓到了他们…那个男人…他,他把她拉开,然后当着她儿子的面殴打她。那孩子哭着喊:“不,不要,妈…”

(她像她讲的那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Scully 在本上记录着。)

MELISSA RIEDAL-EPHESIAN: Vernon... Vernon... Vernon把他推到一边,扯他的头发。

(她使自己稍微镇定下来。)

MELISSA RIEDAL-EPHESIAN: Vernon扯烂那孩子的睡衣,使劲打他。“你不配做上帝的孩子…你这个废物。”他这样骂他。然后他让男孩去垃圾堆…陪老鼠睡。天啊,他妈妈……他妈妈一直哭……

(她的眼泪又涌了下来。)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可Vernon还在她面前打孩子…噢,不,不,不,不要……
(Sidney再度出现了。她使劲甩着手指,眼睛斜斜地看着旁边。.)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听着!你们到底想干吗?给、给我离Melissa远点!她不想再经历那些事了。

(Scully凑到催眠师耳边,让她问“枪在哪”。)

THERAPIST: 那么枪在什么呢?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在碉堡里…没错…内战时的碉堡里……对了,Vernon, Vernon, Vernon和他的手下知道,可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Scully凑向Mulder.)

SCULLY: 或许档案资料中有当时战场的地图,那上面会记录碉堡的位置。

MULDER: 那你只能找到其他的碉堡。

SCULLY: Mulder...

(他挥挥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然后转向Melissa。)

MULDER: Melissa...

(Melissa突然惊醒过来,Sidney消失了。)

MULDER:是我,Melissa。我要你回来……回到那片原野上去。

(她睁开眼睛,端详着他。)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天啊,天啊……

(她微笑着向他伸出手,清亮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南方口音。)

MELISSA RIEDAL-EPHESIAN: 你眼睛的颜色变深了,但你的灵魂却依然本色未变。我们终于在这一世相聚了。但这一次也只能是短暂的相遇。

(她抱着胸口哭起来。)

MELISSA RIEDAL-EPHESIAN: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心酸的等待。

(她呜咽着,Mulder也眼含泪花。)

MELISSA RIEDAL-EPHESIAN: 我好想你。
(他们凝望着彼此,随后当Melissa前世的人格消失后,她又靠回到椅子上。Scully从余光中看到Mulder正在抹去眼泪。)

SCULLY: Mulder, 这只是她的一种病状而已。她无法回答有关战场的问题。她只能给我们一些摸棱两可的名字,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她是对的。我们根本没法证明真相。

MULDER: 还有一个办法。

SCULLY: Mulder, 我们要在两个小时内传讯Ephesian,没工夫做这些了。

MULDER: 你不会抛下我对不对?Scully?

(Mulder闭眼坐在椅子上,手肘支在扶手上,一只手抬起来。)

THERAPIST: 我要你回到你的前世,回到作为Fox Mulder之前的时候。

(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THERAPIST:你看到什么了?

(随着一声长叹,他小声地抽泣起来。Scully站在后面。)

MULDER: 犹太人的街区…到处都是碎玻璃…死尸……我是一个女人,一个犹太女人……这里是波兰。我和我的儿子在一起,他是Samantha。
(译注:在现在这一世中,Samantha是Mulder的妹妹。她8岁的时候被外星人劫持了,Mulder亲眼看到了这一切,并发誓要找到他。这也是X档案整个故事的起因和情节发展的动力。)

THERAPIST: Samantha? 我想Samantha是你的妹妹。

MULDER: 在这一世中,她是我儿子。

(他睁开眼睛。)

MULDER:我看到了我父亲。

(他两眼含泪地低下头。)

MULDER:他死在了街上。他是Scully……

(Scully惊讶地睁大眼睛。)

MULDER:但现在……他仍在那……等待着我们。灵魂始终结合在一起,即使方式不同,但总会相聚,一次,又一次……我没法靠近我父亲。

(他摇着头,几乎哭出声来。)

MULDER:一个盖世太保站在我父亲旁边……他是癌人。邪恶转世为邪恶……

(译注:癌人Cancer Man,一个总在阴暗角落里抽烟的人,是政府阴谋中的主要成员。多次令Mulder&Scully;身处险境,但每次都救他们一命。)

(他慢慢抬起头,闭着的眼睛随即睁开,眼里满含希望之光。)

MULDER:但爱…爱的灵魂会永远相伴。我的丈夫…他…他被抓到了集中营。他是Melissa,我们总是无法在一起……
(译注:这里有个BUG。很显然,Sidney就是Melissa的上一世,他死于20世纪40年代。问题在于之前Sidney回答 Mulder的问题时,他说哈里·杜鲁门是现任总统。而哈里·杜鲁门是在1945年4月才继罗斯福成为总统的。但是在1944年11月2日的时候,海因里希·希姆莱就下达了“禁止屠杀任何犹太人”的命令。所以Sidney在那之前就已经死了才对……两者之间存在一个时间差。)

(他开始哭起来。满怀悲伤的Scully 眼睛也湿润了。他再次抬起头,眼泪慢慢消退。)

MULDER:我在上升…慢慢上升…我的身体在向上飘。我倒在一片原野上,满脸是血。我旁边有一座碉堡…联邦军队已经走了…我的部下也死了,他是Scully。

(Scully已经不像刚才那样震惊了,她更靠近地聆听着。)

MULDER:Sarah抱着我,她难过极了。

(他再次泪流满面,痛苦地摇着头。)

MULDER:她是Melissa.。她就住在靠近战场的汉密尔顿,她的名字是Kavanaugh,Sarah ·Kavanaugh...

(Scully记录下来。)

MULDER:而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Sullivan Biddle.

(悲伤再次笼罩了他。)

MULDER:她不知道…她都不知道…我一直在等她……我们会重生,我们会再次重生……哦,上帝…我已经累了……

(Scully在他面前跪下来。)

SCULLY: Mulder,是我,我是Scully。你有没有在原野上看到任何碉堡?

MULDER: 我的灵魂已经疲倦了。我想休息了。

(她无奈地站了起来。)

--------------------------------------------------------------------------------

场景11
汉密尔顿资料馆
4:12 AM
(Scully正在当时战场的地图上查找着碉堡的位置。一阵徒劳之后,她合上《1863—1865年地图及战场平面图》,翻阅起1800—1900年的人口记录。她一页页地浏览着,直到她找到了她要找的名字"Biddle, Sullivan."。接着她又发现了另一个名字"Kavanaugh, Sarah."。她急忙拉开装有当时照片的抽屉,翻出了Mulder在片头拿的那张照片,照片后面写着"Sullivan Biddle, 1862."。Scully愣了一会,然后又翻出一张背后写有"Sarah Kavanaugh, 1858."的照片。那正是Mulder拿的第二张照片。)

场景12
田纳西州 查塔努加市 联邦总部

(Mulder看着放在他面前的两张照片。)

SCULLY: Ephesian搞定了对他的传讯,他和Melissa一会就要被释放了。

MULDER: Dana, 如果…之前在我们公事的四年中,发生了某件事暗示你或是有人告诉你…我们在别的生命中也曾经是朋友,一直是…难道那不会改变我们对待彼此的方式吗?
(译注:Dana是Scully的名字,全名是Dana Catherine Scully)

SCULLY: 就算我确实知道,我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走到门口,然后回过头。)

SCULLY:嗯,也许“肝蛭人”那件事……没有它我也能活得很好。
(译注:肝蛭人出现于第二季的第二集,说的是血吸虫受到辐射影响进化成了和人类似的生物。)

(她笑呵呵地走了出去。他也微笑起来。一会,Mulder和Melissa一起听Melissa被催眠时的录音。)

MELISSA RIEDAL-EPHESIAN ON TAPE: 我们终于在这一世相聚了。但这一次也只能是短暂的相遇。

(带子中她的声音哽咽着。)

MELISSA RIEDAL-EPHESIAN ON TAPE: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心酸的等待。

(她叹了一口气)

MELISSA RIEDAL-EPHESIAN ON TAPE: 我好想你

(Mulder关掉录音。)

MELISSA RIEDAL-EPHESIAN: 我不相信这些。

MULDER: 为什么?

MELISSA RIEDAL-EPHESIAN: 那些带子说在我们出生以前,就已经选择了我们该怎样生活,还有和谁生活在一起。这是个好主意……是个很美的想法。我很想去相信。

(Mulder很惊讶于她所说的话。)

MELISSA RIEDAL-EPHESIAN: 如果那是真的,我很想重新来过。我想结束这段毫无意义的生命。

(Mulder向前微倾,用南方口音和她说话。)

MULDER: Sarah...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没有任何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她低下头看着Kavanaugh的照片,然后又还给了Mulder。Vernon推开门看着他们,身后跟着他的信徒们。)

VERNON EPHESIAN: Melissa.…我们该走了。

(Melissa把Kavanaugh的照片撕成两半,沉默地走出去。Mulder叹了口气,抱着双臂靠在柜子上,感到深深的遗憾。)

MAN: 好了,都走吧!

(Scully走进来。)

SCULLY: 我刚才派人调查了七星圣殿教附近的情况,那里可能确实有一座碉堡。
--------------------------------------------------------------------------------

场景13
七星圣殿教
(Vernon的教徒们聚集在森林里。Scully的画外音。)

SCULLY: 这里不属于七星圣殿教的私有财产,所以B·A·T·F会在那里继续搜查。

(教里其他人跑出来欢迎他们归来的教主。)

GIRL: 妈咪!

FOLLERS:他们回来了!

(Vernon 费力的摆脱人群,和他的亲信们拥抱在一起。顺着他的视线,他们看到特警正仔细地搜索附近地区。Vernon回头望向Melissa,她正在漠然地看着地面发呆。)

--------------------------------------------------------------------------------

场景14
田纳西州 查塔努加市 联邦总部
(Mulder正在查阅地图,Scully坐在旁边。Skinner靠着桌子站在一旁。

SKINNER: Mulder探员,司法部长目前非常恼火,我们已经不能再对那里进行更深入的调查了。

MULDER: 在Ephesian的蛊惑下,他的信徒会相信F.B.I. 和A.T.F. 是魔鬼的军队,他们会遵循启示录中第十二章十七节的预言,为了“维护上帝的戒律和耶稣之证”而准备发动圣战。

SCULLY: 启示录上说秉承上帝信念的教徒将无坚不摧。

SKINNER: 你是说他会攻击正在附近搜索碉堡的A·T·F探员,而且坚信启示录上的预言?那他会赢吗?

MULDER: 我不敢说他是否真的对启示录坚信不疑…但他一定私藏了武器。

SCULLY: Ephesian也知道他无法与我们对抗。

MULDER: 如果他认为他无法打败恶魔的大军,他会藉牺牲自我和教徒的生命去对抗恶魔…牺牲自我,你明白吗?他会真的给予他们他所允诺的“永生”,我们最担心的事情也会成真。

-------------------------------------------------------------------------------

场景15
七星圣殿教

(一个壮汉推开门走进教中的圣堂,几个男人跟在后面鱼贯而入。)

MIGHTY MAN: 所有的信徒们,主会赦免你所有的罪恶,主会保佑你的灵魂。

(男男女女都聚在房间外的过道上,Melissa冷漠地看着那个壮汉。Vernon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进圣堂。)

MIGHTY MAN:所有的信徒们,主会赦免你所有的罪恶,主会保佑你的灵魂。

(Vernon站在讲台上,信徒们聚集在他身边。Melissa慢慢地靠过来。)

VERNON EPHESIAN: 弟兄们,世人若恨你们,不要为之惊讶。只要我们爱着彼此,我们便能跨越死亡,抵达来生。
(译注:原文为Marvel not, my brethren, that the world hate you. We know we've passed from death unto life because we love the brethren.。出自新约圣经中约翰一书的第三章。)

(窗外有两个全副武装的军警正在对屋子外面进行地毯式搜索。)
--------------------------------------------------------------------------------

场景16
田纳西州 查塔努加市 联邦总部
(B.A.T.F.探员正在对Skinner和两位探员大发雷霆。)

BATF AGENT: 不行,我不会撤出我的人,我们马上就能找到那些枪了。

SKINNER: 我只想让七星圣殿教那边能冷静下来。

(Riggins探员闯进来。)

RIGGINS: Ephesian已经把所有信徒召集到圣堂中。我们安在那附近的窃听器刚好收到了里面的情况。

(他把磁带塞进机器按下开关。)

VERNON EPHESIAN ON TAPE: 弟兄们,世人若恨你们,不要为之惊讶。

(可以从磁带中听到锁门的声音。.)

VERNON EPHESIAN ON TAPE: 只要我们爱着彼此,我们便能跨越死亡,抵达来生。我们将升入天堂,与上帝的慈爱同在。

(Scully意识到了什么,她急忙回身查资料。Riggins关上录音。)

RIGGINS: 后来的信号就受到了干涉,我们对其他事一无所知。

SCULLY: 看这里。约翰一书第三章中写到:“主为我们舍命,我们就从此知道了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其他弟兄舍命。”
(译注:原文为"He laid down his life for us, and we ought to lay down our lives for the brethren."此翻译来自92年版中国基督教协会发行的圣经全本。)

SKINNER: Mulder,交给你了。

(Mulder起身出发。)

--------------------------------------------------------------------------------

场景17
七星圣殿教

(一杯杯红色的液体从一个大桶里倒入杯中。)

VERNON EPHESIAN: 守神戒律者当被祝福,他们将得永生。

(大桶上清楚地标志着“剧毒”,不难想象那液体究竟是什么。人们开始分发药剂。)

VERNON EPHESIAN: 我的孩子们,不要仅仅用言语,更要用事实和行动去爱。

(Melissa端起一杯药剂。)

VERNON EPHESIAN:这样他们才能了解我们是正确的。

(看到特警们正在几码外的地方搜查,Vermon的亲信们砸碎窗户举枪向他们开火。B.A.T.F探员们立刻回击,但还是有一人被击中了。)

MAN #1: 趴下,快趴下! 赶紧把他弄走!

MAN #2: 停火!停火!

(Mulder和Scully下车,跑到一个探员身旁。)

MULDER: 有和里面联系到吗?

AGENT: 如果你管那个叫“联系”的话。

(他们弯下腰检查伤者的伤势。有人正拿着扩音器试着说服教徒。)

MAN:得立刻把伤者送走。

(镜头切到七星圣殿教内,Vernon的殉教行动正达到高潮,他慢慢踱过他的教徒们。)

VERNON EPHESIAN: “城外那些犬类、行邪术的……”

(每个人都一口气饮下毒药。)

VERNON EPHESIAN: “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

(在喝下毒药后,所有人都渐渐步入死亡。Vernon停在Melissa面前低头看着她。)

VERNON EPHESIAN: "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
(译注:以上皆为启示录第二十二章第五节)

(Melissa仰头看他,她的手指颤抖着,脸部扭曲,眼睛斜视,那是Sidney。镜头又切到外面,不知道是Mulder抑或是Sullivan Biddle, 脱下外套跑向里面。.)

SCULLY: Mulder, 回来!你会死的!

(镜头切到里面,一切都归于死寂,所有人都已经死了,他们的尸体七横八竖地摞在一起。 Melissa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身边全是死尸,只有她一个人被Vernon所救。她回过头,发现Vernon就站在身后,她哭了起来。Mulder在外面使劲把大门砸开。)

VERNON EPHESIAN: “穿越死亡……我将得永生。”

(他又递给她一杯毒药。Mulder冲进外面的走廊,试图阻止这一切。Melissa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广阔的原野。Mulder终于来到圣堂,他推开门,里面是一片集体自杀的惨相。他震惊地跨过一具具尸体来到讲台前,发现Vernon已经抱着一本圣经死掉了。但他根本没去看Vernon,而是看到Melissa抓着Sarah Kavanaugh撕碎的照片死在旁边。他拿起照片,伤心地哭起来。Scully和其他探员走进来,无言地看着Mulder。Mulder搂着Melissa的肩膀,抬头看到窗外一片金色的原野。Mulder的画外音。)

MULDER: 有时,我几乎梦见……

(他站在一片广阔的原野上。四野里没有人烟,微风拂过及腰的金色长草。他神色哀伤地看着手中的两张照片。)

MULDER:我也曾以圣者的方式度过了一生,
并再次踏上熟悉的人生旅途。
或许久远之前我曾在傲慢的自恃中逝去,
且在那次逝去中,如此热切地祈求着再赋予我一次机会,如此地……
较清晰的直觉告诉我,死亡并未完全抹去我的一生,
足够的零散残骸仍维持着模糊的记忆。
如今,仿佛再一次的,目标又已在望……
(Mulder手中的两张黑白照片非常老旧。一张上面是位内战时期的军人,另一张是一位同时期的美丽女子——它已经被撕成了两半。)

[THE END]


来 源: http://www.insidethex.co.uk/transcrp/scrp405.htm

共有279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记忆碎片5:流火
  • 下篇文章补充一个小知识:P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