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剧本译站



7X18 Hollywood A.D.

2020-9-12

作者: ……

 


HOLLYWOOD A.D.

翻译:annagao,梁山掌门


SPOILER

场景一
(屏幕是宽屏格式。动作片配乐。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士,扮演Mulder,正跑过一片黑暗中的墓地。躲闪着子弹,他跃过一块墓碑,坐在一片较开阔的草地上,然后向后滑了几下,正好用背部抵住墓碑,无目标的举手向身后开了五六枪。他查看弹匣。空了。)[注1]

男声:放弃吧,Mulder!你没机会的!

(摄影机向上摇,这位Mulder不是我们熟知的那位,而是由Garry Shandling扮演的。他双腿之间挟着一个看上去很廉价的陶碗。他在上衣里找着弹匣。没有了。看上去情况挺绝望。)

GS饰演的Mulder:可恶。

男声:到处都是我的狙击僵尸。

(确实如此。几个血淋淋、呻吟着的僵尸像狙击者似的站在几个墓碑后面,手中的来复枪瞄准了GS扮演的MULDER。那个男声属于一个身穿立领主教长袍的男人。他的名字是烟枪主教。他个子很高,年纪很大了,嘴里叨着根烟。他抓着一位红发女子作为人质,手臂圈着她的脖子。)

烟枪主教:我给你一个提议,你把拉撒路碗给我,我把Scully还你。

红发女子:Mulder!

GS扮演的MULDER:这个提议怎么样?你把Scully给我,我就不打破拉撒路碗打碎还把碎片塞进你屁股里,你这个抽烟的臭王八蛋。

(GS扮演的MULDER从墓碑后走了出来。碗被他高举过头。僵尸和烟枪主教都盯着他。我们看到了红发女子的脸。不是Scully,而是Tea Leoni扮演的Scully。她的肩膀上全是血。)

GS扮演的M:我打破拉撒路碗,你的狙击僵尸都要乖乖的回去当尸体。

(僵尸恐惧的呻吟。)

烟枪主教:你骗不了我的,Mulder。那个碗是你的圣杯,古老的陶凹中写着耶稣让拉撒路复活时说的话,2000年后还是能让死人复活,超自然的确实证据。你一打碎那碗,红发女郎就会没命。

(近景推向GS扮演的M,他正看着TE扮演的S。近景推向TE扮演的S,她也正看着GS扮演的M。这是一种无声的交流,不错。一个带有加州口音的僵尸走前一步,开始与GS扮演的M谈判。)

谈判的僵尸:拜托你,别打破碗,我不想回去当死人。没吃的,没女人,没舞跳,留下碗,我们就帮你干掉那个抽烟的傀儡,而你就能成为冥界新王。

(GS扮演的M看着TE扮演的S。她微微摇了摇头。)

GS扮演的M:我宁可在天堂服侍,也不在地狱统治。(I'd rather serve in Heaven than rule in Hell.)[注2]

(慢动作:GS扮演的M将碗高高地扔起。僵尸全把枪扔下跑去接那个碗。GS扮演的M跑向烟枪主教和TE扮演的S。当烟枪主教也跑去接碗的时候,TE扮演的S从他手中夺过枪,向马上就要接到碗的僵尸射击。GS扮演的M推开烟枪主教,抱住TE扮演的S。他们一起滚下山坡,掉进一具开着盖的棺材里,随后棺材盖就合上了。一片黑暗。有沉重的呼吸声。)[注3]

TE扮演的S:Mulder,那是你的手电筒,还是……你很高兴的躺在我上面。

(我们可以看到屏幕在晃动。这才明白我们是身处一间影院在看电影。观众们在笑着。)


DARRYL ZANUCK剧院
20世纪福克斯公司
好莱坞,加州

GS扮演的M:我的手电筒。

(棺材里,GS扮演的M打亮手电,映照出二人的脸。TE扮演的S微笑着动了动身子,GS扮演的M倒抽了口冷气。)

GS扮演的M:(明白过来了)哦,那个啊。

(观众们笑得更厉害了。)

GS扮演的M:七年来我一直在等适当的时候,Sully。

TE扮演的S:是的,可怜的Mulder,来吧。

(观众席上:Christ Carter正从一个像电影中那样的碗中拿爆米花吃。他正咧着嘴笑,还高兴地点点头。镜头向右推,我们看到了David Alan Grier和Minnie Driver。)[注4]

GS扮演的M:我爱你,Scully。没有如果……没有还有……或……

TE扮演的S:蜜蜂。

(二人深情接吻时大声的呻吟着。观众们在笑。接吻在继续,镜头则继续在观众席上推移,于是我们看到了Tea Leoni,Garry Shandling,和其他人,最后是Scully和Mulder。像其他人一样,他们都身着正装,Scully身穿黑色套装,Mulder则是燕尾服。Scully满脸恐惧地看着屏幕。Mulder则震惊不已。当亲吻仍在继续时,他痛苦的呻吟着,低头,用手捂住脸。当他抬头向另外一行的Skinner看的时候,他正灿烂的笑着,从他自己的“拉撒路碗”里吃着爆米花。Mulder盯着Skinner瞧了会儿,然后又看屏幕,TE扮演的S和GS扮演的M还在棺材里激情热吻着呢。SCULLY没有动。MULDER看上去特别绝望,无奈地垂下头。)

注释:
注1:他躲藏的那块墓碑上的名字是,Alan Smithee,这是个臭名昭著的假名,专供那些不愿意“认养”自己所拍烂片的好莱坞导演所用。导演协会(The Director’s Guild)的合同是不允许一位导演将他/她的名字从电影上抹去的——只有一种例外,就是当这位导演所拍的片子被拿去进行过非常多的从新剪辑或拼揍,而失去了他/她对其原本的拍摄方向,而完全不同于当初那部影片时。出现这种情况时,导演可向协会提出申请,如果申请批准了,他/她的名字就会被“Alan Smithee”所取代。

注2:取自《失乐园》中的“Better to reign in Hell than serve in Heaven”。

注3:在Shandling将Leoni抱住的那个镜头定住格,如果你眼力够好,会发现那个抱住Leoni的人其实不是Shandling,而是Duchvovny!

注4:David Alan Grier和Minnie Driver都在DD的片子《Return to Me》中出镜。

场景二
18个月前

(Skinner的办公室。MULDER和SCULLY坐在惯常的位置上,听着SKINNER说话。另外一个人坐在他们身后的沙发上。)

SKINNER:昨天有个小型管状炸弹炸穿华府天主教堂的地教,没有人员伤亡,没丢东西,也没有勒索任何东西的留言。

SCULLY:谁要负责?

SKINNER:没人。

(那位先生,差不多和Skinner一样年纪,注意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观察着Mulder和Scully,然后对着手中的迷你录音机说话。)

先生:她,Jodie Foster以无薪预算抚养孩子。他有如耶和华的见证者,与Harrison Ford的《Witness》中的形象很像。[注1]

(MULDER和SCULLY回头看了看他,然后又对视了一眼,最后看着SKINNER。)

SCULLY:基督教堂?那不是奥菲伦主教的教会?

SKINNER:对,奥菲伦的住所紧临地窖。

MULDER:谁是奥菲伦主教。

先生:(对录音机说,边说边向SKINNER点点头)或许是奥阿伦主教?[注2]

(手机响了起来,MULDER和SUCLLY更恼火了。)

SCULLY:呃……他是当今教会中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名字经常以第一位美国教宗的身份出现。

MULDER:哦,我——我不想短视,长官。但这看来根本就是ATF的恐怖份子行动。

先生:(对着录音机)“短视”。

SKINNER:是很像。

(MULDER再受不了这电话声了,回头看着那位先生。)

MULDER:你要接电话吗?

先生:我吗?

MULDER:对。

先生:我不想没礼貌。

(那位先生拿起电话。MULDER回过头看着SKINNER。)

MULDER:长官,这个人到底是谁?

先生:(对着电话)喂?

SKINNER:这位是Wayne Federman。我大学时的老朋友,他现在在好莱坞做编剧,他正在写以调查局为基调的电影。他请我给他通路。

SCULLY:编剧?

WAYNE FEDERMAN:其实是编剧兼制片。

MULDER:那其实是妨碍兼讨人厌。

WAYNE FEDERMAN:(挂断电话)哟,哟,哟,Mulder探员,我没有要抢你的饭碗.我只是为了程序上的味道来的,只是想尝尝。

(MULDER停了一会儿,盯着WAYNE FEDERMAN。)

MULDER:我听不懂你刚才说什么。

WAYNE FEDERMAN:呃,Skinman告诉我你的特长。

(MULDER看着SKINNER,他耸了耸肩)

WAYNE FEDERMAN:他说你碰到事情或许有点疯癫,或许有点像“Star Trek”,那正是我拍本片所要的气氛,“沉默的羔羊”遇见“万世流芳”那一类的,很美。我不会碍你的事,我是绝对的“海森伯格”,我是全像。[注3]

(MULDER痛苦地向SCULLY笑了笑,然后听着SKINNER安排指令时,无奈地用手支着额头。)

SKINNER:Mulder探员,Federman先生今天会陪你到天主教会观察本案,你要把他当成我的朋友,或调查局的朋友礼遇及保护。Scully探员,早上这边需要你帮忙。

(Federman笑了。MULDER则可怜巴巴地看着SKINNER。)

MULDER;长官,我是不是把你惹得特别火大?

注释:
注1:Scully被称为“茱迪·福斯特以无薪预算抚养的孩子”——早在X档案人物设定期间,Scully探员就是被设定为《沉默的羔羊》中茱迪·福斯特所扮演的联邦探员的风格。Mulder被称为“耶和华的见证者,与Harrison Ford的《Witness》中的形象很像”——哈里森·福特的《Witness》是DD在一脱口秀节目《Who Wants to be A Millionaire》中答错问题的答案。

注2:奥菲伦的名字是“O’Fallon”,Federman说的奥阿伦的名字是“Oh-Fallen”(哦,堕落),我想他指的应该不是一个什么主教,而是故意将读音拉长。]

注3:有报道说,DD在上大学的时候曾对海森伯格理论很着迷(测不准原理——事实上Federman用错内容了,所以Mulder才很痛苦地向Scully笑了一下)。同时,在“The Duchovny Files”一书中,有一章的名字就叫“海森伯格理论”。

场景3

(MULDER 与WAYNE FEDERMAN在一座大教堂前停下车。对话在继续。)

WAYNE FEDERMAN: SCULLY与你是不是不只是拍档关系?

MULDER: 够了,WAYNE。

WAYNE FEDERMAN: 哦,好的。

(两个人下车进入教堂。两个修女经过门口。Autumn? Nanchita?)[注]


华盛顿,基督教堂

(指针指着9:20,又或者是3:45。过了一阵,在教堂里面,MULDER 正与一位与众不同的红衣主教 O'FALLON谈话。WAYNE FEDERMAN跟着他们边走边谈。)

MULDER: O'Fallon主教,你想到有什么人会对你不利吗?

O'FALLON:教会一向都有敌人。

MULDER: 炸弹的威力只够炸毁墓室。里面有什么东西值得破坏吗?

O'FALLON:没什么,只是骸骨、文物、圣物,还有文献,放在这里容易保存。我把它当作上帝的冰箱。

WAYNE FEDERMAN: 这句话说得好!

O'FALLON:谢谢。

WAYNE FEDERMAN(自言自语地复述一遍): 上帝的冰箱。

MULDER:住嘴!

O'FALLON:对外人来说都是一钱不值的东西。但对教会来说,那是无价宝。像古代的祷告文本,中世纪的圣物。

(他们沿着楼梯向下走。)

WAYNE FEDERMAN: 耶稣的裹尸布呢?

O'FALLON:没有。但我们有圣彼得的浴袍。

WAYNE FEDERMAN: 你是开玩笑吧?

O'FALLON:对。

WAYNE FEDERMAN: 这句话说得好。

MULDER(警告他):住嘴,WAYNE!

(他们进入一个黑暗的、十字网状的墓室。)

MULDER:谁会下来墓室这里?

O'FALLON:我自己。墓道有半里那么长。(他开了灯)我喜欢吃午饭时来这里散步。

(他们向四周望去,只见墓室一角堆满了瓦砾。)

O'FALLON:炸弹就在这里爆炸。

MULDER:我直觉觉得这是恐怖活动,多半有杀人意图——

(电话响起来了。MULDER责备地盯着WAYNE FEDERMAN。WAYNE FEDER不好意思地拿出手提电话。)

WAYNE FEDERMAN: 不是我。我想是你。

MULDER:抱歉。(他拿出自己的电话)不是我。

O'FALLON:让我看看。(拿出他的电话)不是我,这里一向收不到讯号的。

(电话响个不停。MULDER在一堆瓦砾旁边跪下来,拨开碎石,从一具死了很久的尸体上找到了电话。)

WAYNE FEDERMAN: 会是圣犹大的手提电话吗?

(MULDER看看尸体的面孔。)

MULDER:不,是Micah Hoffman的。

(MULDER按了按瓦砾堆里那个NOKIA手提电话,上面显示的名字正是Micah Hoffman。)

注:Autumn、Nanchita:这两个人是OBSSE的成员,OBSSE的意思是ORDER OF THE SAINT SCULLY THE ENIGMATIC,是一个把GILLIAN ANDERSON飾演的角色Scully的一言一行當作聖人的言行來膜拜的一群人所組成的網站;或者是一群認為Scully受盡人間苦難的影迷組成的解救小組。这应该是DD拿SCULLY开玩笑。]

场景4
ADAMS MORGAN区
首都华盛顿

(MULDER与SCULLY 正走在一条住宅区的街道上,后面紧跟着WAYNE FEDERMAN.。)

MULDER: Micah Hoffman, Willie Mays,和Frank Serpic都是我心目中的圣人,SCULLY。[注1]

SCULLY:当然,不过当年我太小,嗯,他好像跟Jerry Rubin和Mario Savio一样是60年代校园激进分子。[注2]

MULDER:对,60年代的反建制运动,Micah Hoffman是中坚分子,他是“气象员”的最早成员,也是第一代Yippie,他写的诗比Ginsburg好,亦是Columbia棒球队的正选游击手。[注3]

WAYNE FEDERMAN: 到了70 年代,他好像变得低调了?

MULDER:对,Altamont音乐会后,他就销声匿迹。

WAYNE FEDERMAN: 全推在the Stones(滚石乐队)身上,我真不明白。

(他们来到一座公寓前面。)

MULDER:应该是这里了。

(MULDER开始用“自己的工具”开锁。)

MULDER(问SCULLY):SKINNER今早要你帮他干什么?

SCULLY:只是文件工作。

WAYNE FEDERMAN: 呃——

(他给MULDER一副“我知道了”的表情,然后把手指向上放在嘴唇上,又指指门锁。MULDER装作看不见——SCULLY也是。接着MULDER把门开了。)

SCULLY:MULDER,我们应该先申请搜查令。

WAYNE FEDERMAN(讽刺地): 只是违反宪法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他们进入了公寓。里面有各色古怪的家具、艺术品、制造炸弹的工具。)

MULDER:哇!

WAYNE FEDERMAN: 这是风水。

SCULLY:我不想诋毁你的偶像,但看来Hoffman是给自己制造的炸弹炸死的。

WAYNE FEDERMAN:由灵修变成制炸弹。

(MULDER瞟了他一眼。)

MULDER:我知道Hoffman是个陶艺专家——

SCULLY:看来他也是个书法家哩。看啊,MULDER,这里有阿拉伯树胶和氢氧化钠(SCULL抗拒地拿开嗅着的瓶子),这可以令纸和墨加快变黄变旧——是伪造者使用的惯技。

WAYNE FEDERMAN:由反建制变成伪造者。

MULDER:你再说一句我就拔枪!SCULLY,看看这个。看来是宗教文献,你懂希腊语吗?

(他们看着一些写满外国文字的羊皮纸。)

SCULLY:生疏了。但看来是散失的福音——是马利亚福音。还有讲述耶稣复活后在世上的事迹。[注4]

MULDER:复活后?

SCULLY:对,是异端经文,应该说是神话。但是一直传闻有在世上流传。

MULDER:Hoffman怎会有些异端的宗教文献?

SCULLY:问题是他干嘛要伪造这些东西?

WAYNE FEDERMAN:不,“探员们”,问题应该是O'Fallon主教手上会否有Hoffman伪造的经文?

(他们俩猛地抬头,有点吃惊地望着他,然后对望一眼。)

WAYNE FEDERMAN(羞怯地):不一定要“气象员”才懂得观察风向的。

(MULDER盯着他。WAYNE FEDERMAN自卫地举起双手。)

WAYNE FEDERMAN:别开枪!

注释:
注1:Willie Mays是与贝比鲁斯(Babe Ruth)齐名的著名棒球手,以660支全垒打排名MLB历史最佳全垒打王第三,仅次于汉克阿伦(Hank Aaron,755支)和贝比鲁斯(Babe Ruth)。Frank Serpico是个专门单独打击警队内部犯罪的邋遢,长发,大胡子,不修边幅的牛仔式的纽约警探,al pacino1973年演过,还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

注2:鲁宾,美国激进主义者,青年国际党创始人之一;作品:Do it。马里奥·萨维奥(Mario Savio)——60年代著名的学生运动领袖,64年9月24日,作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年仅22岁的哲学系学生,他和阿特·戈登堡(Art Goldenberg)等发起并领导了校园“言论自由”运动(Free Speech Movement),抗议学校当局禁止在校园内谈论民权运动和发表反越战言论。10月1日到2日,加州政府出动国民警卫队前来制止,学生与警察对峙长达32小时,一些学生运动领袖被逮捕,反文化运动的序幕由此而拉开,以后逐渐蔓延到美国其他所院校及学校以外的地方。1968年,该运动因马丁·路德·金和罗伯特·肯尼迪遇刺、越战的不断升级而达到高潮。

注3:YIPPIE (美)易皮派的一员(指政治上活跃的、激进的“嬉皮士”团体的成员)

注4:Gospol of Mary:Mary指Mary Magdalene(蒙大拿的玛利亚),最初是个妓女,后来曾與其他門徒一同追隨基督,親見基督被釘死。復活日清晨,復活的基督首先顯現給她。而玛利亚福音书是流传下来的传说,据说她曾写过一本福音,但也有人称根本没有这么一本福音。

场景五

(稍后,Mulder和Wayne Federman再次回到教堂的地下室。Mulder手中拿着手电筒。)

WAYNE FEDERMAN:我喜欢你们工作的方式,不用搜索票,不用许可,不用研究,你们就像有枪的片厂主管。

(Mulder没理他。)

WAYNE FEDERMAN:我应该称呼你Mulder探员或Mulder先生?还是你有外号之类的?

(他们听到轻微的卡嗒声。)

MULDER:嘘。

WAYNE FEDERMAN:像是Skinman?

(Mulder依然不理他,环顾着地下室。)

WAYNE FEDERMAN:别理我。

(Mulder就是这样做的。)

MULDER:那是什么?好像Scully在Hoffeman家认出同一本福音书。

FEDERMAN:这是伪造的?还是真的?

(他们看到另外一份羊皮稿。)

MULDER:没有真的玛利亚福音书,原始的就是假的。

FEDERMAN:好,那这真是假的?还是假装是假的?

(手机铃声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WAYNE FEDERMAN:是我。

(Wayne Federman走到一边讲电话。Mulder用嘴咬着手电,端详着手稿。)

WAYNE FEDERMAN(讲电话):喂,没什么新消息。不,我听得到,只是你的声音……声音破破的,我只听到一个音节。

(Wayne Federman走过地下室,一个头骨从他脚前跳开,好像是怕被踩到。)

WAYNE FEDERMAN(讲电话):别吼,吼对状况没帮助。

(Mulder仍然兴致极高的看着面前的羊皮纸。)

MULDER:嗯。

WAYNE FEDERMAN(讲电话):讲就是了,你断断续续的,不,我给你打,好。(开灯)我跟你说,我正在穿过地窖。

(令人毛骨悚然的琴声——风琴或钢琴。卡塔声又响了起来。Wayne Federman看着一双大腿骨从他面前跑过去,倒抽了一口冷气,手电筒也掉在地上。一个人头骨颤抖着,上下咬合着,手骨则跳着舞。一只手骨拿起掉在地上的手电筒跑掉了。Wayne Federman敬畏地盯着。)

WAYNE FEDERMAN: 哇。

(这些骨头们在互相合作着拼起一只碗。)

WAYNE FEDERMAN(惊讶地):我的天。

场景六

(餐馆内。Wayne Federman坐在Mulder和Scully中间。他们两人喝着咖啡,他则要了杯果汁。)

(注意:Mulder用自己的手“走”去拿咖啡。)

SCULLY:Wayne,我相信里面很暗,而你的眼睛在作怪,你受到地窖和墓园发生的鬼故事和恐怖片影响,于是产生幻觉,看到想把碗修复的跳舞骨头。

WAYNE FEDERMAN:我没产生幻觉,那是机械式的或电脑合成。(C.G.I)

MULDER(笑着说):Federman,那不是电影那是真实人生。

WAYNE FEDERMAN:差别在于?

(他们没说话。)

VAYNE FEDERMAN:我抓到我要的味道了,感觉你们的大力相助。我有部电影要写。

MULDER(惊讶的):你要走啦?你不想查出真相吗?

VAYNE FEDERMAN:不是特别想。

MULDER:你知道有时候真相比虚构故事还怪。

VAYNE FEDERMAN:虚构比真相快,而且便宜,要听我的建议吗?你们俩都疯了。

MULDER:为什么那么说?

WAYNE FEDERMAN(对MULDER说):你疯了,因为你相信你相信的事;(对SCULLY说):而你疯了,因为你不信他相信的事。交给你们了,谢谢。

(他走了。)

MULDER:我已经开始想念他了。

SCULLY:你知道,Mulder,我知道Federman在跟你胡扯,所以提这件事我真的很犹豫,可是这个故事让我想起拉撒路碗。

MULDER:拉撒路碗?

SCULLY:我们在天主教学校里有个怪修女,卡拉汉修女,我们叫她鬼魅修女,因为她老是说可怕的故事。

MULDER:变态修女,我喜欢的那一型。

SCULLY:她曾拿起一块里面有锈铁钉的旧木头,她会说这是钉着基督手腕的十字架,或是让我们看一小瓶红色液体,然后说那是施洗者John的血之类的。[注1]

MULDER:在今天她会坐牢的,你晓得的。

SCULLY:她会述说耶酥让拉撒路复活的故事。她说有个老妇人是拉撒路的阿姨之类的。[注2]

MULDER:拉撒路的阿姨?

SCULLY:她会在附近的轮子上转一个粘土碗,她说基督的话让死人复活的咒语,就记录在陶器的粘土凹槽中,就像音乐录在胶片上一样。

MULDER:看吧,谁说在天主教学校学不到好的科学,骗人的。

SCULLY(笑了,手拿着一片陶片):鬼魅修女说粘土中的话仍然有复活的力量,就像耶酥让拉撒路复活。

MULDER(微笑着看她):你说出这种故事很酷,Scully。我会叫Chuck跟你在我的办公室碰面,看粘土上是不是有基督最畅销的歌曲,我要再去见见奥菲伦主教。[注3]

注释:
注1:John:他是匝加利亚和依撒伯尔所生的儿子,耶稣时代的一位宣道者。曾有不少的青年慕名而来,成了他的门徒。大约在公元二七、二八年间他离开家乡,去到约旦谷南部的山区,度一种精修刻苦的生活,他的服装及生活方式,使人联想到古代著名的先知厄里亚。他宣讲悔改的道理,使人准备迎接最后的审判;并且预告有一位比他更强的人要来,他本人连给他解鞋带都不敢当。他不但给人宣讲,而且还施以洗礼,是以教会自古以来便称他为「洗者若翰」。他对那些向来仗恃亚巴郎,自信必会得救的犹太人明言,除非他们真心悔改,否则必将遭到永远的惩罚。耶稣自己在传教之始也接受了若翰的洗礼。其后当若翰被黑落德·安提帕逮捕入狱之后,他亦曾与耶稣接触。史家若瑟夫记载,若翰坐监及被杀的地点是死海东岸的玛革洛堡垒。他的不少弟子在老师死后成了耶稣的门徒。

注2:Lazarus:拉撒路,被耶酥复活的乞丐?和尚?穷人?

注3:Chuck Burks:全名为“Charles ‘Chuck’ Burks”,在实验室工作,是Mulder的朋友,同时也是Mulder和Scully的消息来源之一。他的性格有些像Mulder,不过比Mulder更加勤奋,而且有比较硬的科学底子,他经常被派去帮助探员解释奇异事件,不过对于Mulder和Scully的帮助多数是非官方的。多说一句,后来Mulder不在以后,Chuck成为了Scully主要消息来源。

场景7

(MULDER的办公室。SCULLY正看着CHUCK BURKS在用古怪的激光仪器检查着一些陶瓷碎片。)

CHUCK BURKS:空气里面是有音乐的。所有事物都会振动,所以都有声音。像街道、内脏、器官和电等,我来示范一下。红色这部分是我的声音,黄色的是我们习惯不去听的环境声:硬件的转动声、MULDER按停三级片的声音,还有街上的声音,一切我们不知道自己听得到的声音,都可以用这部仪器听得到。

(他在耳筒里听到了一些声音。)

CHUCK BURKS(惊讶地): 哇!

SCULLY:什么声音?

(CHUCK BURKS脱下耳筒,让SCULLY听里面振动的声音。)

SCULLY:哇!

CHUCK BURKS: 谁造的?

SCULLY:不晓得。要么是叫Micah Hoffman的伪造者,或者是当年耶稣身边的人。

(CHUCK BURKS笑了一下,随即发现她不是在说笑。)

CHUCK BURKS: 造这东西的人一定是个音乐天才!所有音调同时震动,简直是天籁!

场景8

(基督教堂。MULDER把羊皮碎片递给O'FALLON主教,很虔诚的样子。)

MULDER:可以翻译给我听听吗?

O'FALLON:你在墓室里找到的?

MULDER: 对。

O'FALLON(念道):耶稣把他所爱的马利亚抱入怀中,并非神和人的拥抱,而是男和女。耶稣对马利亚说,爱这个身躯,它是我们感官所能看到的全部灵魂——

(MULDER给他更多的碎片。)

MULDER:这些呢?

O'FALLON:这些似乎是正本的复制品。

MULDER:又或者说是草稿。

O'FALLON:怎么可能呢?

MULDER:全部都是伪造的,先生。你是跟Micah Hoffman买的吗?

O'FALLON(羞愧地):我以为是真的。

MULDER:我明白。Micah Hoffman的技术很高超,我拍档拿去分析,跟真的没分别。纸、墨、字迹和措词都是真的。Micah Hoffman也是炸弹专家,您知道他为什么拿着炸弹进入墓室吗?

(O'FALLON主教摇摇头。)

MULDER:您想到什么人会想杀Micah Hoffman吗?

O'FALLON:想不到。

MULDER:您为什么把文献藏起来呢?

O'FALLON:Micah Hoffman拿来给我看时,呃……我以为是古经文。我们的专家确定后,我很震惊。我爱的耶稣跟经文里面的不一样。

MULDER:于是您买下来是为了把它藏起来?

O'FALLON:我不想其他人像我那样绝望和愤怒。我想维护一些本来不需要我维护的人。

MULDER:为什么您不索性把文献销毁?

O'FALLON:我以为是真的,我很憎恨和鄙视这些经文,我想销毁它们,但我做不到。上当不算是犯罪吧?

MULDER:如果算是犯罪,我早被判终身监禁了。

场景九:

(SCULLY坐在MULDER的桌子旁。电话响起。)

SCULLY(讲电话):SCULLY。

MULDER(讲电话):嘿,Scully,是我。你能帮我解剖Hoffman吗?

SCULLY(讲电话):为什么?

(MULDER正在开车。外面下着雨。)

MULDER(讲电话):我觉得Hoffman在死前就死了。他用那些伪造品勒索O’Fallon,或许O’Fallon报复了。

SCULLY(讲电话):Mulder,这个碗,你的朋友Chuck Burks说它有他从没看过的特性。

(MULDER的电话有来电音。)

MULDER(讲电话):如果……等等,我有另外一线。

(MULDER转到另一通电话上。)

MULDER(讲电话):喂,Mulder。

(Wayne Federman正开着他那辆红色敞篷车在阳光灿烂的加州公路上飞驰。)

WAYNE FEDERMAN(讲电话):Mulder探员,我是在洛杉矶的Wayne Fedderman。

MULDER(讲电话):我不能谈案情,你知道。

WAYNE FEDERMAN(讲电话): 没关系,Skinman让我当圈内人(一直在告知我进展)。听着,你想让谁在电影里演你?

MULDER(讲电话,惊讶的):我也在电影里?

WAYNE FEDERMAN(讲电话):根据你改编的角色,比较像是混合体。

MULDER(讲电话):稍等一下,Wayne。

(Mulder又转回同Scully的那条线。)

MULDER(讲电话):嘿,鬼魅修女,我得接这通电话。

SCULLY(讲电话):我解剖之后打给你。

MULDER(讲电话):谢了。

(Mulder转回同Wayne Federman的通话。)

MULDER(讲电话):Richard Gere怎么样?[注]

(Wayne Federman大笑起来。)

WF(讲电话):对,好,说真的,如果我跟你说“Garry Shandling”呢?

MULDER(讲电话):Wayne,你声音破破的,听起来好像在说“Garry Shandling”。

WF(讲电话):Garry Shandling签约演出改编自你的混合体,还有Tea Leoni饰演改编自你搭档的混合体。你这只种马,片名叫《拉撒路碗》。

MULDER(讲电话):你怎么知道拉撒路碗的事?

WF(讲电话):Skinman啊。Shandling和Leoni想认识你们,抓到你们的味道,那是演员干的事。花我们的钱到片厂来,我们会热情款待。

MULDER(讲电话):嘿,谁……谁在电影里演Skinner?

WF(讲电话):Richard Gere。

MULDER(讲电话):Ri……Ri……

(一声巨响,Mulder要么是撞上了什么东西,要么是车胎爆了。)

注释:
注:在X档案当初刚开始拍摄的时候,Duchovny曾被几本杂志称为“年轻的李察·基尔”或者是“和基尔很像”(虽然我不这么认为)。后来,David在拍片期间曾经参加过一个周六的晚间现场节目,当时的节目是邀请演艺界模样相仿的明星作脱口秀。David在当时模仿李察·基尔。

场景十:

(停尸房。Scully在为Micah Hoffman验尸。)

SCULLY:头骨碎裂和表皮擦伤,初步符合脑震荡力量的损伤,我现在秤心脏,还算正常,虽然有点大。

(在她抬头去看秤表的时候,她身后的尸体坐了起来,Y型切开口处的皮肤晃啊晃的翻了下来。)

MH的尸体:等你弄完以后,我还需要那个。

(Scully看到MH的尸体和她说话,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SCULLY:哦,我的上帝。

MH的尸体:呼哈。

SCULLY:你是谁?

MH的尸体:我就是我啊。

(Scully小心翼翼地想用解剖刀捅他。他阻止她,她就把刀掉了。)

MH的尸体:不行……宝贝。[注]

(Scully盯着他,跪下去捡解剖刀。一不小心划破了手指。)

SCULLY:哦,可恶!

(等她看过自己流着血的手指,又抬起头来的时候,尸体已经老老实实的又躺回解剖台上去了。Scully看上去有点犹豫不决。她低下头处理自己的手指。)

注释:
注:原文为“Noli me tangere”意为“别碰我”(Touch me not),这是当耶酥从墓中复活时,对蒙大拿的玛利亚所说的话。[“别碰我,因为我还未回到天父身边。”(Touch me not, for I have not yet returned to the Father.)]

场景11

(验尸房。MULDER走过一张放尸体的铁床,走到SCULLY旁边。她望着刺破了的手指,陷入了沉思。)

SCULLY(对着录音机):跟震荡造成的伤痕吻合。我现在量度——

MULDER:你有什么发现?

SCULLY:Micah Hoffman的胃里有少许红酒和马钱子碱。

MULDER:肯定是领圣餐的那些酒,我想。

SCULLY:嗯

MULDER 我认为是O'FALLON主教将Micah Hoffman毒死后把尸体放在爆炸现场以作掩饰。

SCULLY:有可能。

MULDER:我可以拿到拘捕O'FALLON的手令。

场景12

(一小群人坐在烛光闪烁的教堂里,O'FALLON主教正在做弥撒。MULDER与SCULLY走了进去。)

O'FALLON:你是活在真理的神,亘古以来高高在上地活着……

(SCULLY拉住了径直走上神坛的MULDER。)

SCULLY:MULDER……我们等他做完弥撒,好吗?

(MULDER与SCULLY站在教堂的一边。MULDER看着O'FALLON,SCULLY则走到神坛一边,那里有个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像。她跪下来祈祷。)

O'FALLON:替你造的物注满幸福,引领所有人感受你喜悦的生命。我们跟随天使高歌颂赞你的荣耀。至高无上的神,拥有无比大能的神,天国和地上充满你的荣耀。我们诚心赞美你。赞颂祝福以主为名的你,诚心……

(SCULLY望着神像,突然看到是Micah Hoffman被钉在那里。他身上没有了爆炸造成的伤口,他向下望着她。)

MICAH HOFFMAN:完结了。(原文是“Consummatum est”,即“It is finished.”。)

(SCULLY望了望十尺以外的MULDER,但是他在看着O'FALLON主教。当SCULLY望回神像,她却又看到了是耶稣的像。她不敢肯定到底自己看到了谁。)

O'FALLON:…… 耶稣基督,你对门徒说。,“我给你们留下平安,赐予我的平安”不要只看着我们的罪。

(SCULLY走向MULDER,他什么也没看到。)

SCULLY:采取行动吧!

O'FALLON: ……赐我们天国的平安,阿门。

(MULDER对着O'FALLON宣读他的权利。)

MULDER:O'FALLON主教,你涉嫌谋杀Micah Hoffman。现在我们要拘捕你,你有权保持沉默。

(当MULDER给O'FALLON主教带上手拷,SCULLY看见一个人走进教堂的走廊。)

SCULLY:天哪!

MULDER:……说的话会作为——

SCULLY:MULDER,你见到我见到的吗?

(MULDER望向走廊。)

MULDER;我见到了。

SCULLY:那是Micah Hoffman吗?

O'FALLON:对。

(Micah Hoffman笑着走向他们。他的身体完好无损。)

场景十三

(Skinner的超~~~近景,他大声斥责的样子使我们觉得自己尤其渺小。)

SKINNER:误认尸体,和之后未经要求的解剖。

(Mulder和Scully坐在Skinner的办公室中接受着斥责,想为自己辩护。)

SCULLY:长官,死者看起来很像Hoffman。他身上还有Hoffman的证件。

SKINNER:Scully探员,如果我带着玛莉莲·梦露的皮包,你会假设我跟甘迪睡过吗?

(Scully没说话。)

SKINNER:Mulder探员,调查局向来以办案迅速自豪,但这是头一回……希望你跟我一样骄傲,我们曾企图追查一起被害人还活蹦乱跳的凶杀案。

MULDER:有个炸弹爆炸,犯了罪,有一具好像没人在乎的尸体,O’Fallon不是太友善,而Hoffman至少犯下伪造和勒索罪。

SKINNER(站起来,为了加重语气而敲了敲桌面):Mulder探员,不准你烦O’Fallon了,也不准你再烦Hoffman。Scully探员,把你动不动就拿起的解剖刀收起来。最好的情形是你们可以保住工作,最惨的是O’Fallon和教会对调查局提起难堪的诉讼,由你们两主演祭羊。目前,我强迫你们休假四周,即刻生效,等候检讨。

(稍后,Scully和Mulder走进Mulder的办公室。)

MULDER:我想李察·基尔的事让Skinner冲昏头了。

SCULLY:我们不办这个案子了,Mulder。

(Chuck Burks依然在办公室里研究那个碗。)

CB:兄弟们!我从你那个陶器里找到很棒的东西。

(录音中一个男性的声音在说着一种外国语言。)

CB:层积在周围声音底下,喏,猜猜那是什么语言。

(Mulder累了。他这一天够受的。)

MULDER:Chuck,我今天够衰了。

CB:是不通用的语言。我找了语言学家来听录音,那是亚拉姆语。

SCULLY:那是基督说的语言(她抬头看MULDER),你那位语言学家有翻译吗?

CB:他有,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大略翻译为“我是海象,我是海象,保罗死了,咕咕卡楚”。(SCULLY郁闷了。)亚拉姆语中没海象这个字,所以字义上是说“我是有胡子,像母牛的海兽。”

MULDER:第二部分呢?

CB:第二个部分怪一点,这边。

(他在录音机上放出第二部分。)

SCULLY:那是什么?

CB:好像是有人在命令另一个人复活。

SCULLY:拉撒路?

场景十四

(Micah Hoffman公寓)

MH:我变成了耶酥基督。

(他大声笑着。Mulder看了Scully一眼,他们肩并肩坐在一张很低的沙发上。)

MULDER:我变成了怀疑论者。

(三个人说话的时候,镜头不断的在他们身边环绕拍摄。)

MH:我在亚特蒙事件后四处游荡,我在想是要认输,念法学院,还是继续抗争,成为丑闻宗教文件的伪造者。

MULDER:我相信那是每个有才华的美国青年面对的选择。

MH:我从大学就认识O’Fallon,他是我的神学教授。

MULDER:哥伦比亚大学?

MH:对,他是个正人君子,但是却对诞生于不尊重人类动物的基本教义抱持极度的骄傲与责任感,他信上帝,但不信人,还有人类选择活在自由中的能力,他脑袋里有基督,但心中没有。

SCULLY:于是你就在膺品中创造出比较适合你特有的世界观的基督?

MH:对,但在写得像基督以前,我必须成为他,就像扮演某个角色的演员,成为那个角色,于是我沉浸在耶酥基督中,不只是教会和教义,还包括他这个人。他那个时代的风俗,语言、气氛,基督的感觉。

SCULLY:那为什么O’Fallon和长老们(Elders)不到教会之外找人鉴定?

MH:因为赝品会让教会身败名裂,他们不能冒险曝光,但后来我突然感觉到很怪的事。

SCULLY:悔恨?

MH:是转变,Scully探员,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将Saul变成Paul的闪电,有一天我不只假扮耶酥基督,我还成为了他。那就是我炸掉地窖的原因,赝品太亵渎了,需要被毁灭。

(MULDER递过电话。)

MULDER:你的行动电话怎么会在地窖的死人身上?

MH:神的作为很神秘。

场景15

(MULDER的公寓。深夜,MULDER躺在他的沙发上看着《天外来客星球九号》(《Plan Nine From Outer Space》),一部低劣的科幻电影。他在跟着念对白——很明显,他非常熟悉这部电影。)

MULDER与电视:他们懂思考,我们就有麻烦。但他们不懂思考,是死人。是我们用电极使他们站起来的……

(有人敲门。)

MULDER:门没锁。

(进来的是SCULLY。)

MULDER与电视:有些事很奇怪,懂思考的地球人……

(MULDER坐起来,腾出位置让SCULLY坐在他身边。电影继续着。)

电视:……这样怕那些不懂思考的死人。

MULDER:你也睡不着?

SCULLY:《天外来客星球九号》?

MULDER:对,这叫做ED WOOD调查法。这部戏幼稚低能,将意识批判头脑催眠,从而腾出右脑进行飞跃的联想,脑海里开始出现Hoffman与O'Fallon,这就是他俩之间的典型关系,Hoffman的耶稣和O'Fallon的犹大,或Hoffman的耶稣和O'Fallon的审判官,或Hoffman的耶稣和O'Fallon的圣保罗。

SCULLY:或Hoffman的小鸟必必和O'Fallon的郊狼。

(她嘴角弯弯,MULDER大笑起来。电视机里,一具死尸从地里站起来。)

SCULLY:MULDER……

MULDER:什么?

SCULLY:有可能Hoffman真的是耶稣吗?

MULDER:你在取笑我吗?

SCULLY:不。

MULDER:我想不会,但疯子可以很有说服力。

SCULLY:对,我知道。

(他们都笑了,MULDER被打了一下。)

SCULLY:或者真正的信念其实是一种疯狂。

MULDER:你在说我吗?

SCULLY(强调):不!我在说自己,还有ED WOOD。

MULDER:坏钟也会每年有730次是准确的。

(他们看着电影。屏幕上,一只女僵尸走向镜头。)

SCULLY:多少——

MULDER(不等她问完就答了):42次。

SCULLY:这部戏你看过42次?!

MULDER:对。

SCULLY:你不觉得可悲吗?我可觉得可悲啊。

(他们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电影继续着。两个男人在研究一份地图。)

男角甲:你去过好莱坞吗?

男角乙:几年前去过两次。

男角甲:你明天一早就要去那里。离好莱坞不远有个小镇叫San Fernando,有报告说有飞碟在那里低飞。

MULDER:我们有四周停职休假,百无聊赖,而Wayne Federman邀请我们去洛杉矶看他们拍戏,我们去晒晒太阳吧!

(她抬头望着他,他笑了。)

MULDER:SCULLY?

(屏幕里,一只飞碟摇摇晃晃地飞过。)

SCULLY(放弃了):加州,我们来了!

场景16

(MULDER与SCULLY走在一条看似波士顿城的街道上。背景是欢快的好来坞式的音乐。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按着铃经过他们身边。他们的领路人带他们穿过一道低低的门,于是他们来到一处看似墓地的场景。摄像机很多,穿着戏服的人成群,起重机在搬放着“墓碑”——到处乱乱的。“僵尸”们在练习着呻吟与行走。MULDER向SCULLY笑笑。他们看来有点格格不入。当然啦,他们还是穿着标准的西装啊。WAYNE FEDERMAN走过来迎接他们。)[注]

第八场
20世纪FOX公司
好来坞,加州

WAYNE FEDERMAN: 探员们!很高兴你们能来。

(他在MULDER脸上吻了一下[MULDER有点不满],然后迎向SCULLY,不过只握了握她的手。)

WAYNE FEDERMAN: 我介绍你们认识扮演你俩的演员。Garry Shandling,,Tea Leoni,这是MULDER探员与SCULLY探员。

(GARRY SHANDLING与TEA LEONI从椅子上站起来,向MULDER与SCULLY问好。大家握着手,纷纷打量着对方。TEA LEONI脖子上挂着个大大的十字架。)

MULDER:幸会。

SCULLY:你们好。

GARRY SHANDLING: 幸会。

TEA LEONI: 很高兴见到你们。

MULDER:我是你的影迷。

(MULDER在TEA LEONI面前表现得有点害羞。两位女士都发现了。真有趣!)

TEA LEONI: 不是说笑吧?

(静了一下。MULDER注意到GARRY SHANDLING正研究着MULDER的下身。TEA LEONI对SCULLY说话。)

TEA LEONI: 既然你来了,或者你示范一下穿着高跟鞋怎样跑——

(她指着脚上的两寸高跟鞋,SCULLY却穿得轻轻松松的。)

TEA LEONI: 来这边。这对高跟鞋真要命!

(TEA LEONI走到了不远处。SCULLY,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跟上去了。留下了MULDER与GARRY SHANDLING在这。两个男人谈话之时,我们可以看见,SCULLY正穿着自己的高跟鞋来回不停地跑着。TEA LEONI只是在旁边看着她,看来对自己正聊着的电话更感兴趣。非常有趣!这部分应该看两次。一次看男人们,一次看女士们。实际上,跑着的是Arlene Pileggi——Gillian Anderson的替身即Mitch Pileggi的妻子。)

GARRY SHANDLING: 呃——

MULDER: 你好。

GARRY SHANDLING: 你好,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MULDER:随便。

GARRY SHANDLING: 你是左边还是右边?

(响起了SCULLY的跑步声——她正跑过他们旁边。)

MULDER:什么意思?

(GARRY SHANDLING尴尬地笑了几声,清清喉咙,突然严肃起来。SCULLY又跑过了一回。)

GARRY SHANDLING: 我演一个角色时需要找到他的中心。好像船的舵,再由那里引伸出来。

(MULDER不舒服地想了想,望了望那边,SCULLY全速地跑到了TEA LEONI身边。)

MULDER(想了想):呃——我想多数是左边。

(GARRY SHANDLING又笑了笑,然后变得严肃。一只狗,看来像DD的BLUE,走进了背景。事实上,那只真的是BLUE。)

GARRY SHANDLING:“多数”?

MULDER(澄清):多数时候。

GARRY SHANDLING: 多数时候是左边。

MULDER:嗯。

GARRY SHANDLING: 服装组!

(GARRY SHANDLING走开了,剩下MULDER看着他的背影。)

(过了一会儿,MULDER与SCULLY看着“墓地”上的一场戏开拍了。SUGAR BEAR,那导演,正站在摄像机旁边。)

助导:开始!

SUGAR BEAR:僵尸!来吧!开始吧!

(开始拍摄了。“僵尸”们在做着份内事。. 一位“僵尸”咬了TEA LEONI的肩膀一口,她尖叫起来。那“僵尸”突然停止了。他嘴里满满的。)

“僵尸”:这是什么鬼东西?!

SUGAR BEAR:停!你要跟我过不去吗?

助导:有什么问题吗?“僵尸”先生?

“僵尸”(嘴里仍然满满的):这是什么?我嘴里的是什么东西?TEA LEONI的肩膀是用什么做的?

助导:呃——道具组,TEA LEONI的肩膀是用什么做的?

道具组:火鸡,是你说的。

助导:火鸡。TEA LEONI小姐的肩膀是用火鸡做的!

“僵尸”:我说要用斋火鸡!我是素食者!有一半僵尸都是素食者!

(他边吐边跑边大叫着。)

“僵尸”:老天!你们太岂有此理!

注释:
注:那条街道是ALLY MCBEAL《甜心俏佳人》的场景。 20世纪FOX公司另外一部著名的电视剧,讲述波士顿一家律师事务所里面发生的趣事以及女主角ALLY MCBEAL寻找真命天子故事的喜剧。另外,骑单车的那个家伙是Company Grip Richard Deats。带Mulder和Scully去片场的副制片是DD的助手Kevin Cooper。第二助理摄影Tim Roe演了个僵尸。负责道具的那位女士是Tina Ameduri,他是X档案的道具师。参加演出的X档案演职人员还有:副导演Barry K. Thomas,出演“Sugar Bear”;制片人Paul Rabwin,出演正在与一个跳舞的女孩闲扯的制片;首席摄影师Bill Roe,出演那位吃素的“僵尸”;负责视觉效果的Bill Millar,出演另一位导演。DD的兄弟Daniel,在X档案中第二次出镜——这次是位助理导演。

场景十七
贝弗利宾馆
加州,好莱坞

(高级宾馆。Scully在洗泡泡浴。镜头从她的腿部一直向上推到脸部特写。她的头发向上别起,正在享受地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打电话。)

MULDER(讲电话):喂?

SCULLY(电话):嘿,Mulder,是我,你在干嘛?

MULDER(电话):我在弄电脑,你在干嘛?

SCULLY(电话):我在收拾行李。准备好明天回华盛顿去。

MULDER(电话):你知道, Scully,我想到拉撒路、Ed Wood和那些素鸡僵尸,为什么死而复生的人老是想伤害活人?

(在他说话的同时,Scully的屏幕向左推到一边。右边的屏幕上Mulder也在洗泡泡浴。Scully放红酒的那个位置上,Mulder则放着一瓶啤酒。这画面看上去就好像两个人同时坐在同一个心形的浴缸里一样。)

SCULLY(电话):那是因为人不会真的复活,Mulder。鬼和僵尸只是我们压抑的自相残杀,他们是我们害怕自己本性就是的人。只会杀和吃,没脑筋,机械式的人。

(Mulder在讲电话的时候看不到他的右手在哪里哦。嗯。)

MULDER(电话):扫兴的人,我倒有个新理论。我说僵尸想要吃人只是第一阶段,他们刚复活,于是就想做活着的时候错过的事,所以首先他们要吃,然后要喝,然后要跳舞和做爱。

SCULLY(电话,微笑着):我明白了。我们只是没跟他们共处够久,无法看到他们温柔的一面。

MULDER(电话):没错。

(Mulder的呼叫等待响起。)

MULDER(电话):等一下,是我的另一线。

(按话机。)

MULDER(电话):喂。

SKINNER(电话,只有声音):Mulder探员,我是局长助理Skinner,希望我没打搅到你。

MULDER(电话):不会,长官,我在弄电脑。

SKINNER(电话):我想要道歉,抱歉我在Hoffman和O’Fallon案期间严厉的指责你。

MULDER(电话):我很感激,Skinman。

SKINNER(电话):别那样叫我。

MULDER(电话):是,长官,你现在在哪儿?

SKINNER(电话):在你楼下,我在洛杉矶跟你同一家饭店,就在你和Scully探员下面。

(屏幕又再度分出下面的一部分地方,Skinner也在洗泡泡浴,旁边还有一瓶香槟。)

SKINNER(电话):Federman帮我弄到电影副制片(AP)的头衔。

MULDER(电话):副制片Skinner?

(Mulder笑了,不过没听到Skinner笑,他也就停了口。)

MULDER(电话):那你现在在做什么?长官。

SKINNER(电话,喝了口香槟):我在洗泡泡浴。

MULDER(电话):稍等一下,长官。

(按话机)

MULDER(电话,很开心地笑着):嘿,Scully,Skinman从泡泡浴打电话给我。

SKINNER(电话):还是我,Mulder。

(事实上,Scully正在喝红酒,根本什么也没听到。Mulder非常尴尬。)

MULDER(电话):抱歉,稍候一下,长官。

(他又按一下。)

MULDER(电话):Scully?

SCULLY(电话):怎样?

MULDER(电话):Skinner从泡泡浴打电话给我。

SCULLY(电话):哇,他真的很好莱坞。

MULDER(电话):的确。

SCULLY(电话):你知道,Mulder说到好莱坞,我想Tea Leoni对你有点意思。

MULDER(电话):是啊,Tea Leoni会对我有意思才怪。

SCULLY(电话):我想Shandling也有点喜欢你。

MULDER(电话):真的?

场景十八
16个月后

(画面回到电影院中,GS的Mulder和TL的Scully正在棺材中接吻。)

GS的M:我爱你,Scully,没有如果……没有还有……或者……

TL的S:蜜蜂。

(激情热吻在持续。Mulder和Scully痛苦不已。他们对视了一眼。)

TL的S:等等,等等,Mulder……我不行。

(Skinner看上去喜气洋洋的。)

GS的M:我知道感觉不对,因为我们是朋友,彼此平等对待,可是……

TL的S:不,不,不是那个。

GS的M:那,是什么?

(沉重的呼吸持续了一会儿。在电影画幕的前方,我们可以看到Mulder的剪影,他正在和Scully说着什么,然后无奈的低垂下头。)

TL的S:我爱上了Skinner。

(观众们听起来并不太惊讶。Mulder站了起来。)

MULDER(大声的):够了,Scully,我看不下去了。

SCULLY:Mulder,坐下。

GS的M:他哪一点比我强?

TL的S:手电筒比你大。

(这次观众们大笑了起来。Scully看着Mulder走出剧场,然后看看不远处的Skinner,他正扭头看着他们。他摇摇头,她则无奈的耸耸肩。他的女伴,一个看上去像位小明星似的年轻女子正在亲他的脸颊,开着玩笑,又转过头去看屏幕。他盯着Scully,大概觉得有点罪恶感了。)


(稍后,Mulder坐在墓地的场景拍摄地。手里拿着自己的“拉撒路碗”从里面拿着爆米花吃。风起了,他抬起头。Scully正用一个大风扇对着他。她松开风扇,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SCULLY:我到处找你。

MULDER:(难过的)他们好离谱,Scully。

(Scully叹了口气,也从他碗里拿了一些爆米花。)

SCULLY:我收到华盛顿总局的传呼。Micah Hoffman今晚被谋杀了。在自家被后来上吊的红衣主教O’Fallon谋杀,杀人后自杀。

MULDER:那是耶酥和犹大,Scully。[注:犹大在出卖耶酥后上吊自杀。]

SCULLY:都结束了。

MULDER:不,不,才刚开始。Hoffman和O‘Fallon是复杂、有缺陷、绝妙的人,如今他们将因此片而被当作笑话看待,改编自O’Fallon的角色在演职员表中叫做烟枪主教,多蠢啊。

SCULLY:满蠢的。

MULDER:对,还有我们呢?因为本片,人家将怎么看待我们。

SCULLY:希望电影卖座奇惨。

MULDER:还有那些永远沉默,再也不能讲他们的故事的人呢?他们都得靠好莱坞让未来看我们怎么生活,都会变得过于简化和庸俗化,还有“烟枪主教化”,变得像这个无聊的塑胶拉撒路碗一样的无意义。

SCULLY:我想死人并不在乎人们怎么看他们,希望我们能采取同样的态度。(试着没有笑出来,只是微笑着看他)你知道并没有真的死人,对吗?这是电影布景。

MULDER:死人无处不在,Scully。

SCULLY:我们活着,还算年轻,而且Skinner被电影逗得好乐。

MULDER:他一定是……

SCULLY:乐到给我们调查局的信用卡晚上用。

(她拿出信用卡,咯咯地乐着。他微笑。)

SCULLY:走吧。

(她伸手拉他起来。他们一起走下斜坡,顺着小路向前行进。)

SCULLY:Mulder,我要告白。

MULDER:什么事?

SCULLY:我爱上了Skinner副制片。

(他们都笑了起来, Mulder把那还剩半碗爆米花的碗扣在一个塑像的头上。)

MULDER:啊……我也是。

(手拉着手,他们走过绿屏布景。风扇吹出的风,使得一棵树上的枝条慢慢垂下,一直垂到可以触碰那只塑料碗的位置。看上去就像留声机的唱针。然后,当Mulder和Scully的影子也走出屏幕的时候,音乐响了起来,死人从坟墓中爬了起来,开始激情热舞,看上去还很开心的样子,恰恰和探戈。背景上的绿屏布景也变成了更多的墓地。满月挂在最上面。)

[注:背景音乐是Buena Vista Social Club的第四支曲子,由Mark Snow编写。]

其他一些相关注释:
DD的替身Steve Kiziak也有出镜,据说是作为Tea Leoni的男友出现的。(可是我没看到呀……)

Scully说Tea Leoni喜欢他,还有,Shandling也喜欢他。(David曾经在Garry Shandling的Larry Sanders脱口秀中“扮演”自己。)

Chuck Burks的台词“There’s music in the air”出自DD出演的另一部电视剧《双峰》(Twin Peaks)。

那些墓碑上的名字是DD特别从福克斯的一大堆卷宗选出的已故导演。

Micah Hoffman的名字取自Mark Hoffman。在20世纪80年代,Mark Hoffman所制作的完美赝品,甚至使摩门教(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的起源引起质疑。其中最著名的一件赝品就是“Salamander letter”。这些伪造品曾经过多次测试都通过了,并且曾被宣布为真品,但是Hoffman的摩门教同谋一直都害怕暴露他是个骗子的事实。Hoffman计划用自制的炸弹除掉他们。当他自制的炸弹不慎提前爆炸伤到他的时候,调查开始了,并揭露出他曾于几年前卖出的“真品”其实都是赝品,包括Salamander的信,稀有硬币和其他卷宗等。


注释取自:X档案官方网站,The X-Files In-Jokes(http://userweb.nashville.com/~subterfuge/xfiljoke.htm),以及不少PHILE的帮助(特别感谢X)

声明:本文翻译台词参考余桂花以及TVB PEARL的中文翻译,无任何商业之目的,无侵犯版权之企图,若有关人士认为有侵权行为,请告知中文网,我们将尽快将该文件删除。





来 源: annagao、梁山掌门翻译,annagao整理并上传

共有294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屠宰场:六个月以后(第七章)
  • 下篇文章屠宰场:六个月以后(第八章)PG13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