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FanFic精选



Hidden Things 6

2020-8-3

作者: Xenith原作,扇子翻译

 


Hidden Things Part 6

他就好像在真空中旋转着,MULDER听见了Paddock的笑声,然后笑声消失了。最终他被遗弃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光亮彻底消失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他试着想知道灰影是不是真的已经走了,他不清楚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没事了。

他听见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它们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然后他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响可是他就是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他的身体好像不在那里一样,不过他还是可以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一些,那些人好像在移动他。也许SCULLY已经找人来了。

“SCULLY!”他试着叫她的名字,但是她听不见也感觉不到。绝望中,他感觉不到他的手,他的脚,他的身体。他的灵魂在黑暗里起起伏伏着。他开始觉得恐慌,想知道他是不是会被困在那里...或者他会永永远远的被困在那里。

XXXXXXXXXXXXXXXXXX
早上10点
Georgetown 医疗中心

“SCULLY探员?”她抬起头看到了SKINNER疲倦的脸。“不会有事了吧?就算是对付MULDER,2个医疗小分队也应该是绰绰有余了吧。”

他在她旁边的塑料椅子上坐了下来,她叹了口气,转了转脖子。

“他还在里面。我们在等MULDER的血液报告,还有我找到的扎在LDER胸口的针管的分析报告。”她动了动。“他们要检查一下MULDER被放掉那些的血。他们想知道里面是不是含了防腐剂。”

“那么这是真的了?凶手想抽干他的血?”SKINNER觉得有点发热。“我去过MULDER的公寓了。他们没找到什么。他们发现的头发看上去像是MULDER,要不然就是你的,不过也不一定,实验室正在对它们进行化验。”

“这很符合凶手的模式啊。他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的,”她充满期待的看了眼MULDER呆着的诊疗室,继续说道。“凶手肯定有着医学背景,据我们猜测,他还可以得到很多医疗用具。我在那里看到了专业的放血设备。我们还不知道他用的可他敏是街头毒贩用的,还是医用的。”

SKINNER摇了摇头。“现在在马路上,医用规格的可他敏比比皆是。它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人们不再使用其他的药物了。所有的受害人血管里都有100%纯可他敏,但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来源。”

“可惜我们不能从凶手使用的可他敏中追查下去。”SCULLY叹了口气, 眼睛还是盯着诊疗室的门。“所有的医疗机构,所有的医院都没有遗失可他敏的报告。他一定有很好的货源。”她站了起来,开始来回踱步。“上次我们把MULDER带到医院来得时候,他就说他可以感觉到一些什么。他说过他和凶手非常接近了。”

SKINNER点了点头,更深的想到。“也许有人偷听到他说的话了。我们的凶手一定在这里工作。”他转了转头颈,四周望了望

“这家医院人很多,而且急诊室又在一楼。从清洁工到医生每个人都有可能。”当他看到SCULLY的表情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她猛地站了起来,向MULDER的诊疗室大步冲了过去。

“探员!怎么了...?" SKINNER 站了起来,跑着跟上她.

"如果凶手就在这里工作的话,在他被抓到之前我们不能把MULDER一个人留在这里或者我们可以让他离开这里。MULDER也许会在我们发现凶手之前就已经死了。”SCULLY走进了诊疗室的门,SKINNER可以清楚的听到她在和护士的争吵。那个护士看上去很矮而且已经完全秃顶了。SKINNER耸了耸肩,决定随便她去。

他拿出手机给Pargeter打电话。“Pargeter探员?有没有什么进展?”

“还没有,”Pargeter的声音听上去阴沉沉的。“他们把所有的样本都拿走了,不过他们没有没有拿和MULDER,SCULLY性生活相关的东西。好像还没有什么很明显的证物。 还有,等结果出来,他们会通知我们的。”

“好的,探员,”SKINNER回答道,眼睛盯着诊疗室的门。那个可怜的护士看上去气得已经快要冒烟了。SKINNER无奈的摇摇头,把注意力放回到电话上去:"恩?你说什么?Pargeter?"

"对不起,先生,信号不好,"Pargeter回答说."本来我早上要去看牙医的,不过我现在可以另外定时间的."

"你去吧,"SKINNER说."据我所知,所有一切都在控制中了."

"太好了,谢谢你,先生.在我走之前,我会再检查一遍的."

Pargeter高兴的回答后,把手机放回了衬衫口袋里.他抬头看了眼,确信SCULLY卧室的窗帘已经放了下来,然后他从包里取出一卷录像带.多亏了那个所谓的牙医门诊.现在几个小时内,都不会有人来找他了.另外,他已经听说MULDER又住院了,几个小时之内,SCULLY都绝不可能离开MULDER的病床边的.他现在可以做他自己任何想做的事.

他拧开了最靠近床边的墙上电源插座上的螺丝钉...该死的...已经有人在监视她了...?看窃听器的型号,应该是军方的。他只好把螺丝钉又钉了回去,想另外找个电源插座。该死的,是老式的,不过用还可以用。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是想找另外再找个地方。天花板控烟警报器...哈,里面什么都有,音频视频设备一应俱全.妈的.他以前从来没有认真的考虑过政府的那些见不得人的阴谋.也许他应该考虑一下了.

算了,他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也许他们没有兴趣监视他的.他拉过来一张椅子,站了上去,戳开了换气阀的门.门很容易就打开了,怪怪,看看他看到了什么...另外一个监视装置.他都开始有点佩服他们的政府了.提到监视设备,这些家伙可是大大小小一样也没有落下啊.

他小心翼翼的钻了个孔,把摄像头放了进去,其他的那些林林种种的辅助设备已经安装在一个很轻的支架上了,就放在摄像头的上方.和比较老式的监视设备一样,他的摄像头必须靠公寓的电源供电.只要她没有注意到她电费的飙升,她就肯定不会发现这些玩意儿的.他们两个人一定想尽一切方法不让MULDER的公寓被人监视,而忽略了她的公寓.好了,安装完毕,如果在线说明书上说的都是正确的话,这些辅助设备会将摄像头的信号传到10英里之外他家里的录像机的信号接收器上.他笑了笑,这些设备都是红外线的,所以就算她在黑暗中光着身子,他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他很小心的钻出了通风管,从椅子上爬了下来,把椅子上的灰弹掉.他把椅子放回原处,确定所有的插座都复原了之后.他戴着橡胶手套,这样就不会留下指纹了.他曾担心有邻居会看到他,所以他穿着套蓝色工作服,把自己打扮成修理工的样子.SCULLY探员家里本来就已经装着电子传输系统了,这样就算他长着猴子脑袋,别人也不会注意到他的.

越想越得意, 他半掩起卧室门,然后走出了公寓,小心的锁上门之后离开了.现在的公寓想尽一切办法来杜绝窃贼和性变态的进入,可是结果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Georgetown 医疗中心

MULDER已经快要疯掉了,他一直被困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中.直到他听到周围有人说话.声音正在慢慢成形.

"他要多久才会醒?" 一个女人轻轻在问.

"可他敏是快效药, 所以很不幸它发作起来很快,药效大概会持续5个小时左右,我想再过一,两个小时,他就会醒过来了吧."一个男的回答道."我想我们会让他留院观察,他在过去24小时内失血过多导致了药效加剧.Bob,把MULDER先生送到病房去,好吗?"声音很沙哑,"SCULLY探员,这是Bob Brown,MULDER探员的护士."

"很高兴认识你,Bob,"SCULLY回答.

"当然,SCULLY探员,你不想在外面坐一会儿吗?我们会给MULDER探员准备一个房间."这个声音音调很高,就像在嚼豆子.MULDER听着觉得浑身都在发抖,这声音简直在打磨着他的神经.而且它听上去有点熟悉,又不太一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用了,我还是和他呆在一起比较好;我是个医生,知道怎么使用钻孔器.你们只要配合我就可以了." 那个女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MULDER立刻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舒服.就在他们推挤他的时候,他让自己浮了起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早上 11点

Bob正在发抖,他受到了很大的挫折.MULDER探员就在这里,他就在他的身边,近得不能再近了.那个女探员,SCULLY探员,她不会离开那个房间的, 她分分秒秒都在注视MULDER,注视着他的一举一.他在MULDER还没清醒之前,就赶回来上班了.现在他已经工作了24个小时了,该死的,他连一口血都没喝到.

"为你自己感到难过,是吗?"灰影的声音很轻.

BOB看了一下周围,躲进了洗手间,锁上门."我当然在为自己感到难过.他正在从我身边离开."他放慢了呼吸."他知道我,还有我们."

灰影笑了笑,露出了锋利的牙齿."他知道我们,可是可他敏会搞定他的.所以另外找一个,让他走.没有理由饿着啊!"

BOB朝灰影看了一眼,充满期待的说:"你会保护我吗?"

"我们不是一直在保护你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MULDER不停的做梦,至少他认为它们是梦,一些让他困惑的可怕的梦.

他在Mostow的密室里,看着成百上千张不同的画,那些画上只画了脸.魔鬼的脸,Mostow说过,它们是魔鬼的脸.突然MULDER看到魔鬼的眼睛动了动,他意识到Mostow说的是对的.魔鬼可以看见他,它知道他.它现在正微笑着朝他走来,引诱着他.

极度恐惧中,MULDER在浓重的黑暗中抱住自己,不久他看到了他生命中的另外一个画面.那是高中里的一堂生物课,但看上去不像是他的母校.他一个人坐在台子后面,面前有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一只小猪.福尔马林的气味不停的窜进了他的喉咙里,然后他拿起了手术刀.

"先取走心脏,然后,解剖它."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很干. 他听话的拿起手术刀,割开猪的肉, 看到的只是血不停的从伤口处涌了出来, 他惊呆了,从台子边上跑开.看到Paddock正看着他, 脸上的表情很滑稽.

"怎么了,MULDER探员?血让你不安了?解剖不是对每个人都很容易的,再试一下."拿着带血的手术刀,MULDER回到了台子边上.可是这次,托盘不见了,躺在那里的是SCULLY,她的喉管已经被切开了.

就在他惊慌失措的时候,手术刀掉在了地上.他听见了Paddock的笑声.

"MULDER?MULDER你听得见我吗?"SCULLY的声音打断了Paddock的笑声.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感激的发现黑暗终于消失了.

"SCULLY?"他问道,然后看到自己已经在医院里了."SCULLY?"他叹了口气,躺了下来,他一点也不奇怪他们绑住了他.

"你觉得怎么样?"她问他,看着他的眼睛."从今天早上开始,你就处于可他敏幻觉中.过去的几个小时,你一直都很不安,所以他们只能绑住你."她开始松开那些皮带."如果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袭击你的人的情况,哪怕只有一点点,都会非常有用的.我们希望能找到这个案子的突破口."

MULDER皱起了眉头,"可他敏?我以为...我在这里不是因为我的手臂吗?"

她看上去非常担心."你能想起来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你在厨房找到我,然后把我带到医院来,...在那里...我好像有点迷迷糊糊的."他害怕的看了她一眼,突然想起了他刚刚做的那个恶梦."发生了什么?我伤到谁了吗?"

"不,当然没有.很明显凶手跟你回了家,也许是从医院,也可能是从犯罪现场.他用可他敏袭击了你,我们到的时候他正想抽干你的血."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起来."他留下了很粗的针头,导管还有血袋.非常专业."

MULDER闭上了眼睛,努力想记起来."我一点也想不起来.好像只有黑暗...还有困惑..的图像,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

"好吧,这已经成为了X FILE了."她说."我们没能抓住凶手,是因为他要么是隐形人,要么就是类似的东西.他经过Pargeter后,就消失了."

MULDER的眼睛瞪了起来,表情充满了兴趣."隐形?那倒是解释了为什么没人抓得住他.你们在现场有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指纹?"

她摇了摇头."只有注射器和导管.我今天已经和SKINNER说过了,他希望你这段时间能住在安全的地方.如果你已经成为了他的目标,你就不能回家了."她给了他一个难以读懂得眼神."我希望你和我住在一起."

"你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吗?"MULDER慢慢的回答道."我不想伤到你."

她叹了口气."MULDER,你唯一可以伤到的人只有你自己而已.昨晚,你已经不再做这个案子了.反正,我们是不可能回到从前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呆在你的公寓里,然后自己祈祷下次去见你的时候你能还活着."

"我用不着你保护我!"MULDER 生气了.

"保护你不被这个世界伤害?不,还是不被你自己伤害?"她笑了笑,充满了忧伤."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至少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可以让你好好吃每顿饭,而不是那些科学实验品.你把它们叫做冰冻比萨."

"它们很好吃的,SCULLY,只是老了点." MULDER说道."好吧,我会去你那里的.SKINNER有没有说过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上班?"

她皱了皱眉头,说:" 如果你想回到Williams的案子,永远不可能.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不过这个星期你不能回去工作.SKINNER让你下个星期一去上班.但是由他决定你的工作时间长度.你只能得到常规的工作量,你可以做到吗?"

他看着她的眼睛,尽量面无表情的说:"我会的,我会离Williams案子远远的."

XXXXXXXXXXXXXXXXXXXX
这一晚,MULDER不停的从恶梦中醒过来.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梦到点什么.等到他第三次从梦里跳起来,他决定不睡了.

他躺在床上,搜寻着记忆,希望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是唯一见过凶手的人,在他潜意识的深处一定记得些什么.当早晨来临时,他让自己的脸上展现出明亮的光彩,他已经准备好出院了.什么也想不起来,这多少让他有点苦恼.

不过,工作不一定要在办公室啊.

SCULLY来得时候是早上8点,然后他们开车回到她的公寓."我帮你整理了东西.MULDER.我想你现在回去可能不太安全.SKINNER已经把你的公寓监视起来了.根据...昨晚的...凶手的动作.我不想让他又任何机会抓到你."

MULDER看了看她递给他的包,笑了."你把我的NEW YORK KNICKS 汗衫带来了!谢谢."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她的公寓.她小心的打开门,给了他一个她常有的手势."欢迎来我家.MULDER."

"喂,scully,我以前来过的,你知道的."他随意的走了进去,突然停了下来."恩...你想让我把我的东西放在哪里?我睡在客房吗?"

"我希望你不要睡在那里.我...恩...想和你睡在一张上. MULDER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她停了下来,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

MULDER叹了口气.他想要和SCULLY保持距离,完全是因为他想保护她.可是他再也无法忍受要在他们之间竖上一堵墙的想法了.

听到了他的叹息,她打断了他."嘿,MULDER,我知道你很不高兴,可是我们都知道 这个案子很难解决.开始也许很难.不过他们即使没有我们的帮助也能抓住他的.

MULDER痛苦的看了她一眼."他很快会再杀人的,SCULLY,很快."

"你怎么知道的?"她问他.

"我不知道,我就是...知道,"他停了一会儿,继续说了下去,"SCULLY, 我知道我把你关在了外面.我知道,对不起,我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你安不安全."

"你把我从你家扔了出去,因为你无论如何,都想要做完你的profile."她说到:"MULDER,对于你的所作所为,我无法告诉你我又多生气.我们是搭档,即使我们成为了恋人,这也不会改变.我希望你尊重我的能力,就像你尊重你自己的能力一样."她把手交叉叠在了胸口.

"当然,SCULLY,"他喃喃的说."我知道如果你发现我想做什么的时候,你一定会阻止我的."

"哦,MULDER,"她动了动嘴唇, 走进了他的怀里,把脸埋在他的领子里."不要再这么做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他紧紧环住她,他的下巴停在她的头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个星期后

MULDER在SCULLY家里住的舒服极了.她不得不承认在寒冷的夜晚,她喜欢藏在他温暖的怀里.他们可以一起醒来,一起吃早餐;自从她开始照顾他,他吃的越来越好了.

自从被袭击过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常常像鬼缠身一样.但他不想去讨论这些.他说的最多的就是他老做那些噩梦,可是又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梦.

她想她可以想象出那些噩梦又多么可怕.至少在一个晚上,MULDER哭着从梦中醒过来.他说他不记得那些梦了,至少他不想承认他记得.

MULDER的公寓被监视了三个星期了,没有任何发现.凶手看上去已经对他不感兴趣了;起码她是这么希望的.SKINNER今天已经建议MULDER搬回家去了,所以他们收拾了他的东西。她不得不承认她会想他的,就算是四次里有三次他上完厕所会忘记把马桶盖放下来。

她从床上站了起来,对着MULDER的睡姿笑了笑。她不想叫醒他,他这些天一直睡得很差。她看了眼闹钟,已经快要9点了。最好还是把他叫醒。

她弯下腰,亲吻他,她的嘴唇轻轻的扫过他有点粗糙的脸颊。

MULDER笑了起来。“嗯...?”他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她微笑的脸庞。“早上好,美女。”

“嘿,你要错过早饭了。”她说道."你会错过所有你可以吃到的卡路里."

"是的."MULDER打了个哈欠,把自己从床上撑了起来,跟着她来到厨房,当她正要把黄油图到烤面包上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当她跑着去听电话的时候,他抬了抬眉毛跟着走进了起居室.

"恩,先生,我们都在这里.什么?哪里?我很快就到, MULDER探员?哦...我会告诉他的."她挂上了电话,愁容满面的对着MULDER说:"是SKINNER.他们又找到了一具尸体. 你是对的,他的暴力行为正在升级."

MULDER点了点头,走向卧室."我可以晚点再搬回去, 我们去哪?"

她咬了咬嘴唇."你哪里也不要去,SKINNER特地嘱咐我不要让你去任何犯罪现场和弃尸现场.他...他要你搬回自己的公寓之后,马上会总部,然后着手调查和Williams 无关的案子."

"你呢?"他飞快的问道.

"我会继续和Pargeter探员办这个案子."她看了眼他的脸,说道:"对不起,MULDER."

MULDER点了点头,默默的看着她忙碌着准备离开.他静静的站在她的公寓里,沉默着.

他看着门被关上,突然愤怒的火焰在他的体内燃烧开了.SKINNER,还有其他人,他们正在质疑他作为一个调查人员的能力.现在事实是他无法忍受SCULLY和那个...那个...褐色头发的Pargeter一起追查那个妖怪.

即使可他敏失去作用之后,MULDER仍然可以感觉到他和凶手之间内在的联系.凶手对于血的需要正在加速,而且他不会停下来得.MULDER对凶手的一点一滴都了解的非常清楚.

他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试图告诉SCULLY和SKINNER这些.可惜,他没有任何证据,他有的只是模模糊糊的直觉. 他已经被忽略掉了.他用了几个星期想要重新唤起存在他心灵深处的回忆.

现在只有一件事要做了,再和魔鬼取得联系.他看了眼钟,SCULLY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没有人会想到他的.

他拿起了电话,给LONG GUNMEN拨了个电话.

"给我100毫克的可他敏,最好是医用规格的.现在你们可以找到吗?可以吗?"MULDER尽量耐心一点.

"你要这种东西干嘛?"Langley的声音停了停."我是说,不是我们可以弄到那种东西,而是我的一个朋友也许可以弄到.

MULDER笑了."如果你担心我有没有吸毒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我正在profile一个杀人犯.他一直对自己,对受害人使用可他敏.我想亲身经历一下."

"SCULLY告诉过我们你已经掉进过兔子洞里了, 而且你什么也想不起来."Langley的声音冷冷的."你怎么知道这次不会是一样的结果呢?"

"因为上次,我没有用心去记,我读到过关于可他敏的内容,在整个幻觉过程中你可能会忘掉一些细节,但你可以记住整个幻觉大致内容."

他可以听见Langley正在做决定. 最后他说,"好吧,你一个小时以后过来,我会给你的.你要液体还是粉末?"

"液体的,在给我准备一个皮下注射针头."

Frohike说了一句。“SCULLY探员指导这些吗?”

“嗯...当然。她是我的搭档,不是吗?”MULDER讨厌撒谎,但是如果SCULLY知道的话,她一定会阻止他的。“这个人今天又杀了个人,而且他正在升级。我需要尽可能快的知道有关他的一切。兄弟们,怎么样?”

“好的,一个小时,”Frohike 说道,听上去有点怀疑。

XXXXXXXXXXXXXXXXXXX
90分钟之后
MULDER 公寓

MULDER 躺在了沙发上,感受着背后熟悉的曲线.回家真好.

GUNMEN非常犹豫要不要给他药,不过他们最后还是妥协了。

Langley还找来了医药规格的,这次的幻觉和上次的一定很像。他希望他可以找回回忆,至少在这次旅程过程中,他可以。

第六章 完
TO BE CONTINUED


来 源: annagao整理并上传

共有78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Hidden Things 5
  • 下篇文章Hidden Things 7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