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FanFic精选



Hidden Things 8

2020-8-3

作者: Xenith原作,扇子翻译

 


Hidden Things Part8

当无助的泪水滑落到脸庞上,她躺在床上,转开了头。他再也不能忍受那他的那张脸。她感觉到他离开了她的身体,然后床开始微微有点倾斜。通过眼角,她看到他走出了卧室,然后走进起居室。

如果他正在按照凶手的模式进行的话, 他现在一定是去找刀了。 她小心谨慎的从床上离开,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然后她轻轻的走向卧室门口。这时候她感觉到她的脚触到了柔软的布料。是她被撕裂的衣服被扔在了地上。她皱了皱鼻子,厌恶的把它们踢开。她藏在卧室门后,她想知道他接下来到底想干嘛。

起居室里没人,她的枪正躺在咖啡台下面。她小心地看了一眼周围, 蹿了出去,冲向咖啡台,抓起了它。当她把枪握在手里的时候,手枪的质感让她觉得非常的舒服。

这时,她听到从厨房传来一阵响动,这让她觉得毛骨悚然。她把枪上好了膛, 然后默默的走进厨房的门,朝里面看了一眼。

MULDER或者是BOB,反正就是那个魔鬼,他正站在厨房的水池边,飞快的检查着每一个抽屉。他和她一样什么也没穿, 她很高兴的发现,他满脸都是抓伤,和於恨。在他们的争斗过程中,她一定也伤到了他。

他的轮廓转了个方向, 她看到他打开了最后一个抽屉,然后满意的笑了。他把手伸进抽屉,拿出了一把瑞士军刀,然后把它拿到面前,很仔细的研究了一下。 她举起了枪,对准了他的腹部,然后等待着。MULDER脸上茫然的表情突然之间变成了困惑的样子,他拿刀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最后刀从他无力的指尖滑落了。接着,随着一声巨响,MULDER到在了地板上。


她看着他,等着他移动,可是他就这样一直躺着。最后她走到了他身边,在他旁边跪了下来,她摸了摸他头颈上的脉搏。跳动很有力,但是很快。看来可他敏最后还是把他彻底打败了。

他脸朝着油布地板躺着,他的刀就滑落在他的手边几寸的地方。她捡起了它,然后把它扔回了抽屉里,接着她把枪对准了他躺着不动的身体, 上下比量着。最后,她只是从厨房里拖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她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他过。接下来该怎么做呢?她不知道。

如果她报警的话,就无异于敲响了MULDER职业生涯的丧钟。最糟糕的还不止是他使用了违禁药物,他还强奸了一个联邦调查员。无论怎么解释,怎么求情,SKINNER都决不会让他继续工作了。她想救他吗?SCULLY叹了口气,她用她没有拿枪的手盖住了眼睛。她不知道她到底在想点什么。他侵犯了她,他背叛了她;愤怒,她应该非常非常非常的愤怒。他怎么会这么做?难道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可能会伤到他自己,伤到其他人吗?

她突然感到一阵发抖,才想起来她还没有穿衣服。于是她抬起枪,走进了卧室。她不想碰那些被他剥掉的衣服,所以她来到MULDER的抽屉前,想找件汗衫来盖住她自己。可是她发现她只要一拿起他的衣服,就会不由自主地把它扔了回去。她根本不能忍受他的味道。最后她只能从刚洗干净的衣服堆里随便抽了件汗衫和短裤。她必须穿衣服。

她看了眼浴室,她觉得自己很脏,里里外外都脏。她转过身,现在没有时间。不过晚点,如果可以她想把今天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洗澡。

从起居室的沙发上,她抓了张毯子,还有一个垫子,她把MULDER的头搁在垫子上,然后用摊子盖住了他。

她在厨房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的腿顶着她的下巴。她环住自己的膝盖,手里拿着枪,她开始等他醒过来。

XXXXXXXXXXXXXXXXXXX
两个小时后

MULDER周围灰色的雾渐渐褪去了,他开始苏醒过来。那些噩梦零落的片断终于开始消退。他可以感觉到一些很可怕的事,可是他想不起来,那是什么呢?

他感觉到自己躺的地方很硬,很冷。好像身上还盖着张毯子。他睁开眼睛,发现他看到的是油布地板,好像很熟悉的样子。是他自己的公寓?

他叹了口气,开始咳嗽,他觉得他身体里的每根骨头都再痛。他终于意识到,他之所以会觉得地板冷,是因为他没有穿衣服。自从上次他在GUNMAN那里喝了整晚的margaritas以后,他就没有感觉这么糟糕过。他试着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

他看到的是非常凄惨的SCULLY正坐在厨房的椅子上,冷冷的看着他。她的腿抵着胸口,全身紧绷着,像个胎儿。她的枪正对着他的头。

“嗯... hi, SCULLY,”他微笑着,看着她的枪。“这里一定刚刚开过舞会。”她没有笑,他继续说道。“我一定做了很傻的事。是吗?”

她没有把枪放下来。“你最后记得的是什么?MULDER。”

他开始试图站起来,看到她突然跳了起来,用枪指着他。他停了下来。“不要动,”她的声音很轻。“不要动,否则我会开枪的。”

“SCULLY?怎么了...?我不明白?”她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给他一点提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坐了回去,开始努力回忆,想要想起过去24小时发生过的每件事。“嗯...我...SKINNER让我不要碰这个案子,然后我记得,凶手袭击了我。”他开始的时候声音很有信心。然后他的声音开始轻了下去。“我...恩...从他们那里拿了点可他敏,我想...”他的声音消失了,然后他疑惑的盯着她看。

“你想你可以试着和凶手沟通,是吗?就算是你已经被调走了,你还是义无反顾的想要完成你的profile。了解他的最好方法就是变成他,是吗?那不是Patterson教你的吗?MULDER?”SCULLY的声音越来越紧张。

“我不记得了...我只是突然在这里...我梦到了争斗,或什么...其...”他最后才看着她,看到了她嘴角的於痕,他倒抽了一口冷气。“SCULLY...我...做了些什么?”

她抿了抿嘴,看着他的眼睛。“法律上把它成为性侵犯,不过我们一般把它成为强奸。”她的声音因为激动开始颤抖,她把枪放低了一点。“MULDER,你强奸了我。”

“我...不...SCULLY,上帝...我不记得...”MULDER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他往后靠了靠,声音越来越小。“我做的...都是我...做的?”他觉得无法呼吸,他的用他破裂嘴唇开始吸气。然后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感觉到她在他脸上留下的指甲印。然后他低下头,看到的是满身的於伤和腿间的粘液。他的手上都是擦伤的痕迹,他的指甲全都碎裂了。他感觉这一切的一切开始吞噬他。他闭上眼睛,想要平息这排山倒海般的恶心。

“是的,MULDER,你做的,所有这一切。”她回答他,她的眼神里全是指控,她依然拿着她的枪。“SKINNER把你从这个案子上调走,都是为了你好,”她字字铿锵有力。“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有多危险?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会对别人造成怎样的伤害? 你想过没有?”她把头转开,泪水弥漫过眼睛。“MULDER,我看到你在沙发上晕了过去。可是当你醒过来的时候...你就不是你了。你把我拖进了卧室然后...”她的声音开始颤抖。“你对我进行了性...性...性侵犯。然后你进了厨房,我发现你正在找刀 ...你正在填满杀手的全部步骤。MULDER,救在那时候你晕了过去。“她把头转了回来,看着他。“在做profile的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会这么危险了。MULDER。”

当她提到刀的时候,MULDER的脸变得更加苍白,他觉得自己冷的在发抖。他看了眼厨房,想找到这把刀。

“我把它拿走了。我把这把刀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你,记得吗?它是你唯一像样的刀?”SCULLY问道。“如果你没有晕倒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不知道被埋在公园的那个角落。”

他的嘴动了动,可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闭上了眼睛,想忘掉一切。“SCULLY...天哪,SCULLY...非常对不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他的声音因为泪水哽咽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看着她的眼睛。“你是对的,SCULLY,我造成的。我做了这些事, 因为我的愚蠢,和我的自以为是。我想要...想要找回那些记忆...我...我不想你知道是因为你一定会阻止我的...所以我来这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如果你想杀了我,杀了我吧,我活该。我...我...不可能活得下去。”

SCULLY慢慢的摇了摇头。“差远了。这是我从你这里听到过的最差的借口。 FOX MULDER。你有没有意识到过这是多么多么的不负责任?你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我。我知道的。可是我还知道,你这么做,是因为你从来就漠视你自己的生命,你还不管你身边的人是不是安全。”她看了眼天花板,想要控制住自己的声音,然后她继续说道。“你变成了凶手,MULDER,你拥有他的人格,他的目标。就算不是我,那么会是谁呢,被你伤害,被你杀掉?”

她把枪放了下来。“你有没有想过,你冒着这些愚蠢的危险,你伤害了那些爱你的人?多少次我站在你的病床边,想你能不能活下来?我以前以为你会变的有责任感一点,你会开始和我商量一下你的计划,而不是一个人偷偷的干。MULDER...我不能这样,...我不知道我到底想怎么样...”她把头转开不看他,用手臂擦了下眼睛。

很本能的,MULDER向前走了几步,想安慰她。她恐慌的抬起头,盯着他,又举起了枪。“不要,不要碰我,MULDER...不要碰我。”
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SCULLY,我不会做任何你不想让我做的事。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我非常非常的抱歉,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不记得了...我真的不...”他的声音变成了喃喃自语。

“你记得的。MULDER,我们一辈子都会记得的。”她轻轻的回答他。

他低下头,闭上了眼睛。“你是对的,SCULLY,”他的口气很平静。当他再次抬起头,一脸落寞。“我要报警,然后做个笔录。你应该去医院...让他们给你检查一下...我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SCULLY.”

她摇了摇头。“不用,你不要报警, 也不要SKINNER。这会毁了你的前途的。把手放下来。还有,在你受那些药物的影响下,流露了一些关于凶手身份的信息。”说完后,她转过身,去打电话。

“先生?嗯,是SCULLY探员。我有了进一步的消息。MULDER探员认为他记起了一些凶手曾对他说起过的话的细节。凶手说他自己的名字是‘Bob’而且在Georgetown做护士。这些已经足够锁定嫌疑人了,我们还可以申请搜查令来检查这个人工作柜。我现在要回家了,一,两个小时之后,我会到办公室。”说完,她挂上了电话,当MULDER走向她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对着他举起了枪。

他立刻举起了手。然后她缓缓的把枪放下。“我...我想我该走了。MULDER,你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吧?”她朝沙发看了一眼,看到了空了的可他敏针筒。

“我不会在吃它了,SCULLY,”MULDER叹了口气,说道:“我连阿司匹林也不会吃了。你肯定这里...?”

她摇了摇头。“不...不是现在,MULDER。我想你最好到旅馆里住一段时间,至少住到我们抓住嫌疑人为止。等我们要逮捕他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他无言的点了点头。她的眼睛没有离开过他,然后她抓起了钱包,冲出了他的公寓。当门被关上时,他发现她的鞋子还在。她光着脚冲了出去,只是为了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多呆上一秒钟。

寒冷中,他走进卧室,想要穿上衣服。他猛地停在了门口。床上一片混乱,床单上到处血迹斑斑。他努力的咽了口口水,眼泪在脸上蔓延开来。他在地板上看到了SCULLY被撕碎的衣服。

他弯下腰,把它们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然后他松开了手指,衣服掉在了地上。

XXXXXXXXXXXXXXXXXXXXX
DANA SCULLY公寓

SCULLY锁上门,又检查了一下插销,她已经检查了三遍了。然后她终于靠在冷冷的木门上,哭了出来。

他怎么会这么做?这不是MULDER,这不是他。这是他正在profile 的凶手。是他控制住了她熟悉的MULDER。但是她知道MULDER做profile有多危险,MULDER自己也知道啊。他明知道危险,无论如何还是这么做了。

她不能逃避这样一个事实。MULDER明知道危险,可是他还是决定去做了。她脱掉了衣裤,闭上眼睛,走进了卫生间。她要洗个淋浴,再好好的搓一下。也许她应该躺下来洗个澡。

她在镜子前,停了下来。化妆不可能遮盖得住这些伤痕的。她觉得自己的嘴唇有些裂开,然后她把指尖压在微微有些肿起的鼻梁上。身上的伤可以用衣服掩盖掉。可是脸上的...

她听到了门铃声,身体马上紧张了起来。MULDER? 他不可能跟她回来的?这不可能。她关掉水,穿上裕袍。从马桶盖上拿起枪,走出去开门。

“妈的,”当她从猫眼里看到敲门的人,她不由的轻轻骂道,“Pargeter探员,什么是这么重要?”她从门这边叫道。

“DANA,我们得到了搜查令,可以检查Bob Brown的柜子了,我想你会想一起来的。开门好吗?”

她一边暗暗诅咒该死的Pargeter和那些办事效率极高的法官们,一边帮紧腰带,打开了门。

“DANA,这真是太好了!这个人符合所有的特征...DANA?你怎么了?“当他看到她的鼻子和嘴唇的时候,眼睛眯了起来。

叹了口气, 她打开门,让他进来。“我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没什么事。我想我要先洗个澡,再去办公室。”

他仔细研究了一下她,然后跟着她来到起居室。“这里是搜查令,DANA。我们会再45分钟内搜查。你想一起来吗?”他把搜查令递给她,再她接的一刹那,他温柔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SCULLY惊恐的立刻收回了手,在她的袖子下露出了更多的伤痕。Pargeter试图抓住她的眼神,但是她只是遗憾的想要避开。

“你没有从楼梯上跌下来,有人抓住了你。”他抓住了她的另外一只手,然后把她的手腕暴露在光线下。“我敢说有人抓住你的手腕,然后造成了这些伤。”Pargeter停下来,抿了抿嘴。“谁干的?”

SCULLY想要转过身。“这没什么要紧的,Tom,事实上,我很好”

“不,你一点也不好,谁干的,是MULDER吗?”Pargeter质问她。就在SCULLY猛地撤回的时候,他点了点头,更加温柔的说。“他对你做了什么?他强奸了你?”

她没有回答,看着别的地方。

“我要报警。”他说着拿出了手机。

“不,不要,TOM,求你了。他不是故意的。”她开始求他。“他只是想完成对凶手的profile。所以他用可他敏想唤回记忆。”她把搜查令还给他。“这样他才得到了这些信息。”

“你去的时候,他就是凶手,是不是?”Pargeter问她“我早就听说了MULDER的光辉事迹了,但是我不相信。妈的!”Pargeter看了看搜查令,然后把它放回了包里。“他非常的危险,DANA。这些药会导致思维逆行的, 你知道的?”

“他从来就不危险,”她坚持说。“当我离开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清醒了。”

“他不会再住在这里了,是吗?”Pargeter问她。

SCULLY摇了摇头。“他会再旅馆里呆上一段时间。”她吸了一口气。“你可以等等我吗?我...想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

他看着她,点了点头。“我会让兄弟们知道行动延迟了。两个小时后,办公室见,然后我们再一起去。”

“你不会告诉SKNIINER,是吗?”她求他。

Pargeter摇了摇头。“不,不会的,如果你不想让我这么做的话。不过如果MULDER再碰你的话,我不会放过他的!”他轻轻的说道。“DANA.无论你要我做什么,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好吗? ”

她对他笑了笑。“好的。”

再他离开后,她锁好门,窗。在检查了很多遍以后,她终于放心了。然后她走进洗手间,把门锁好,然后再用椅子把门顶住。她重新开始放水。

这真是傻,她知道的。MULDER不会从窗口爬进来再伤害她的,那不是他,她提醒自己。那是凶手的人格,不是他的。MULDER是她见过的最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她走进四溅的水花中,开始擦洗。她想知道的是她是不是可以忍受再看见他。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MULDER 公寓

MULDER一直坐在黑暗中,没有一点光亮;就好像他就是属于黑暗一样。

公寓里很安静,他知道他今晚会睡在沙发上。他不能接受睡在床上...在那里...在那里 他闭上了眼睛,希望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个梦而已,可是他清楚他的运气从来没有那么好过。他不想去睡旅馆。如果凶手回来找他的话,MULDER会高高兴兴的接受他的刀子。当然,还有一个更快的解决方法。他走到了写字台边,打开抽屉,那里放着他的脚踝枪套,还有就是他的枪。他拿起了枪,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感受着金属特有的冰凉的感觉。

“对不起,SCULLY...”他轻轻的说道。

第八章 完
TO BE CONTINUED


来 源: annagao上传

共有80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Hidden Things 7
  • 下篇文章Hidden Things 9-11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