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FanFic精选



Hidden Things 9-11

2020-8-3

作者: xenith原作,扇子翻译

 


Hidden Things Part 9

MULDER拿着枪,把枪口抵着自己脸上的两道擦伤,慢慢划过脸颊。现在,想要把他从SCULLY生命中抽离竟然变得那么容易。如果现在他死了,她一定会生活的更好的。如果他死了,她就可以关闭x files然后回到Quantico去教书。或许她会结婚,然后拥有一间她梦寐以求很久的乡村小屋。

他睁开眼睛,让眼泪自由的落下来。从他们遇见的第一天开始,他就一直是她的噩梦。如果他现在死了,这一切就会随着他的消失而灰飞烟灭。可是接下去呢?接下去呢?他看着手里的枪,它在他的手里沉甸甸的,突然在他的脑海里冒出了她的那句“差远了。”,这是她对他的解释的评价。

如果他死了,她就不得不去承担所有后果:调查就变得不可避免。无论她愿不愿意她都必须说出所有强奸的细节。她也许还会成为他最终死亡的嫌疑人。无论如何,她都将不得不一个人处理这一切。

他皱了皱眉头,再次闭上了眼睛,感觉痛苦吗蔓延到他的全身。他不能让她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他现在还不能死,现在不能,他不能在她需要他的时候离开她。他会活着不给她带来任何麻烦:如果她想让他离开她,他会的。如果她想起诉他,他会高高兴兴的走进监狱。他会活着面对和接受他所做出的选择带来的所有结果。也许这是他能为她所做的最好的决定。至少,现在是的。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他想起他还赤裸着,突然觉得非常脆弱和害怕。他走进卧室,想找些衣服, 找到的只是SCULLY被撕碎的衣服,和凌乱的床。

他温柔的捡起那些衣服,然后轻轻的抚摸着。最后他把它们整齐的叠好,放进了抽屉的最上面一层。他把她的鞋子放进壁橱里,然后走进了卫生间。

经过镜子时,他故意不看自己,闪进了淋浴器下面。他把热水开到最到,他的脸朝着墙,任凭热水流遍全身。他觉得和他内心的肮脏比起来,身体上的污垢根本不算什么。他把手肘支撑在瓷砖上,向前倾着,闭上了他的眼睛,可是他逃不开的是她指责的眼神。

她以前从来没有对他发过那么大的火。她看着他好像在说着她恨他。就算她真的恨他,他也不可能怪她。 他一直都很愚蠢,愚蠢!他以为他这些年运气一直都很好,这次也会一样的。以前每次为了打破常规,他就会把SCULLY一个人甩在后面,他一次又一次成功的表演了魔法,解决案子而且还活了下来。这次,因为他的自以为是,他摧毁了他一生中最珍惜的东西。他唯一可以感激的就是在她死于他的极度愚蠢之前他晕了过去。

他把自己抽泣声藏在了水花的飞溅声中。

当MULDER听到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水温热的流着。他关掉水之后,飞快的冲进起居室,一把从座机上拔出电话。“MULDER,”他回答道,希望那会是她。

“MULDER,是我,”传来的是SCULLY熟悉的声音。“我们刚刚搜查完Bob Brown的工作柜,我们找到了两条女式内裤,一个可他敏针管和第一个受害人的信用卡。SKINNER已经拿到了逮捕令,大约45分钟后,我们会直接去他家抓他。

“我很高兴听到这些,”MULDER说道,然后抽了口气,“SCULLY ...我很抱歉,我非常非常的抱歉,我不敢指望你会原谅我...”

“MULDER,”她迅速打断了他。“我现在不想和你讨论这些,我说过在逮捕他之前我会打电话给你,所以我现在打了。”

他痛苦的抽了一下,就像她狠狠的踢了他一下一样。“好的,SCULLY,”他平静的回答道。“Brown家的地址是什么?我马上过来。”

SCULLY停了一下,回答他,“MULDER,SKINNER让你病休。我想你现在还是不要管这个案子比较好,我觉得你真的需要在家里休息一下。”

“SCULLY,是我给了你们这些消息,你们才可以抓住Brown的。我有权在那里!”MULDER说着放轻了声音。“除非你不想让我去。”

“MULDER, 我...我这些天不是很确定我的想法。看到你会让事情变得很复杂。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还应该继续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很害怕。”

MULDER闭上眼睛,把听筒顶住他的太阳穴。他很深的吸了口气,颤抖地说。“SCULLY,我知道我伤你伤得很深,但是请你...请你...回忆一下我们已经认识7年了。想想那个你认识的我,那个善良的我。无论昨晚的事是不是会再发生,我都绝不会再伤害你了。在我的生命力,你是最重要的。”

他听到的是她略带嘲讽的笑声“比你一直在找的真相还要重要吗?”

“SCULLY,你就是我的真相,而且你一直都是。我只希望你能公平一点。好吗?想想我刚刚说的。”

“你凭什么保证下次你再profile别的杀人犯时,昨晚的事不会再发生呢?你又会觉得有压力的,你又会觉得你有责任帮助他们抓住凶手,”SCULLY声音听上去很悲伤。“我想我不可能再忍受一次看到你失去自我变成什么魔鬼了。”

“如果我不再去做什么profile了呢?SCULLY,我不会了。他们不能逼我的,”MULDER说的很坚决。“你能不能想一下我说的话呢?”他快要急死了。

“我...我会想一想。MULDER。可是我想我需要一点时间...”

“无论需要多少时间,SCULLY。如果有什么事我可以做的话...请你...请你告诉我。”

他轻轻的放下电话,头重脚轻的坐在了沙发上。接下来就是让她做决定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全身体力透支了一样,他在沙发上躺了下来,静静的盯着天花板。

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个小时后

DANA SCULLY和Pargeter开车到了Wilmington大街。嫌疑犯的公寓大楼就在这里。她可以看见其他的探员已经在大楼周围的街角集合了。

她已经尽量用化妆来遮住那些伤了,但是她知道她看上去简直是一塌糊涂。她的鼻子看上去有以前的一倍大,她的眼睛开始发紫。她抬了抬肩膀,走出了汽车,全身僵硬的走向那群探员。

Pargeter想扶她一把,但是她用眼神拒绝了。反正无论如何她都得面对那她群该死的同事。

和以前一样,她又听到有人在她身后小声地说着。“嘿,看Mrs Spooky呀!看上去她像是刚刚和别人打了一架,像不像?他们小两口吵架了?”

“耶,我们的Spooky去哪了?不是他一直冲在最前面的吗?”

“对啊,MULDER没什么问题,可是SKINNER强迫他病休。我听说啊,Spooky神经不太正常了,所以SKINNER准备要撤了他的职...”

她努力抿住嘴,不说什么,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他们说MULDER的坏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也一样!“你好,先生,”她对着SKINNER说,SKINNER回头惊讶得瞪着她。

“探员?你怎么了?”他问她,仔细打量着她的伤。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下次我会小心的。”

SKINNER极度的怀疑,“如果你感觉不好,告诉我。我不想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工作不在状态。Pargeter探员!”

Pargeter走了过来“先生?”

“你和我一起从前门堵住嫌疑犯。其他人找计划行事。”

其他的探员立刻像大楼的四周散去。她向后走去,故意不去看其他的探员。他们戴着令人厌恶的笑容经过她,跑到自己的点上去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消化从昨晚开始发生的一切。她知道攻击她的不是MULDER,攻击她的是凶手的人格。可是这个人格是从哪来的呢?是来自MULDER的内心深处还是其他地方?她现在还不能面对MULDER。她叹了口气,她在爱了他这么久之后,终于决定走出第一步。可是现在她或多或少有点后悔了。如果她不是MULDER的恋人的话,她就不会把他伤得那么深了。从他的声音里她可以听出他的痛苦。可是她对于这一切又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突然她被门铃声吓得震了一震。她强迫自己把精力放在眼前的工作上。

没人回应,SKINNER放低了枪,试推了一下门。门轻易的被推开了。他和Pargeter闪避着进了房间。SCULLY跟着其他的探员向外面的墙边走去,她看到了前面一排窗户。

就在她看着窗的一瞬间,突然她看到这些窗户中的一扇被推开,然后一个人形正要爬出去。她眨了眨眼睛,当她向窗户冲过去的时候,人形突然消失了。“他正在从前面的窗户爬出去。”她叫道,然后试图追上他。突然之间他就像是在她的视野里融化了一样,她只能无助的看着周围。然后她注意到草地上的草皮被踩出了一道脚印,她跟了出去,想要抓住嫌疑犯。可是当她跳出窗户时,她看到的只是一片空旷而已。他已经从她身边溜走了。

她气喘吁吁的想站起来,SKINNER和Pargeter赶了过来。

Pargeter扶着她站稳,然后帮她把外套的袖子卷起来。SKINNER一眼就看到了她手腕上发紫的手指印。她看了他一眼,脸红了一下,很快的把袖子放了下来。

“那是什么东西?”SKINNER问道,徒然的想找到嫌疑犯。

“我们的嫌疑犯,除非他想让我们看到他,否则我们是不可能看到他的。”SCULLY的声音酸酸的。“他其他倒没什么,就是可以让别人看不见他。我在窗口看到了一种高温发出的微光,然后窗户被打开了,我看到有个人影从窗口爬了出去,然后跑了。”

“我们怎么样才能抓到这样的人?”Pargeter问道。

“我们可以试试警犬。”SKINNER若有所思地说道。“他也许不能掩饰他的气味。”

XXXXXXXXXXXXXXXXXXX
5个小时后

再他们搜查了附近所有的房屋,确定嫌疑犯不在里面之后,SKINNER最终宣布行动暂停。“Brown看上去就像蒸发掉了一样。你对于我们的嫌疑人知道得最多,SCULLY探员,对于我们的下一步行动,你有没有什么建议?”他的声音听上去很疲倦。

“很清楚他可以在做了这么多案子之后,不被抓到,是因为我们看不见他。”她停下来,想了一下。“我想,这也是他的问题。她相信血可以让别人看见他。”

“一个隐形人想要被别人看见?”Pargeter说道。“听上去像是MULDER的理论。”

SCULLY的脸红了。“是的,”她说道。“可这是正确的。”

“嗯,他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了。就算警犬还没有找到他,我们也应该考虑他去了哪里。还有就是当我们找到他了以后,我们要怎么样逮捕他。”SKINNER说道。“该死的!我讨厌这些。”

其他的探员一起摇了摇头,然后开始整理他们的东西,最后开车离开了。SCULLY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DANA,要我送你回家吗?”Pargeter殷情地问道。“你看上去就像散了架了一样。”

她歪着头笑了笑:“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很好,我可以自己开车回去。”她走进车里,小心的坐在了驾驶座上,开始倒车离开了车道。就在她打开发动机的一刻,她可以感觉到一滴泪水滴在了驾驶盘上,然后又是一滴。她意识到她正在哭泣,可是为什么要哭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
MULDER 公寓

MULDER看着天花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中。他看着天花板渐渐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晃动跳跃的情像就好像他正在奔跑。

他好像在一个小区里,周围都是些公寓房子。他正在被一群拿着枪的人们追赶着。他们穿着统一的外套,可以很容易的被识别出来。他正在偷笑,他们永远抓不住他的。只要他不想别人看见他,就没有可以看到他。当他隐身的时候,人们是绝对看不到他的。他就在一个红头发女警官的眼皮底下钻到了灌木丛下。她可怜巴巴的想要追到他,但得到的只是他的扬长而去。

他不停的向前跑着,他可以听到她对着其他人叫着。他就这样从他们身边跑过,来到街角。他知道一些地方可以让他在找到下个目标以前让他很安全...

是梦吗?它渐渐消失了,MULDER躺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前方。

然后他坐了起来,把手放在头上,可是这不能减少他震耳欲聋般的头痛。那是什么啊?是思维混乱吗?他还看到了什么?他想了一遍又一遍,他看到了SCULLY,还有SKINNER和一帮FBI探员在后面追他。还有谁在跑?

“我正在进入他的思想之中。”MULDER说道。“我和这个混蛋一定有某种联系。可他敏让我们之间有了某种关联。”他的思路开始伸展开去。他可以再一次猜测凶手的想法了吗?这一次没有可他敏他也可以做到吗?在他得到肯定的答案以前,他绝不能让SCULLY靠近他;绝不能让任何人靠近他。

但是首先,他必须第一个提醒SCULLY.

XXXXXXXXXXXXXXXXXXXXX
SCULLY 公寓

当她回到公寓时,眼泪已经干了,可是失落的感觉却一点也没减退。她走进了房间,然后拿出枪,检查了每个房间,在确定了没有人闯进来过之后,她锁上了门,踢掉了鞋子。答录机上的灯正在一闪一闪的。于是她按了一下'PLAY'键。MULDER的声音立刻充满了整个房间。

“SCULLY,我知道你不再,所以我留了口信给你。我希望你能听完整段录音。我知道你们今天没有抓到嫌疑犯,他从窗口爬走了。在他逃跑的过程中,我可以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一切。他就在从你们身边大摇大摆的走过,因为你们没人看得见他。今天下午,我呆在这里,突然感到世界暗了下去,然后我感觉自己在凶手的房子里,看到SKINNER,你,还有Pargeter想要逮捕他。他就在你前面,然后他消失了,跑掉了。SCULLY,我可以听到他的想法。他在嘲笑你们,他有信心他的特异功能可以让他再一次逃脱法网。在他重新建立一个身份,将这一切重演一遍之前,他会找个地方藏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可以听到他的想法,但是我只能听到,不能改变他的想法。可他敏一定在我和凶手之间建立了什么联系。整个下午我都在努力的把他的想法拼凑起来。昨天晚上那个人真的不是我。是那个凶手,是他让我做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和他之间一定有着某些联系。开始我以为那只是可他敏带来的副作用,但是我看到的这些影像,它们让我真正意识到了我可以‘听到’他的想法。我想我可以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入凶手的内心,也许我是唯一一个可以看到他的人,我会离你很远的的,我不会想再伤害你了。可是现在,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来抓住他。让我帮帮你们吧。打电话给我...求你了。”

SCULLY瘫倒在了沙发上,她的脚再也无法支持住她了。MULDER,她能怎么做呢?她应该怎么做呢?她用手抱紧自己,想要平息心中的疼痛。“MULDER,我真得很爱你,可是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相信你了。”她轻轻的说道。

她真的不愿意去相信MULDER可以读到凶手的想法,但是这是唯一符合逻辑的解释。MULDER的心电感应能力好像在smoker一手操控的手术中的彻彻底底的被清除干净了。不过也许它并没有完全清楚干净,现在这种能力的出现也许需要某些诱导因素。 也许是可他敏引发了这一切。

可他敏,还有每次MULDER每次做profile的时候,都会完完全全沉浸在凶手的人格之中,联系起来看,也许可他敏真得让MULDER有了凶手的特征。也许昨天晚上,真的不是MULDER,也许真的是凶手在MULDER的身体里。

她叹了口气,她愿意去相信MULDER说的话,不过她还是有点怀疑。她用她的整个身心去爱着他,不求回报。她还可以相信他妈?可以相信多少呢?还有,就算MULDER是正确的,凶手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利用了MULDER的身体,那么MULDER有多安全呢?她会不会再攻击其他人呢?

她提起了电话,拨了MULDER家的电话号码,第一声铃响,他就把电话接起来了。“MULDER?是我,”她说。“我听了你的留言。”

MULDER回答说,“SCULLY,我是个白痴,我居然会用可他敏去找那个矮子。但是我没有强奸你,这不是我,这只是我的身体,我身体里的灵魂是那个凶手的。我只想...试着让你原谅我,如果你可以的话。”他吸了口气,“我只想帮你们抓到他,我还在得到他的想法。”

SCULLY闭上眼睛。“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你想逃避对于你自己所做的一切的你感到的负罪感...我不知道该做点什么,MULDER,如果昨晚真的只是他的人格,你怎么能肯定他不会再控制你呢,对于其他人,你都太危险了。”

“我知道。”MULDER的声音很平静。“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一切,要怎么样才能结束。如果是可他敏引起这一切的话,我想一种可能是它很快就会消失。”

“另一种可能是也许你会死于可他敏,就像上次一样,上次你差一点就死了。”她回答他。

“哪一种可以解决我的问题呢?”MULDER的声音很平静,就像在叙述一个事实。

“MULDER,不要开这种玩笑!你不会死的,凶手不会掌握你的生活的,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她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我们不得不考虑这些,我很危险,”MULDER说道。“至少在我们肯定这些只是暂时的之前。”

“我们该怎么做呢?把你带到医院去吗?让你见见你的精神科医生?”SCULLY才刚开始说,就被MULDER打断了。

“不,SCULLY,我们不能这么做。如果我出现在医院里,Smokey会找到我的。上次他想要能够具备心灵感应能力的企图失败了,他一定会想再试一次的。我不能让他拥有这种能力。”

SCULLY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你是对的,不过你不该一个人带着。”

“我想我有个办法。”MULDER说道。“这段时间,我可以和GUNMAN呆在一起。他们人数比较多,而且那里一直都有人在。如果出了什么事,或是我失去控制,他们可以打电话叫救护车。”

“也许会有用...还有MULDER...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们。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想想清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LONG GUNMAN 住处

“非常对不起”Langly说着,递给MULDER另外一块pizza。“我的...恩...我的朋友的货源一直是很可靠的。你拿到的可他敏一定是比较差的那种。”

“不,那和它没什么关系。”MULDER说着咬了口pizza。他停了下来,把剩下的部分动也没动就放了回去。“我想我本身的问题和那些药带来的问题一样多。我可以...心电感应...至少一部分程度上可以。这解释了我为什么一直可以成功地完成profile。有些思维上的跳跃靠逻辑思维上可以完成的。我一直都可以读到罪犯的想法,然后解释它们。”

“你现在不行吧,可以吗?你可以读懂我们?”Frohike吃惊的看着他。

MULDER摇了摇头。“不,它是有选择性的。大多数时候,我都没有这种能力。应该时刻他敏激发了这一切。”

“SCULLY告诉我们就只是你对可他敏会有很强烈的反应,而且你必须被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看管着。他说你会有暴力倾向。”

Byers的声音充满了忧虑。“什么叫做暴力倾向,她是什么意思?”
MULDER努力的挤出半个笑容。“她不是这么说的吧。是吗?我不能怪她。我们只是说有一个晚上,我变成了凶手,然后,然后...我...打了SCULY,在我晕过去之前,我差点杀了她。”

“你怕你会再变成他,是这样吗?”Frohike问道,看着MULDER没吃的pizza。“如果你喜欢吃鱼的话,我们还有别的吃的。”

“不,这些pizza很好。我今天只是不太饿。”MULDER给了他们一个微笑。“SCULLY担心这些还会发生,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一切其实都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自从上次我可以心电感应以后,你可以知道我为什么讨厌去医院了吧。”他叹了口气,推掉盘子,把头靠在手上。“我只是希望一切能很自然的过去。”

GUNMAN交换了一下眼神。Byers说道“如果你又不能控制自己了,我们该怎么做?”

MULDER坐直后,他的笑容消失了。“如果可以的话,打911叫救护车。如果我威胁到了你们的生命,或者其他的人的生命,开枪射我。”他把目光从他们惊骇的脸上移开。“我真的不希望这一切再发生,“他简单的说完后,把枪放在了桌子上,推向Frohike。“我的良心绝对不能够接受。”

第九章 完
TO BE CONTINUED


Hidden Things Part 10

六天后
凌晨3点

尖叫声响彻黑夜,声音中充满了恐惧。Langly,从电脑的屏幕前跳了起来,吃惊之余,他努力从椅子中爬了出来,然后冲向门廊。两边的门都打开了。睡眼朦胧的Frohike和Byers跟着他跑了出来。Langly第一个来到门廊上最后一个房间的门口,用力敲了起来。

“MULDER?MULDER 你还好吧?把门打开!”

“来,让我来,”Frohike 叹了口气,从睡衣口袋里摸索了一会,拿出了开锁工具。他跪在门把边,很快就打开了门。Langly开了灯,Byers和Frohike冲进了房间里。

MULDER正躺在沙发上挣扎着,床单和毯子混成一团Frohike 第一个来到了床边,抓住他的手臂开始摇他。“MULDER!醒醒啊!你又做恶梦了,兄弟!”

尖叫声终于消失了,MULDER缓缓的醒了过来。他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三张焦虑,长满胡扎的脸。“嘿,”他迷迷糊糊地说。“我不是在Kansas,是吗?”

“你知道的,”Frohike的声音酸酸的。“这次又怎么了?”

MULDER闭上眼睛,用力咽了咽口水。“我正在经历他最后两次的强奸和谋杀过程。你们知不知道他要那些血干嘛吗?他就是喜欢血的味道。”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Byers说道。“MULDER,我知道你不想去看医生,可是你需要他们的帮助。”

MULDER的眼睛仍然闭着。“我只有一个医生,可是她连个电话都不肯打给我。”他睁开眼睛,对着他们无奈的笑了笑,慢慢的坐了起来。“我会没事的。”

“你是会没事的,那么我们呢?”Langly说道。“这已经是连续第四个晚上了,MULDER,每次我们都认定有人要杀你。我的D&D;分数已经下滑了,MUD其他的人都开始嘲笑我了。”

“对不起,我让你丢分了,Langly,”MULDER听上去很疲倦。“恩,我早上会吃安眠药的,看看有没有用。或者我可以回家;反正,如果这个家伙还是盯着我的话,我会知道的。”

“不,”Byers摇了摇头。“这样你,还有其他人都会不安全的。你自己说的,在你确定是不是还会失去控制之前,需要有人看着你。”

“兄弟们,我已经把你们的生活搞得和我的一样糟了。这不公平,也许我真的应该回家去。反正,我不会再伤害到SCULLY了。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接近我。”他的目光离开了其他人充满了问号的眼睛。Frohike,Byers和Langly交换了一个眼神,Frohike点了点头,其他两个走出了房间。

Frohike拉了张椅子到沙发边坐了下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我以为SCULLY探员每天都会来看你的,可是这个星期我们都没见过她,发生什么事了?”

MULDER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手垂在膝盖上,轻轻的喃喃说着。Frohike 靠上前去。“什么?”他问道。

“我强奸了她,”MULDER的声音很轻,仍然不敢看他的眼睛。

“什么?”Frohike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MULDER最终抬起了头,恶梦的影子还在他的脸上张扬着。“我想我最好解释一下...”

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同一天 下午2点
Hoover Building

DANA SCULLY靠在椅背上,沉思着这个案子。她皱了皱眉头,然后,低下头,又看了一遍Brown的文档。Pargeter正在MULDER的台子上办公,他看上去完完全全的心安理得。他朝她看了一眼,笑了笑,又低头继续工作了起来。她的脸一下红了,马上把目光移向了别的地方。

Pargeter在这个办公室里显得非常的不合适。他正坐在MULDER的椅子上。MULDER,她想念他。Pargeter是个很好的工作伙伴,这毫无疑问。他没有不良嗜好,不和她争论,不会老突发奇想些不着边际的理论。他甚至每天给她带涂着奶油的面包圈,就和MULDER以前一样。Pargeter每天都带她出去吃午饭。她现在不得不拒绝了,否则她一定会长胖的。她偷偷猜想Pargeter是不是和SKINNER说起过如果Mulder的调离是...永久性的话,他希望能被分配到X FILES来。她谈了口气。这次,问题很严重啊!

她很担心MULDER。她和他通过几次电话,每次只要他一张嘴就是开始请求她的原谅。她很努力的试过了,可是就是说不出那些让他释怀的话。她同样不想单独去看他。

她早就不生他的气了...什么呀?她从来没有生过他的气...那个晚上,MULDER是在那些严重的幻觉影响下才会人格扭曲的。他的却是非常愚蠢的把自己放到了危险的境地,可是凡是认识FOX MULDER 的人用脚趾头想想都该知道他会这么做的。她早就应该猜到他有时候脑子是不怎么好用。

关于强奸,她在责怪她自己吗?她胡思乱想着。她知道强奸受害人一般感到罪恶和羞耻。不,她觉得她不该被责怪;MULDER才应该被指责。可是她到底在想什么呢?她的想法相当的复杂。她爱MULDER.她知道在她心里,她觉得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和MULDER的动机无关。那些只是可他敏和profile造成的结果。不,她也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怪他。她生气是这一切的发生最主要是因为MULDER不可思议的粗心大意。她对他暴跳如雷是因为,因为...当她最终可以对他放下一切,完完全全信任他以后,他竟然肆意挥霍着她的信任。好吧,她的的确确在生他的气。

她抿了抿嘴唇。她的妈妈老是抱怨她太爱记仇了。她不常生气,可是一旦她生起气来,她固执的天性会让她很难放开。她想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就是这样的。记仇?她用她的生命信任他,可是他呢?他是个男人。他是...MULDER,他冲动,容易感情用事,对社会上的一套,完全不懂。当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她不由的叹了口气。Pargeter拿起电话,说了两句,就把听筒递给了她。

“DANA,找你的。”她接过电话。

“SCULLY,”她说道。

“scully探员,我是Frohike."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Frohike?怎么了?MULDER还好吗?”她把椅子转了转,避开了Pargeter好奇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Frohike回答说。“我本来希望你这个星期能过来一下,我们可以当面谈谈,可是到现在为止你还没过来看过MULDER..."

"这很...复杂。”SCULLY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和他打过电话,他听上去还可以,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刚开始,他不肯吃东西。虽然我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厨师,但是我也知道当他把我做的牛排全都倒掉之后,他的麻烦大了。他已经瘦了十几磅了。还有一件事,在过去的四个晚上,我们不断地被他的噩梦惊醒。他清楚地看到凶手杀人的过程。MULDER看上去活脱脱就像是《活死人的夜晚》里的那个逃犯。”

“Frohike,我不知道,”她的声音轻轻的。“他去看过医生吗?”

“他不会去看任何医生的,除了你以外,”Frohike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得不耐烦了。“只有你,我想他的问题至少有一半是因为你。”

“我不能去,是有原因的,”她才一开始,就被Frohike打断了。

“嗯,我知道。MULDER今天早上都告诉我了。你和我们一样了解他。攻击你的那个人他不是MULDER。他不会伤害你的。”

“无论如何,至少不会是故意的,”她黯然地说。“他醒着吗?我可以和他说两句吗?”

“不,我们早上给他注射了tequila,现在他已经睡着了。这是让他安静下来的最好办法。但是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些。”Frohike 说道。

“我很高兴你能告诉我这些。”她安静的回答道。“告诉他,我今晚请他去Enrico吃晚餐,好吗?晚上6点?”

“我会告诉他的,SCULLY探员,”Frohike说道。“还有,SCULLY,不要放弃他。他很努力了,你知道的。”

“我知道,Frohike,我真的知道。”她说完把电话听筒放了回去。

Pargeter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还号码,DANA?你们在讨论MULDER 吗?他做什么了吗?Pargeter关心地问道,皱起了眉头。“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只管告诉我。”

“不...我是说,是的,打来电话的人叫Frohike,他说了一些关于MULDER的事情,没什么问题。”他说起MULDER就好像MULDER是个斧头帮的连环杀手一样。她决定让这一切停下来。“Pargeter探员,MULDER和我搭档了7年了。我可以无条件的信任他。上次的...事不会再重演了。请你,不要再担心了。”她 站了起来,从写字台的抽屉里拿出了汽车钥匙。“我要再去射击场练习一下。然后我会早点回家,我很累。”

Pargeter也站了起来,走向她这边,在离他非常近的地方停了下来。“DANA," 他轻轻地说道,“我很担心你,特别是自从上次MULDER做了那些事之后,你不觉得你应该离他远点吗?”

她皱了皱眉头,微微转过身。“我只会尊重MULDER探员;他救过我的次数不胜枚举。我也没有意图要换搭档。我们以后见!”她飞快的冲出办公室,直到走到地下室的射击场附近才慢了下来。

那个该死的Pargeter!整整一个星期,他都热心过了头。就好像他有资格为她担心一样。哼~Pargeter是不是以为他们已经结婚了,还是怎么样啊?不,根本不可能。她不想再想下去了。检查了一下她自己柜子里的东西。现在的她只想找个目标发泄发泄。

在射了几轮之后,她好像看到了Bob Brown的脸:他的蓝色水泡眼,鼓在光秃秃的眼睑下。是他发动了这场该死的战役,她希望能亲手消灭他,越快越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晚上6点
Enrico的餐厅
Georgetown

DANA SCULLY看了看表,好极了,没有迟到。她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没看到MULDER...不,等等...那是他吗?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会,很高兴周围的人群里没人认识她。当她看到他的变化之后,她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他实在太瘦了。他本来就不胖,而他现在吃的东西连只鸟都养不活。据她估计,他肯定已经瘦了十几磅了。可是事情才过了一个星期而已...她闭上了眼睛。MULDER一直就很难从负罪感中走出来。上次的攻击,以及它带来的后遗症已经彻彻底底的打垮了他。

他的手腕在过大衬衫袖子中显得那么细,而且还有点发青。皮外套松松垮垮的搭在他的肩上。他来来回回的注视着经过的人群,脸上戴着无助的期望。现在她都想哭了。

就算是MULDER罪有应得。她想最终打倒他的人会不会是她。“MULDER,”她叫着他的名字,抬了抬手。

他抬起头,空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SCULLY!”他叫到,穿过人群向她走了过来。他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低下头仔细地看着她。“你看上去不错,”他终于放心了。

“我还好,”她说道。“你呢?Frohike的菜是不是烧得很差?你看上去好像瘦了很多。”

MULDER皱了皱眉头,把目光移开说道。“我...这几天睡得不大好。我是说,他们让我住在客房里,而且还给我许多他们的珍藏。他们非常好,可是我一直在做噩梦。”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地板看。“我开始回忆起我...那天在我家发生的那些..."他咽了咽口水,声音消失了。

"MULDER,好了,没事了。我们会好的。”她的声音柔柔的。“对不起,这些天我都没去看你。我知道那天那个人不是你,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一直都非常爱你。”

他终于抬起了头,看着她。“我们可以让这一切都过去吗?可以吗?那个该死的强奸犯仍然住在我的记忆深处。我逃不掉的,就算在睡梦里都不行。我不敢肯定,就我在做梦的时候,我是不是真的记得...我对你做了些什么,或者是我是不是真的看到了那些谋杀场面。那些脸都非常模糊。”他揉了揉眼睛“我,真得非常非常对不起。我发过誓我不会让你承受这些的。”

“我很高兴你能选择告诉我这些,”她说道。“我想我们必须和对方交换自己痛苦的想法,否则它们真的会毁了我们所有拥有的一切。”

MULDER点了点头,向边上望了望。“看上去我们的台子已经准备好了。”

她飞快的看了他一眼,笑着挽住他的手臂。“让我们吃饭吧,MULDER。”

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二天早上 5点

DANA听到电话铃模模糊糊的响着。她随手把电话听筒从床边的座机上拔了出来。“嗯?”她轻声地说

“SCULLY?我是MULDER。”

她的眼睛睁开了。“MULDER?现在几点啊?”她打开床边的灯, 看了眼闹钟。“才5点啊。”

“是吗?对不起,SCULLY,不过你必须知道这些,凶手...已经选定了新的目标。他已经盯住她了。”他的声音听上去很绝望。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她坐了起来。

“我看得见它,他把车停在她的房子前面,观察着她。他正在观察她什么时候离开,然后什么时候回去。他计划明天或者是后天进取。还有SCULLY,"他说道。“我想我知道他在哪儿。”

她站了起来,抓过一张纸和一支笔。“他在哪,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见了路牌。他现在在Vicksburg,住在一所老房子里。看上去已经荒废很久了。”

她停了下来,想了想。“他是在Vicksburg长大的。这可能是他的家。他的文档里写着的。到办公室见我?"

她听见了他声音里的快乐。他回答说:“半小时候见。”

她到的时候,MULDER已经在那里了。Brown的个人文档正摊开着放在桌子上。他给了她一个明亮的微笑,看着她打开门。她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从前,每个细胞活了。MULDER回来了。

“SCULLY,你是对的。他住在老式郊区住宅区的一所房子里。我给当地警察局打了电话,他们已经开车过去了。这幢房子已经不是他们家的了。它在六个月前就已经开始挂牌出售了。看上去,他是悄悄搬进去的,警察在看见房间里有灯光,他们在等着我们的命令。”

SCULLY 点了点头。“太好了,我去给SKINNER打个电话,让他们开始行动。


第十章 完
TO BE CONTINUED


Hidden Things Part 11

在接到电话20分钟之后,SKINNER赶到了办公室,就看到MULDER和SCULLY正在研究Vicksburg道路交通图。

当SKINNER看到MULDER穿好西装,打好领带,干干净净的站在办公室历时,他皱起了眉头。“MULDER探员,我想我已经让你放病假了。”

MULDER的脸一下红了,不过他仍然站在原地,没有动。“是的,先生,不过你们会需要我的。自从上次他用可他敏袭击了我之后,我就可以朦朦胧胧的看到到他的想法了。我知道他的想法和他的计划。他已经找到了下一个受害人了,而且他很快就要行动了。还有先生,更重要的是,

”MULDER恳求道“我可以看见他,即是他试图再次隐身。这次他不可能逃过了。因为我可以看到他看到的东西。”

“你又可以听见别人了想法了?”SKINNER很用力的看着他。“你看过医生了吗?”

MULDER摇了摇头。“这和上次不一样。我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想法,这些想法这次不会伤害到我了,不像上次那样。我感觉非常好。”他笑了笑“或者说就和你能在你的脑子里感觉到一个杀人犯的感觉一样好。”

SKINNER停下来,想了想,说道。“MULDER探员,我不能否认你的...能力...会对这个案子有帮助。但我把你从这个案子上调离的主要原因是它已经危害到了你的健康。”SKINNER意味深长的看了MULDER一眼。“事实上,你的身体看上去比一星期以前差了很多。我不希望下次不得不去医院看你,更不希望去精神病院看你。”

SKINNER把头转向SCULLY.“你怎么看?他做这些不会有问题吧?”

SCULLY把头转开,她没有告诉SKINNER关于强奸的事;他知道得仅仅只是MULDER在做profile的时候,状态一下子变得很差。如果不想让MULDER坐一辈子的冷板凳,她可以说多少给SKINNER听呢?她看了眼MULDER,看到的是他恳求的眼神。他希望得到一个机会来弥补他所做的一切。

“SCULLY探员?”SKINNER催促道。

“我想可以吧。他已经参与了这个案子,现在他只想让它有个了结。”她缓缓的回答道。

SKINNER说道“好吧,MULDER探员,你可以加入。”

XXXXXXXXXXXXXXXXXXXX
四个小时以后
警察局总部
Vicksburg, Virginia

当技术支援人员给MULDER的衬衫里夹好配线,向后走了几步。“好了,MULDER探员,说几句话,让我看看能不能听到。”技术人员给了MULDER一副耳机,然后对着他做了个手势。“好的现在开始!”

MULDER把微型麦克风安装在嘴的上方,然后说道“测试中...一...二...三...我更希望现在是一场篮球比赛...”技术人员点了点头。“好了,非常清楚,”

SKINNER,穿这标有“FBI”几个大字的夹克向他们走来。“好了吗?”

“他已经准备好了,先生。方圆一英里以内的所有警察都可以听见他在说什么。”技术人员皱了皱眉头。“可是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又不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

“我们的嫌疑犯非常善于伪装自己。MULDER探员是我们中唯一见过他的人,如果万不得已,也许他会要追踪嫌疑犯。”

“我是领路羊,”MULDER温和的说道。“如果他跑出这座房子,我可以跟上他,然后带领其他人抓住他。”

“那么为什么...?”技术人员刚开口,又停住了。“噢,你就是那个MULDER探员,是吗?我早就知道会这样了。”他把工具都装好放回了箱子里,然后以最快速度离开了。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MULDER说完后,向SKINNER 耸了耸肩。

“可以想象。在这个案子里,你的特殊能力不太好解释。但是它该死的真的很有用。”SKINNER向周围看了看,到处都是他的探员们。“SCULLY在哪?”

“她正在和Pargeter说话吧。”MULDER随意地说着。

SKINNER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道,“我想你不会介意告诉我在过去的一个多星期里你们两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MULDER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把头转开了。“我没什么好说的。如果SCULLY想说的话,她会告诉你的。”他拍了拍麦克风。“这玩意儿已经关掉了,是吗?" 他找到了开关,关掉了它。

SKINNER继续说道,“四天前,SCULLY交了转职请求报告,我问她原因,她只是说出于个人原因,她说她只是觉得是时候做点别的事了。”

SKINNER突然停了下来。“MULDER?过来,坐下来...把头放在膝盖上...不要晕过去啊...她没有和你说起过她想回到Quantico去吗,她说过吗?你们已经密不可分的工作了7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MULDER抬起头,看着SKIINER,眼睛里有的只是安安静静的绝望。“我已经说了所有我可以说的了,”他平淡地说着。“我们...之间的确出了点问题...我现在只希望行动可以尽快开始。”

SKINNER皱了皱眉头说到。“MULDER,如果你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

"不用,我们一定要这么做,”MULDER打断了他“他已经锁定了另外一个受害人,我们没有时间了。不用担心我,我会没事的..."

SKINNER摇了摇头走开了。他以前曾经见过一样的表情,只是上次它出现在临死的海军陆战队队员的脸上。不过,MULDER是对的,他们必须抓住凶手,无论如何必须抓住。SKINNER必须相信MULDER这次会从鬼门关上回来的,就像以前一样。

SULLY走过来的时候,SKINNER正在等她。“SCULLY探员,你没有告诉过MULDER他探员你要调离,”他说得很直接。

SCULLY看了眼周围,向找到MULDER,可是没看见他。“对的,先生,我不想在不知道申请是否会被批准之前,影响他的精神状态。”

“那么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了点什么”SKINNER只闻道。

“先生,我觉得现在不是很适合讨论这个问题,”她希望他不要说下去了“我们不该好好计划一下行动吗?”

“今天,MULDER探员将要被安排在最前线。Brown已经把他作为目标了。如果MULDER精神状态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让他不愿意去考虑自身的安全。我需要知道那是什么。”SKINNER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她避开他的注视,脸红了,说道。“我...不能先生...但是我很高兴你提到了我的转职要求。我想过这个问题了,我希望可以收回它。导致我做这个决定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我想要留在X FILES.”

SKINNER目瞪口呆,皱起了眉头。“你先是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调离,现在你又想要把它收回..."他盯着她看。

她也看着他。“我已经把所有可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先生。对不起,我想要留在X FILES."

"你应该知道Pargeter已经交了转职报告,他说如果MULDER的离职能力是永久性的话,他想调到X FILES.你知道吗?”

她张大了眼睛“不,先生,我一点也不知道。不过MULDER探员最多几个星期就可以回来工作了。不会有计划要找人取代他吧,会吗?”

SKINNER摇了摇头。“不是现在。所以你的转职报告和Pargeter的转职报告是无关的。是吗?”

“不,先生,”她回答道。“MULDER在那里...如果你同意的话,先生?她走向卡车,MULDER正在往他的Kevlar背心上夹佩线。

“MULDER?”她轻轻的问道。

他抬头看到她,表情很疏远。“嘿,SCULLY."他拨弄着电线,继续着毫无生气的声音。“SKINNER告诉我说你想要回Quantico.我不想说任何责怪你的话。你应该离我越远越好。”

她舔了舔嘴唇刚想说,“MULDER..."

SAC的声音从控制中心传来,“好了,同志们,我们要走了。在cruise或者是SUV上找个位子坐下来。MULDER探员!你领头,和我一起行动。”

MULDER迅速的看了她一眼。“我想就是这样吧,恩,SCULLY?等这一切结束后,我会来和你道别的。”他说完后向SUV走去。

“MULDER,等等!我...”但是他已经走了很远了,根本听不到她说话。她晚点会和他解释的;如果可以的话,她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掉的。她

穿好Kevlar背心,然后在cruise(我不知道该怎么翻译,希望有人帮我解释一下)上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XXXXXXXXXXXXXXXXX
20分钟后
816 Elm 大街
Vicksburg

房子很大,不过看上去有点年久失修的样子。这种房子一般都是建在20世纪初期,当时很多有钱人为他们的家人建造了这种房子。很多这类房子都有长长的阳台,和漂亮的落地窗。

他们把车停在了离街区不远处,然后下车走进去。安静无声的围住了房子。SKINNER移到了前门口,MULDER和SCULLY跟了进去。MULDER 突然猛地停了下来。他转过头,怔怔的看着马路人行道上的一处。

“MULDER?你看到了什么?”SCULLY跟着MULDER的目光看着人行道,可是除了人行道上白色的热光,她什么也看不到。

“就是他!”他破门而出冲向了人行道。猛然间,她看到闪光正在移动,渐渐变成人形,奔跑着。

“你的话筒,MULDER!打开它!”SCULLY叫道,努力想赶上他。“先生!MULDER跟到他了!”

MULDER跑过街区的草地,然后窜进了路边的树丛中。到处都是树枝,SCULLY不知道他到底在那里。

“MULDER!你在哪?”她大声叫道,和6个探员,在树丛中搜寻着。

“散开!”SKINNER命令道。“你们看不见嫌疑犯,但你们可以看见MULDER探员。见到他马上大声叫!”

MULDER跟着一个男人奔跑着,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现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Brown了。Brown跑的很快,MULDER几乎跟不上他。他觉得他已经把别的追捕人员甩在一英里以外了。

“你逃不掉的,”MULDER在他身后叫道,喘着气“我看得到你的。”他抬起枪,对准了Brown的方向。

“我知道”他喘着气,回过头来。“但是你不能锁住我。”他突然间刹住了车,停了下来,背倚着树干,睁大了眼睛。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对准了MULDER。“放下枪,快点,扔掉它!”

看着Brown的脸,MULDER小心翼翼的把枪放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举起手。

“一旦你死了,就没人看得见我了,我就安全了。那些声音告诉我的。”Brown说着,发抖的手扣向了扳机。

“他们在骗你,”MULDER说道。“如果你杀了我,他们不会停止追捕你。我知道那些声音,但是他们说的不是事实。就拿一件事来说吧,血根本不会起作用。它只是用来喂饱了它们,而不是你。"

Brown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你知道那些声音?你听到过它们?”

MULDER点了点头。“我听到过的。他们试着骗我,但是我不相信他们。Bob,你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但是我喜欢它,”Brown说道。“你也知道的。”他舔了舔嘴唇,把手伸向牛仔裤口袋,然后掏出了一把军刀,翻开刀刃,他微笑着看着目瞪口呆的MULDER "我只能杀了你,不过我想先尝尝你的血。”

MULDER以为他听到有人在树丛中走动,但是,他看不到任何一个其他的探员出现在他的视线内。该死的,就算话筒可以现场联系,他们也不一定找得到他们。不过他们一定已经知道Brown带着枪。“我想你会决定是用枪射我,还是用你的刀割我。”MULDER试着和他交谈。还是没有人过

来,该死,他们怎么要那么多时间...

" 我会先用枪射你,然后割开你的动脉,”感谢上帝,Brown还在说话。“你不会有感觉的。”MULDER可以看到Brown的手在扳机中游走。就在这时候他的手突然无力的到在了膝盖之间。

同时,Brown的胸口,一点红色渲染开了。就像是一条幼虫从后面慢慢开始分裂。Brown的血喷溅而出,全都喷在了MULDER的身上。那一瞬间,好像时间都静止。

“MULDER!"SCULLY从开枪的地方,穿过那些枝杈走了过来。“MULDER,你没事吧?”她把手放在Brown的头颈上,没有找到脉搏。她的子弹直接穿过了他的心脏。她把Brown的尸体从MULDER身上推开,看到她搭档的脸上盖满了血污。

她轻轻的摇动MULDER,当她看到他苍白的脸,双眼紧闭时,她皱起了眉 “MULDER?" 她只能伸出手,在他的脖子上寻找脉搏。他整个身体盖满了血,但是她不知道这些血是他的还是Brown的。“MULDER...醒醒。是我啊,SCULLY!" 在她的触摸下,他的皮肤又冷又粘。她脱下外套,盖住他,转过头看见SKINNER正穿过树枝向她走来。

“叫救护车!有探员受伤了!”

“什么?MULDER?"SKINNER飞快的看了眼现场。

“Brown已经死了,还有...还有...我想我打中了MULDER,"她的声音正在颤抖。“叫救护车,快."

第十一章 完

TO BE CONTINUED


来 源: annagao整理并上传

共有86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Hidden Things 8
  • 下篇文章Hidden Things 12-14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