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FanFic精选



Hidden Things 15-17

2020-8-3

作者: xenith原作,扇子翻译

 


Hidden Things Part 15

DC 国家监狱

MULDER弯着腰靠在水池边。虽然好不到哪里去,但是至少现在他可以单独待在牢房里了。他用水冲洗完眼睛上的伤口后,用手纸小心的擦了擦。他想,他还是很幸运的。他的前狱友虽然把他打的遍体鳞伤,但还是没能杀了他。但是有什么关系呢,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

“哇哦,你终于到了属于你的地方了,是吗,MULDER探员?”Mrs. Paddock尖锐的声音穿过了MULDER的思绪。

他转过头看到她正坐在他的床铺上,大声笑着。

“你!你不是真的!”他大声叫道。

“哦,是吗?”她站了起来,走向他,直到她的鼻子就停在他的鼻子前。“对你来说,我相当的真实。还有,再重复一遍你正呆在你该呆的地方。和那些强奸犯,谋杀犯呆在一起。”

“我没有杀了SCULLY,”MULDER说道。

“这可不是你对SKINNER和那些警察说的啊。你不是这么想的。你知道的,在你的内心深处,你知道你强奸,谋杀了唯一爱你的人。你只会摧毁你生命当中所有美好的东西。”

MULDER转过头去,将手纸扔回马桶里。“这不公平,”他说到。“我爱...爱...SCULLY。”

“不,你没有爱过她。你还是不相信你应该和John Lee Roche,Lucas Henry待在一起吗?你以为你比Luther Lee Boggs好多少?至少在他被处以死刑前,救了SCULLY的命。”她转到他面前,盯着他看。“你一直都把SCULLY当成了你的延续,说的好听点,她就是你的支持系统。你什么时候把她当成一个人来欣赏过,你什么时候把她和你的目标分开过?”

“不是这样的,”MULDER叫道。

“SCULLY是我遇到过最好的人。我爱她,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把她带回来,让这一切不要发生。”

“可惜这不是一个选项,不是吗?她死了,而且是你杀了她。现在她的家人正在为她哀悼。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可怜的Mrs. Scully,她的两个女儿现在都死了。全都是因为你FOX MULDER。我想Bill一定想亲手杀了你。”她灿烂的笑了笑。“不过,你还是幸运的。我知道哥伦比亚特区没有死刑。你会在监狱里度过你的下半辈子。你非常健康,你将会在这里待上很久很久。”她的笑容越来越兴奋,露出了牙齿,她的牙齿看上去就像是蛇的牙齿一样。“谁知道呢,也许你又会爱上谁的。也许这里的某个囚犯会发现你是多么的迷人,想要和你成为室友呢。”

“你给我闭嘴!你不是真的!”MULDER叫道,用双手盖住自己的耳朵,向后靠去。

“你什么意思,我不是真的?有人来看你MULDER先生,”从门廊里传来一个声音。MULDER抬起头,看见了眼满脸困惑的守卫。

MULDER向四周望了望,Mrs. Paddock 已经走了。他放松地叹了口气。“探访者?好的,我们走吧,”他说道。

Walter Skinner 坐在探访室的椅子里,看上去很不舒服。他不喜欢监狱和囚犯;他自己就待过一次。但是多亏了MULDER地坚持,SKINNER终于证明了自己的无辜。现在是SKINNER回报的时候到了。

门打开后,MULDER坐在了防弹玻璃后面。他穿着胡萝卜色的衣服。SKINNER并不吃惊他们为了他的安全考虑把他安排在一个隔开的单间里。警察在监狱里的日子一般都比较难过。MULDER坐着,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地板,拒绝去看SKINNER的眼睛。

“MULDER探员,你觉得怎么样?”SKINNER听上去想鼓励她。

MULDER抬头看了看,讽刺的笑了笑。“如果你杀了你最好的朋友,你会有什么感觉?”

SKINNER注意到他眼睛上紫色的伤痕,皱起了眉头。“你的眼睛怎么了?”

MULDER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我的室友们不大喜欢联邦调查员。”他耸耸肩。“没什么要紧的。已经过去了。”

SKINNER向后靠了靠,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意识到MULDER是对的。如果MULDER已经呆在隔离的单独牢房里了,他也不能再做点什么来保护他了。“我想把你弄出去。今天下午在你的传讯中,我会申请保释你,LONG GUNMAN也会帮你的。”

MULDER摇了摇头。“不要浪费你的钱了。他们不会让我出去的,你知道的。他们不知道我会不会再杀人。”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我自己也不知道...”

“MULDER,你不会在受可他敏的影响了,”SKINNER理解的说道。

“我有各种各样的回忆。”他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绝望。“我...看到一些,听到一些,以前我从没经历过的事。我看到我受可他敏的影响。我不...不知道...我还可不可能做对的事。我想鉴于对我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但是,MULDER,你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SCULLY也许没有死。我们知道的是,可能她在树林里的某个角落里失去记忆。”SKINNER 坚持到。

“你们已经搜查过整个树林了。”MULDER平淡地说道。“你们找到什么了吗?”

SKINNER看着他,显得不太舒服。“我们找到了脚印,从你的汽车进入树林。然后足迹就消失了,我们还没有找到弃尸地点。”

“还没有,你们还没有找到弃尸地点,”MULDER说道。“这些我穿着的衣服。它们挂在树上,是吗?”

SKINNER点了点头。

“那些树枝和你们在路上看到的树枝是一种树上的,是吗?”SKINNER犹豫的点了点头,MULDER继续说道。“还有我的衣服,他们发现我的时候。我只穿了衬衫,长裤,但没穿内衣。我穿了鞋子可是没穿袜子,是吗?就像是一个酒鬼或是中毒的人想尽快把尸体处理掉的人会穿的一样。”

SKINNER脱掉眼睛后揉了揉眼睛。“MULDER,我不想讨论那些对你很不利的证据。只有DNA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还没有任何证据显示DANA SCULLY已经死了。我们没有发现足够至人死亡的失血。”

MULDER摇了摇头。“不会有的。留太多的血在犯罪现场不是Brown的犯罪模式。他会把它喝下去。我...也许把这些血扔在了SCULLY的尸体旁...SKINNER,我上次...她告诉我我做了些什么。我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次,我不知道我会用可他敏,但是我就是用了。如果SCULLY没有信任...我...”他停了下来,开始擦拭自己的眼睛,然后继续说了下去。“如果当我告诉她这一切不会再发生的时候,她没有相信我,她现在就会安全的活着。”

SKINNER充满同情的看着他。“MULDER,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你是最不像会杀人的人。而且在审判过程中我会一直都在。如果你有任何需要,给我打电话。”

SKINNER看了守卫一样,然后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包香烟,外面包着一些钱。“这些也许会让你的日子舒服些。”守卫点了点头,打开玻璃上的小窗。SKINNER把东西塞给了MULDER.

当MULDER看到香烟壳上包着的钱的时候,眉毛抬了抬。“很多钱,先生,五百美元,就算是对助理主任的薪水而言,也不是个小数目。谢谢”

“它们会有用的,就算是在里面。”SKINNER说着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了。“好好照顾自己,MULDER。”

MULDER点了点头,在守卫押送下离开了房间。这次是个新的守卫,她是个女的。她一直在不停的哭。其他的罪犯都怀疑她能不能在这里呆上一个月,她的感情太丰富了。他们叫她什么来着?“新鞋”。真是奇怪,这么个地方还有它自己的专有词汇。

她带他回到牢房里,打开门,看着MULDER走了进去。当她关上门离开后,他被一个人影的移动吓了一跳。一个男人正试图从床底爬出来,扑向MULDER。妈的!他手上有刀。

MULDER尽量向后退,可是房间太小了,而且那个男人动作很快。在他看到这个男人把刀刺向他的胸口之前,他只看到金属的光芒一闪而过。有人想要杀了这个著名的囚犯。他可以听到了守卫的尖叫声,她应该已经打开门了,然后用她的警棍。

MULDER感觉到他的血从锁骨处流淌了出来,他想知道伤口有多深。可是到了现在,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不让这个男人杀了他呢?这只会省了MULDER的事。不,这么小的刀,根本杀不了他的。结果是,他只会被关到监狱医务室里去。那是什么样的刀片?四寸长的刀片?这样的刀片,只有用来割脉,才会有用。

“你不用这么做,”MULDER喘着气,向旁边闪了闪。

“不要说话,”那个男人说道。

“我想从你这里买这把刀,”MULDER回答道。“你想杀了我?这不是个好办法。这么做,你最多只能把我送进医院 。我可以找个正确的方法。”

男人的眼睛眯了起来。“这只是个开始,”他哼了一声。“你想让我把刀卖给你,这样你就可以自杀了?”

“听你上去很蠢,不过是的,”MULDER回答道。“当我要走的时候,我希望是干干净净,彻彻底底的。不是想冒犯你,我不觉得你做的到。”

“如果你真的那么相死,你为什么不站在那里,让我帮你完成你的心愿呢?”那个囚犯长长的看了他一眼,问道。

“那把刀,刀片最多四寸长?对不起,兄弟,但是在你顶多弄伤我之前,他们已经到这里了。失血而死需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那把刀最好的用途就是割脉。其他的都没有用。”MULDER耐心的向他解释,仍然闪避着他。

MULDER向床边移了移,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和钱。“我这里有一包烟和500美元,我可以给你。这是你今天最划得来的交易了。”他把手缩了回来。

那个囚犯停了下来,仔细得看了看。守卫的尖叫声已经停了下来,她开始开门了。“你最好快点做决定,”MULDER说道。“他们很快就要到了。”

囚犯一把从MULDER的手上抓过香烟和钱,然后把刀柄塞在了他的手心里。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MULDER迅速的把它扔进了马桶里。

守卫们讶异的看到两个囚犯脸上满意的神情。当他们把那个男人押回他自己的牢房的时候,他被送往医务室。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DANA SCULLY终于瘫倒在了锁着的门边。她已经用力敲了几个小时的门了,都没有回应。很久之前她就已经吃掉了那个三明治,她又觉得自己的胃在叫了。水也很早以前就喝完了,虽然她尽可能得少喝。Pargeter是不是计划把她遗弃在这里呢?

她朝房间的四周望了望,的确没有卫生设备,所以她只能在角落里方便。但是这并不能减少臭味。

她在这里待了多少天了?一天?两天?如果DANA SCULLY被发现活活饿死了,算不算是件好事呢?

不,她修正了一下,她先会渴死的。一个人没有食物可以坚持1个星期,而没有水最多只能撑3天。

她终于把胶带从手腕上剥了下来。也是个进步啊!

她站了起来,在房间里绕着圈转,她找到了电灯开关,她更希望这个屋子黑着,所以她没有开灯。她所有的活动范围就是这么一个10英尺长,12英尺宽的空间。

在坐着沉默了几个小时后,她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她没有从外面听到任何声音,这里也许是个地下室,也许不在市区,但是也很难说。同样的,她的叫声和敲门声不会有任何人听见。

她叹了口气,坐了下来。她从醒过来开始就一直觉得冷,但是赤裸现在不会带来更多的伤害。反正没人在这里看着她。是这样吗?墙上是什么东西?她走过去,踮起脚尖,发现原来是个摄像头。Pargeter一直在监视她。

“你这个杂种!看着我!”她对着它叫了很久,最后她觉得累了。她笑了笑,拿起一小块胶带贴在了摄像头的镜头前。

这些天,她第一次笑了。她走到每个镜头前。“给你的,Pargeter!接着吧!”她在每个镜头前贴上胶带,走回房间的另一边。至少她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功。

她背靠着墙,闭上眼睛,想保留一点精力。她快要渴死了。她希望毁掉那些摄像头,可以让Pargeter过来。她也许可以制服他,或许至少可以从他那里得到点水。在这之前,想点别的...

那天晚上的事,她不怎么记得了。但是她可以肯定的事MULDER和她在一起。他怎么了?Pargeter伤到他了吗?或者杀了他吗?不,如果MULDER死了,她会知道的。她一定会知道的。他也许正在外面,想要找到她。她敢打赌他正在把那些警察逼疯掉,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早点找到她。

“MULDER,你在哪儿?”她在一片寂静中,小声地问道。

XXXXXXXXXXXXXXXXXXX
“MULDER先生,出席法庭的时候到了。”守卫从窗外对着他说。

MULDER已经从医务室回来了,那些伤痕已经包扎好了。他知道外面什么地方有个家伙正为今天赚了500美元而高兴。是的,至少今天他让一个人快乐了。MULDER站了起来,等着他们打开牢门。

两个守卫站在那里,手上拿着脚镣和链条。他正在接受“危险连环杀手”的待遇。他平静的站着,任由他们给他戴上脚镣,然后在他的手腕上铐上手铐,最后在他的腰上绑上链条。他几乎不能走路了,只能迈出很小的步子,但是这些守卫早就习惯了。

坐在巴士里的其他的罪犯都在嘲笑着他,但是MULDER只是安静的坐着,眼睛看着窗外。今天是个阴天,和他的心情很配啊!他想道。

他耐心的坐着,直到法庭叫他的名字。他以前也常常坐在这里等着被传唤,只是那时候他是坐在台子的另一边。

法官在说话以前观察了他几分钟。“MULDER探员,我看着你坐在那里,我觉得非常难过。你被指控的犯罪是非常恶劣的。你和SCULLY探员以前常常到法庭上来提供承堂证供。”

MULDER点了点头。“我也非常难过,尊敬的法官。这...这件事...也让我非常震惊。但是我已经准备好对我所做的一切作出偿还。”

“MULDER先生,"法官说道,“你需不需要一个辩护人?”

MULDER摇了摇头。“不,尊敬的法官,我不需要律师。我决定自首。”

法官的眉毛抬了抬。他打开文档,简要地读了读。“ 你被特区律师提出一级谋杀指控,你被控告谋杀了你的搭档。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是的,先生,我知道。但是这是我对于DANA SCULLY家人造成的巨大伤痛的唯一偿还。这是我唯一可以做的,这是公正的。”MULDER 的声音渐渐轻了下去,最后消失了。

法官仔细地看了看MULDER,然后放下文件。“但是,MULDER先生,我不能接受你的请求。这个犯罪环境使你无法正常思考。我要求公共辩护人办公室为你指定一位辩护人。当你和你的律师见过后,我们会再在这里接见你。祝你好运,MULDER先生。”法官同情地说道。

在被送回巴士上后,MULDER心里觉得很舒服,今天晚上,所有的闹剧都可以结束了,一次性的永永远远结束。

第十五章 完
TO BE COUNTINED


Hidden Thing Part 16

两个小时后,MULDER在伤口被重新包扎好之后,押送到了谈判室。

“你的律师正在等你,”守卫解释道。“你准备好见他了吗?你的脸色看上去很差。”

MULDER笑了笑。“很快就会结束的。”

守卫耸耸肩,打开了谈判室的门。“他到了,Carleton先生。”

MULDER坐了下来,一个穿着很皱的西装的矮胖男人努力的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MULDER先生。我的名字是 Michael Carleton。我是当地警察局办公室派来的。我将是你的代表。”

守卫向两个人点了点头后,关上了门。

“我打赌我是第一个FBI探员。”MULDER说道。

“事实上,是的。”Carleton说着,把一刀文件放到桌子上,从里面拿出了一份警署报告。“我知道你的搭档失踪了。”

“我的搭档死了。”MULDER 平静的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认为当地政府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对你进行谋杀指控。他们只是猜测你可能杀了她,而且当时你正在药物的影响下,你的自我控制能力降低。”Carleton抬起眉毛,看着他。“我们可以要求减刑。”

MULDER摇了摇头。“他的指控是正确的。我知道可他敏会让我做些什么。无论如何,很显然我又吃了它。”MULDER抬起头,看到Mrs. Paddock就站在台子边上。“你在这里干嘛?”他问道。

她笑了笑,露出了一点点牙齿。“我到这里来只是想看看你怎么样了?”

Carleton试着跟随MULDER的目光看去,看到的只是空空的房间。“我在这里是为你辩护。MULDER先生。”他一脸困惑的回答道。

“我不是在和你说话,”MULDER解释道,眼睛盯着Mrs. Paddock。“我在和Mrs. Paddock说话。”

“啊?谁是Mrs. Paddock?”Carleton平静的问道。

“可能是个魔鬼,或者至少是个小妖精,很难定义。”MULDER 指着空气回答道。

Mrs. Paddock笑了。“你还真是了解我啊,MULDER探员。我到这里来就是要回属于我的东西。你是我的,你知道的。”

MULDER的表情显得越来越严肃。“我知道,”他轻轻的回答后,看着别的地方。

“她在和你说话?”Carleton继续问道。“常常吗?”

“自从这个案子开始以后。我最近很难让她闭嘴。”MULDER给了他一个很微弱的笑容。“从我开始办Brown的案子之后,她就整天缠着我。我给Brown做profile;然后我和他之间产生了一种心电感应式的联系,我听到了他的想法,感觉到了他的感觉。”MULDER的表情痛苦了起来。“我听见他的声音,他们告诉他去杀人。”

“我...明白了,”Carleton说到。“那么他们告诉了你什么?”

“可他敏让他们强壮起来。当我受到可他敏的影响之后,我就很可能重演Brown的强制性行为。我在他们的控制下,杀...杀了SCULLY。”MULDER把头转向Carleton。“我知道可他敏让我变得很暴力。上次它让我对SCULLY...施暴。”

“怎么施暴?”Carleton问道。

“当我在注射了可他敏之后,在不受控制之下,我强奸了她。事后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是她告诉我发生的一切。”他看着Carleton,眼睛里充满了绝望。“我是这样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Brown死了,我以前就按照Brown的模式重新上演过他的杀人手法。”他对着Mrs. Paddock做了个手势。“还有她在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可他敏最终又会在我的身体里。我猜只有可能是我自己注射的,因为看上去这是现在唯一符合逻辑的解释。”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每次我做一些愚蠢的不可思议的事情时候,总会有个符合逻辑的解释。”MULDER的身体向前倾了倾。“我希望能够自首,让这一切快点过去。”

“我不觉得这个主意很好。MULDER先生,这些指控你的证据看上去很有暗示性,但是事实上它们很站不住脚。就一件事而言,没有尸体,”Carleton说道。“如果你想让法院对你处以死刑。MULDER先生,这不可能。最多他们会让你进监狱。”

MULDER很勉强笑了笑,“我是个联邦调查员,你觉得我会在这里呆多久?最终正义将得到伸张。我会被判有罪。Carleton先生。”MULDER看着Mrs. Paddock,她正对着他开心地笑着。“好了,Mrs. Paddock,你赢了。”


Carleton摇了摇头,他的眼睛看着MULDER看着的地方,可是什么也没有。“MULDER探员,我知道可他敏对你依旧产生着副作用,影响了你的判断能力。我很担心你自我辩护的能力,而且我还怀疑你在SCULLY当晚的精神状态。即使你真的杀了她,我也认为你不能完全对你的行为负责。我想让你和我的一个心理学家朋友谈谈。”

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洋洋得意的Mrs. Paddock,MULDER说道。“当然,好的,随便。”

XXXXXXXXXXXXXXX
DANA SCULLY被尖锐的开门声吵醒了,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只觉得又饿又渴。

Tom Pargeter进来后关上了门,他亲切地对她笑了笑。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杂货店纸袋。她的眼睛一直跟着他,看着他把纸袋放了下来。“DANA,你今天觉得怎么样?”他问道。

“多久...”她的声音已经嘶哑了。

“差不多两天。我想你可以自己呆上一会儿。”他回答道。

她朝纸袋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你有没有带水来?”,她憎恨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虚弱,为什么要为这个问题。

“事实上,我带了,”Pargeter拉住她,提起袋子,拿出了一加仑装的水壶。他把水壶放在地板上,然后又拿出一个纸盒。从SCULLY站着的地方,她可以闻到汉堡包里的洋葱味。她已经要开始流口水了,她故意不再看它们,把头转向Pargeter。

“对不起,这只是些快餐,不过它还是热的。”Pargeter抱歉地说道。

当她走向他,伸出手想拿那些食物的时候,发现Pargeter一只手拿着枪,汉堡包就在他的另外一只手里。

“噢,不。DANA。我想先说明一下,你必须拿东西来换这些。”

“你想要干嘛?”她迟钝的问道。

他小心的把三明治放回杂货袋里。然后一直手拉下裤子拉链。“舔它,”他说道。

她向后缩了缩。“不,”她说道。

“如你所愿,”他把拉链拉了回去。把枪对着她,拿起了食物。”因为,我很善良,所以我会给你留些水。但是在你付出代价之前,不要想得到得到吃的。”

“我可不可以...”她犹豫地问道。

“嗯?”Pargeter问道。

“我可不可以用洗手间?”SCULLY小声地问道。

“这里有点臭,啊?”Pargeter说道。“你知道所有的东西都必须付出代价。”他指了指他的裤裆。

SCULLY把头转开,摇了摇。

“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交易了,告诉我,”他抬起下巴,看了看被胶带盖住的摄像镜头,“这里有的是镜头,你不可能都找到的。哦,对了,DANA,我带了些阅读材料给你。”Pargeter从袋子里拿出一份报纸,扔在了房间的另一侧。“我想你一定想知道MULDER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吧?”

Pargeter打开门离开了。当SCULLY冲向门口之前,门就已经被锁上了。

她转过身,抓起水壶,用发抖的手拧开盖子。就算渴得要命,她也只是喝了几口而已。她提醒自己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再来。

不再那么渴了,她小心的盖好瓶盖,走向报纸。打开它,她看到了据大篇幅的头版头条:“FBI探员仍然失踪:搭档/情人MULDER面临指控。”

XXXXXXXXXXXXXXXXXXXXXX
当天夜晚
DC 国家监狱

MULDER靠在牢房的墙边,眼睛望着在窄小的窗户。已经很晚了,其他囚犯的吵闹声早已消失殆尽。

Carleton正在尽全力帮助他,但是这不能把SCULLY带回来,无论什么都不可能把她带回来了。MULDER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想透过模糊的眼睛看看美丽的星空。

搭档,伴侣,爱人,她对他意味着一切,甚至更多。他微笑的想起那天他把阿波罗13号的纪念钥匙圈送给她的时候,她立刻明白他想要说什么了。在他没有说出口之前,她就懂了。他们两个在一起比两个人单独的活着更有价值。

单独。他又是一个人了。7年来,她已经成为第二个他了,她总是挑战他,安慰他,挽救他。当他的妈妈去世时,他真正的体会到了失去的感觉。她是他唯一的亲人,可是她竟然选择了自杀。SAM走了,父亲死了,现在妈妈也去世。他的父母都是家里的独生子,所以他也没什么其他的亲戚。MULDER蜷在他自己的公寓里,清清楚楚地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他一无所有了。

当SCULLY抱住他的时候,她提醒他只要有她在他永远不会只是一个人。她永远会在那里,他知道她会的,即使当他推开她让她离开他的时候。

他可以感觉到眼泪滴落在了脸颊上,他闭上了眼睛。“SCULLY,”他轻轻地说道,“对不起,我对你做的这些。你是我的生命。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你对我意味着多少,我想你知道的。我的爱人,请你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和你在一起了...”

他擦了擦鼻子,看了看门外。没有人在,好极了。他跪在马桶前,伸出手拿出了那把,毫不起眼的小刀。。它虽然很小,但是足够锋利了,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几公里外,DANA SCULLY蜷在报纸上。它们把她和地板隔开。她不安的翻腾着,睡梦中喃喃自语“MULDER...不...不要这么做,MULDER!MULDER...不要...你不可以...把刀放下来...MULDER,我在这里!我还活着,你不要这么做。不要伤害你自己,MULDER...MULDER停!!!”她猛得坐了起来,黑暗中睁大了眼睛。

第十六章 完
TO BE COUNTINED


Hidden Things Part 17

DANA SCULLY在地板上缩成一团,回忆着刚刚的梦,它太鲜活了就像真的一样。MULDER现在的情况一定很糟,非常非常的糟。她看到他拿着把刀,感觉到他的血涓涓的流了出来,然后黑暗开始降临。不,这不是真的,她告诉自己,这只是Pargeter带给她的那篇报道让她产生的联想,所以她才会做这个恶梦。

她考虑着要不要把灯打开,但是既然Pargeter告诉她这里装了很多摄像头,她还是决定坐在黑暗中,总好过让他看白戏。过了议会,她想也许在看关于MULDER的那篇报道中,她漏掉了什么。

她摸索着站起来,找到了开关,白光立刻照亮整个房间,她眨了眨眼睛,想把MULDER的文章找了出来,她把这张报纸放在了一边 ,而没有把它和其他报纸混在一起垫在地板上当床用。是的,就在这里。她凑近后读了起来。报纸上说他们认为她已经死了,而且是MULDER谋杀了她。MULDER已经被监狱逮捕。SKINNER对媒体说所有的指控还有待调查。

“Pargeter陷害了我们,”她愤怒的喃喃自语道,“上帝啊!他计划了多久?他知道MULDER攻击了我,然后他就趁火打劫...这个杂种!”她放下了报纸,看着贴着胶带的摄像机镜头,其他的镜头都藏在哪里呢?

Pargeter设计把MULDER弄到现场,然后再把DANA SCULLY带回来。所以MULDER现在正坐在监狱,等着接受审判。他们现在是不是还在寻找她?当然,只不过他们在找一个已经死掉了的DANA SCULLY;报纸上说他们正在搜查Brown埋尸的公园。如果你认为MULDER模仿了Brown,按照逻辑你也会这么做的。按照逻辑,只可惜这次他们是大错特错了!

她用手臂环住膝盖,下巴停在膝盖上,前后摇动。她觉得压抑的感觉猛烈的向她袭来。MULDER一定出事了...她知道他一定出事了。可是该死的她什么也做不了。他一定认为她已经死了,每次只要她一出事,MULDER立刻会责怪他自己。这不是你的错,MULDER,她在心里说着。你什么也没有做,MULDER,你必须相信!

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她思考着。 她已经挖地三尺的检查了房间,没有路可以出去。没有工具,没有床,只有一扇门。还有她正在越来越虚弱。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了,而且她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她必须要吃点什么来保存体力。她不愿意去想她要拿什么才能换来食物,这已经是无法逃避的现实了。

她必须活下来,然后用尽所有的能量逃出去。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个游戏她必须玩下去。既然这是他清清楚楚想要的,那么她就得让Pargeter相信她已经变成他洗过闹的性感娃娃了。

她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光是计划这些,她都觉得脏。可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她必须保持健康,坚强,才能抓住每个机会。

只是为了MULDER,不是为了任何人。她必须活着离开这里。当她出去之后...出去之后...Pargeter将会用他肮脏的下半生来后悔他所做的这一切。

XXXXXXXXXXXXXXXXXX
眼睛,在熟悉的灰色迷雾中,她看到了指控的眼睛。渐渐的他看到脸。Samantha在那里,悲哀看着他。

MULDER看着她那张愤怒的脸,祈求她的原谅。“Sam...我尽力了,我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找到你。但是在我可以帮助你之前,你就已经死了。我想阻止他们带走你,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在她的身影前,他说道。但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最终消失在迷雾里。

这次是一双冰蓝色的眼睛看着他。“FOX...”一个熟悉的抱怨声随着Teena Mulder模糊的声音出现在他面前,生气地看着他。

“妈妈?”他试着对她微笑,但是她的表情没什么变化。

“妈妈?你为什么生气?我做错了什么,妈妈?”他吞咽了一下,低下头。“我知道,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给你打电话。你想告诉我些什么,是吗?也许...如果我肯和你说说话,你就不会死了。你不会觉得想要离开这个世界。我应该帮你的可是我没有,是吗?”

还是看着他,她缓缓的点了点头,消失了。

“FOX,你总是让我很失望,”William Mulder飘了出来。“当然,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所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么烦恼。”

“爸爸?我...”William Mulder已经消失了。

“你让每个依靠你的人都很失望,MULDER探员,或者我可以叫你FOX 吗?我们现在已经非常了解彼此了...FOX。”Mrs. Paddock 说道,出现在迷雾中。

“又是你。为什么你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我?”MULDER阴沉的说道。

“如果你不想在这里见到我,那么你为什么要听我说话呢?”她歪了歪脑袋,说道。“因为你知道我所说的都是真的。我看着你把决定权在你自己的手里...或者,我是不是该说,放在你的手腕上呢?”

MULDER举起手臂,神情迷惑的看着伤口开始充血,然后一点一点向外涌出。他自己都好像还没有明白过来。

“你的精神反映了你的肉体,”她解释道。“现实中,你正在躺在牢房的地板上流血。你的生命正在离你而去。现在,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她的眼睛闪烁着满足的光芒

“然后我和你一起去?”MULDER顺从的问道

“然后你和我一起去,”她回答道。“在这个世界上,本来该你做的一切都会随风散去。”

“不,他不会去的 。”一个小小的,红发身影出现了。

“但是,SCULLY,”他转向她理智的回答道。“我杀了你。我要去...我这种人该去的地方。”

“MULDER,我在这里!我还活着,你不必这么做。不要伤害你自己!”然后,SCULLY看了眼Mrs. Paddock努力想向他走去,可是她挣脱不了周围的迷雾。他知道他正在慢慢消失。

“太迟了。他已经和我在一起了。”Mrs. Paddock说道。

突然之间,世界融化了,MULDER听到SCULLY的哭声“MULDER,不要!”

XXXXXXXXXXXXXXXXXXXX
MULDER觉得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他希望这道白光是人们常常讨论的白色通道。但当睁开眼睛后,他失望了。

“该死,”他小声说道,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站在他的床边。“没有成功,是吗?”

“如果你指的是你没有成功的杀了你自己,是的,你没有成功,”医生平静的说道。“MULDER探员。我希望下次你再想不开的时候,你能找别人谈谈。”

MULDER闭上眼睛,不想看见刺眼的日光。他动了动自己的腿,哎,他们绑住了他。“我为什么会告诉被人我的计划呢?他们只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我。”

“至少你不用一个人承担痛苦,”医生慈祥的说道“自杀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守卫忘记去看看你,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如果我真的幸运,一切都已经解决了。”MULDER轻轻的说道“她走了,你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你是说SCULLY探员?我很难过。”医生说道。

“嗯,我也是,”MULDER回答道“看,我们都知道这个打官腔的程序。你的职责是最终让我发誓不再这么做,或是让我保证当我再想自杀的时候,我会告诉你。让我告诉你。我要杀了我自己,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件事实我想做的了,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去治那些真正需要你帮助的人!“

医生眨了眨眼睛。“我差点忘了你是个心理学家,MULDER探员。我们为什么不忘了这些,说点别的呢,”他拉了把椅子过来,在MULDER的旁边坐了下来,想在这里待一会。

MULDER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没有希望。他正被绑在病床上,手脚都不能动,还有个该死的精神病医生想法设法的要打开他的脑子。上帝啊,他一定在地狱里...

XXXXXXXXXXXXXXXXXXXXX
医生锁好隔离们之后,SKINNER走到了他的身后,忧虑的说道。“可以和你谈谈吗?”

医生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告诉我,SKINNER先生。MULDER先生绝对会在可能的第一时间内再次计划自杀的。他说如果他再自杀,他不会告诉任何人,而且他会尽全力,按他的原话说就是‘下次不会出错了’。

SKINNER痛苦的皱了皱眉。“听上去很像MULDER。”

“我已经开了抗抑郁和抗精神分裂的药物给他,希望这会有点用。”医生把手臂叠在胸前,摇了摇头。我从来没见过谁像他这样。他以前有没有精神或情绪上的困扰?”

SKINNER哼了一声,“你在讨论FOX MULDER。他就是一个会走路的精神困扰!看,医生,我可以告诉你的就是这个男人他绝对不会谋杀任何人。profile Brown的确让他的行为...有点古怪.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对别人做了点什么。这也是profile Brown直接导致的结果。这不是他的错...是我把他调到这个案子上来的...”SKINNER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他有没有和你说起过他听到的声音?他叫她...Mrs.Paddock。”

“Mrs.Paddock? 这个名字我好像听到过;很久以前我在他们的一个报告中看到过这个名字...没有,他从来没有和我提起过她。声音...对了...还有一件事。医生...恩...你愿不愿意相信精神力量(extreme reality 怎么翻都不大像)?”SKINNER的声音听上去断断续续的,有点尴尬。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SKINNER先生。我是个科学工作者,我只相信真正客观存在的东西。”

“X FILES中发生的事情,常常不能用科学去理解,医生。这么说吧,MULDER常常会有一种超自然的感觉,就好比是心电感应。他在做profile的过程中,是用到了这种能力,他就是用这种特异功能进入了嫌疑犯的脑子里。”

“所以他可以听见奇奇怪怪的声音。他可以听见别人的想法就像听见他自己的想法那样。这通常是精神分裂的一个征兆。”

“对他来说,这不是疾病征兆。这是一种...一种特异功能。”SKINNER听上去很绝望。

医生看了他一会,说道。“我看了他的病历。他曾经因为科学上尚未定义的精神疾病而住院。”

“今年年初,他得了这种病。医生说他们也不能诊断那是什么。”SKINNER犹豫的回答说“从那以后,他没再出过什么问题。”

“这和我所看见的不一样,”医生说道。“他的精神科医生不知道为什么MULDER先生会康复。至少看上去康复了。他给他做了脑肿瘤跟踪检查。MULDER先生有没有开过别的药?比方说抗精神分裂,或是抗抑郁的药?”

SKINNER不舒服的耸耸肩,回答说。“没有...没有,据我所知,没有...我是说我们不太讨论他的私事。局里的医生同意他回来工作。”SKINNER清了清喉咙。“他现在怎么样?”

“我觉得,他的自杀抑郁心理和他所听到的声音还没有证据显示存在某种联系。MULDER探员肯定不能继续出庭了。我会建议法庭
让他入院治疗直到他的精神状况有了起色。”

“需要多少时间?”SKINNER问道,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为这个消息感到高兴。

“直到他完全正常为止。他可能要在医院里呆上一辈子。”

XXXXXXXXXXXXXXXXXXXXX
MULDER听到门被打开,然后又关上了,接着是SKINNER的声音,他坐在他的床边,叹了口气。

MULDER睁开眼睛,同情的看着SKINNER,“现在我是不是该说‘一点也不像家里‘?”MULDER的声音很嘶哑。

“MULDER,你觉得怎么样?”SKINNER平静的问道。

MULDER笑了笑,“失望,没有成功。”

“你割得很深,”SKINNER对着他和蔼的说道。“你的医生把你像精神病任一样锁起来,是怕你...”他指了指MULDER绑着绷带的手腕。“你知不知道在他们发现你之前,你已经流了多少血了?”

“不够多,”MULDER探了口气,转开头。“对了,先生,我非常感谢你的关心,但是你帮不了我,没有人可以。你早一点明白这个,你就会好过一点。”

“像那样,恩?”SKINNER说道。“你放弃了一切,你放弃了和DANA SCULLY在一起的7年,你放弃了你为X FILES所做的一切。”

“我还有更好的选择机会吗?”MULDER挑衅的说道。“从我躺着的地方看过去,就像是路的尽头。我只是想在别人结束我的生命之前,自己尽快离开这个世界而已。”

“你可以帮助我来证明你是无辜的。”SKINNER说道。“不要再内疚和罪恶感里打滚了,MULDER。在他们找到DANA SCULLY的尸体和查出她的死因之前,我相信你是清白的。”

MULDER躺着闭上了眼睛。“很好,每次有人相信我...不要说了...”他吸了口气,“先生,请你理解,我想要死。我说的够不够清楚?她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是个一无是处的人。不要理我,不要想办法救我。”他把头转了过去,但是SKINNER还是看到他的眼泪淌了下来。

SKINNER站起来,说道“太迟了,MULDER,我会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明白吗?我绝对不允许你杀了你自己。”

“那么当你发现SCULLY的尸体,然后知道是我杀了她之后呢,你会怎么做?”MULDER小声说道。“到那时候,你还会不会想要救我呢?”

“睡一会,MULDER.这一天太长了。”SKINNER同情的注视了他一会儿,离开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当SCULLY听到开门声,醒了过来。他从一堆报纸上努力坐了起来,看着Pargeter干净的脸。她只觉得自己很脏,动作很慢,还有就是饿得要死。水喝掉了一半,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水可以用来清洗。从上次看见他以后,她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了,但是一定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

“DANA,你觉得怎么样?”他兴高采烈的问候着她,然后关上了门。她很迟钝的发现,他没有拿枪对着她。是的,她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现在不行。

当她看到他手里拿着的纸袋时,她仍不住盯着它看,她闻到了自己口水的味道。

“饿吗?”他问道

她点了点头,眼睛还是盯着那个袋子。

“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


她深吸了口气后,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用尽所有的尊严,她走到离他一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你想要怎么样?”她的声音都生锈了。

“一样的价钱。”他坚定地说道,眼睛里闪着兴奋。看着她,他用一只手把裤子的拉链拉了下来。“舔它”他小声地说道。

她咬着嘴唇,慢慢跪了下来,用手撑住自己。为了活下去,她提醒自己。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她帮他脱下长裤,然后是短裤。

当她把它放进嘴里,移动她的舌头的时候。她听到了枪的上膛声,看到他把枪对准了她的头。“一点小小的保险,万一你又想出点什么坏主意。”他说道。当她的舌头贴着他的时候,他喘息着,半张着眼睛看着她。

一动不动,她就这么继续着,感觉他的枪顶着她的太阳穴。

过了很久,好像一辈子那么久,他开始僵硬,喘气,接着她的嘴里装满了咸咸的液体。“咽下去,”他命令她。她只能强忍着翻江倒海般的恶心遵从了。

她坐直后,眼睛仍然盯着地板。她把纸袋放到了她的旁边。“好了,你的午饭,”他说道。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早就已经怒火中烧了,可是她只是用颤抖的手拿起纸袋,当她把汉堡包从包装袋里拿出来的时候,食物的香味终于平息了她无法忍受的饥饿。

忘记了他的存在,她把汉堡全部塞进了嘴里,以最快的速度咽了下去。当她把最后一点吃完,然后开始在纸袋里寻找别的食物的时候,她听到了他的低笑声。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已经扣好了自己的裤子,靠在墙上。她发誓有一天他一定要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第十七章 完
TO BE COUNTINUED


来 源: annagao整理并上传

共有1596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Hidden Things 12-14
  • 下篇文章Hidden Things 18-20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