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FanFic精选



Hidden Things 18-20

2020-8-3

作者: xenith原作,扇子翻译

 


Hidden Things Part 18

DANA SCULLY坐直后,看着Pargeter,他正对着她安静的微笑着。“你耍了我们,”我指责到。“为什么?我们对你做了什么了?”

Pargeter蹲了下来,他的眼睛正看着她的眼睛。“你什么也没有做,DANA。FOX MULDER那个混蛋占据了你所有的时间和注意力。我要让你离开他,就这样,”

“像这样离开他?”她问道。

“这是唯一的方法,”他理性的分析给她听。“你想不想多合作一点,恩?”他微笑着指了指自己。“事情进展良好。”

她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太冲动,不要扑过去。他手里有枪,而且他会用的。不要这么冲动,我们可以想点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你是对的,TOM,你控制一切,”她小心的回答道“你想从我这里的到什么?”

他怀疑的看了她一眼,想知道她到底多有诚意。“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每次我到这里来的时候,你都在这里等的我。就像你等MULDER那样。”他在地板上坐好后,背靠着墙。“你和MULDER那么亲密,我妒嫉。”

她盯着他的脸,努力让他相信她有多诚实,“我的意思是,你希望我们...俩也能那么亲密?”

他点了点头。“是的,DANA。 你终于开始明白了。我必须让你摆脱他对你的影响,这样你就能学着爱我了。我希望你不要去想那些在Quantico他们教我们的那些谈判伎俩。因为那些小伎俩,我也会。”

“我不会耍花样的,Pargeter。我只想知道游戏规则。当我学会爱你之后,你会让我离开这里吗?” 哦,DANA,不要太明显。

他眯起眼睛。“如果你每次都能按我的要求去做。也许,有一天,当我相信你真的是我的女人的时候,我会让你出去的。那时你不会想从我身边逃走了。但是,在那之前,记住,”他给枪上了膛。“我随时随地都可能杀了你,而且没人会知道。他们以为你已经死了。“”他从外套里拿出一张报纸。“我又给你带了张报纸。这里面有些关于我们的朋友MULDER的消息。”他把报纸扔在她面前的地板上。

对于他逼她做的那些事,她还是觉得恶心,她犹豫的捡起报纸,当她开始读的时候,Pargeter就看着她的脸。无论她多么想让自己表现的漠不关心,她都不可能控制住自己的反应。Pargeter正在利用她对MULDER的感情来对付她,可是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只想知道更多的消息。

“你还知道什么?他现在怎么样了?”她把报纸放下后,平静的问道。

Pargeter耸耸肩“我知道的也不多。他没有死成,还有对于整件事,SKINNER是暴跳如雷。还有些话他们在报纸上没有说‘因为他精神不正常,他有可能将被列入送往精神病院的人员名单之中。”他笑了笑,“他也许会在那里呆上很久很久。”

“你满意了,是吗? 你只是不能忍受MULDER得到了你永远得不到的东西,”她生气的叫道。

“我为什么要嫉妒FOX MULDER?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可是他有什么?除了手腕上的伤,他什么也没有!”Pargeter站了起来,SCULLY挣扎着也想站起来看着他。“不,你不要站起来,跪下来。”他用枪指着她。“我会从你这里得到MULDER想都不敢想的东西,DANA。你现在是我的。 你必须取悦我,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决定,无哦一你最好工作卖力一点,让我高兴。”他看了眼手表,“我要走了。他们要召开一个任务会议,专门有关于你的失踪调查。我晚点再来,DANA,来看看你。”他打开门,在她可以冲到门口之前,离开了。她站在门边,无可奈何的靠着门上。

她抓起报纸,开始读那些细节。前天晚上,MULDER割脉自杀,但是守卫发现了他。他现在正在监狱的医务室里,不久就会康复。她闭上了眼睛,可以想象出SKINNER的反应。是的。“哦,MULDER,为什么?”她小声地问道,其实她已经知道答案了。也许她的梦是真的。她以前就常常做到过一些梦,它们或多或少的预见了未来。可是她认为那只是巧合,现在现在她不能肯定了。她以前也觉得自己和MULDER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但是知道他要自杀又无力去组织...她只有一件事可以做,她会去做的。她会记得为他祈祷,想尽一切办法离开这里。

是的,她已经清清楚楚地知道Pargeter想要什么。合作,他现在拥有着生杀大权。不,不止是合作...她还要让他相信她完完全全是心甘情愿的。她必须满足他的计划成为他百依百顺的金丝鸟。她到底想怎么做?Pargeter不敢把她放出去的,他敢吗?也许他会放了他,也许他不会,但是至少,他会放低警惕,她才有机会逃走。她背靠着门,滑着坐了下来,用手紧紧抱着胸口。

如果攻击他的话,实在没什么胜算。他比她重了至少100磅,而且她还没有武器。

她把头靠在门上,看着一片寂静的天花板,想象着越过它就可以看见的蓝天白云。Pargeter是只老狐狸,在想出万无一失的方法以前,最好的生存之道就是合作。但是她仍然认为她至少要让他知道他是个多么混蛋的混蛋。

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profiler,Pargeter当然有心理学背景。在她被囚禁了这些天后,他希望她已经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想方设法的设计了这么个环境:只有一个受害人,受到绑架者的死亡威胁,孤立无援,只能从绑架者那里得到食物和水,以及不定的‘仁慈’...

她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是的,如果这可以让她离开这里的话,她会让他如愿的。当想到这可能有的后果时,她皱了皱眉头。他想要的只是个性玩具。我会成全他的。我会表现的好像很享受这一切;她用双手紧紧抱住自己。只是唯一逃出去的办法,唯一的活下去的机会。只有让他相信她已经向综合症屈服了,因为他的目的就是想让她屈服。他已经忘记了她也受过训练,而且还有医学学位。

好吧,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这么做的。唯一的机会,她最后做出了决定。我会抓住一点一滴的机会让他相信我已经被驯服了,无论他想让我怎么样,我都会答应的。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对我...对MULDER做了什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绑架两个月之后

DANA SCULLY从伤口上一点一点慢慢撕下了纱布,最后她终于拉掉了旧的绷带,开始检查胸口的咬痕。上次Pargeter来的时候,激动中咬了她,后来他也有点难过,所以给她带来了纱布,消毒药水和酒精棉花,但是他还没有难过到让她走。

人的口腔里含有各种细菌和微生物病原体,Pargeter也不会例外。她可不想因此被感染,于是她用冷水敷过后,很严肃地要他下次来的时候给她带点抗生素。这是他欠她的。

她用手按住伤口,开始清理血丝和脓液。她思考了一下,关于Pargeter自己到底知道多少。很显然他从来不住在这里。虽然他很喜欢她的味道,还是没有天天到这里来。他的两次来访间隔都差不多。每次来的时候,他都会带来食物和水,然后每样都要她付出“报酬”。她开始的时候很不情愿,可是慢慢她开始对他的要求装出很热情的样子。

隔一段时间,他会给她带份报纸,通常上面会有一篇关于MULDER,或是调查进展情况的报道。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到底呆了多久了,但是根据最后看的报纸,她在这里至少超过一个月了。

房间里没有窗,她不知道现在一天中的什么时候,她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但是偶尔她会听见从外面传来微弱的声音。虽然她从来没有停止过呼喊,可是从来没有人听见过。

她叹了口气,在胸口上扎紧纱布。

问题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根本没有事可以做,后来,她开始常常沉思。她看了眼房间的周围,这里比刚开始要好过多了,最近他买了很多东西给她。

现在房间的角落里装了马桶,而且定期有水供应。Pargeter也不喜欢和闻上去臭气熏天的女人上床,所以他最终给了她一些多余的水,婴儿用的手巾,甚至还有一小瓶香波。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常常和家里人一起去野营,所以她可以知道怎么在木桶中洗头。

回忆起那天他带来了马桶,香波,水桶的那天,她脸红了红。他坐在那里看着她躲在角落里,擦拭身体,然后冲洗,交织着的快乐从心底散发出来。

自从她可以有机会清洗之后,他再也没有抱怨过她的气味。他不知道的是每次他们发生关系之后,她都拼命擦洗自己想要赶走他在她身上留下的味道。

她不愿意去回忆为了这个马桶,还有当床用的毯子,枕头她付出了“什么”。她猜想他之所以给她床上用品,是因为他觉得在地板上做那些事实在太硬了。

她求Pargeter给他一些衣服,她可以御寒。在付出“代价”之后,他给她带来了一套红色的睡衣,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常常幻想这个。她只有在Pargeter来的时候,才穿它,平时她只是用毯子盖住自己。

包扎好之后,SCULLY继续她的晨祷。这是唯一能让她保持理智的唯一办法,她一直在坚持这么做。

她从放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的纸带中挑出一只苹果。现在Pargeter每次只要她付出足够多的“代价”,他就都会留下两,三天的食物。现在她开始感激不能怀孕了,生下Pargeter的孩子简直可以让她天天做噩梦。在Pargeter放下这袋食物的时候,他告诉她这次的“价钱”是“像你和MULDER做爱那样和我做爱。”

“什么意思?”她问道

“像你为他所做的那样,我想你也为我这么做。”他回答道。“我在录像带上看到的,你怎么做的?”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一直在监视我们!”她说道,她因为愤怒而无法呼吸。“为什么?”

Pargeter微笑着脱去外衣。“像我以前告诉你的那样,DANA。我喜欢看你脱去衣服的样子。想想当我看到你在你的床上取悦MULDER的时候我有多失望。我想要你,是的,你应该得到的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而不是像MULDER那种人。”然后他脱掉了内衣站在她的面前。“好了,你到底想不想吃饭?你最好给我展示出你献给MULDER的那种热情,否则你就只能挨饿了。”

她只能强行抑制住怒火,为山九刃,不要功亏一篑啊。她不可能在饿死后再来报仇。

吃完苹果后,她把它扔回了垃圾袋,走回毯子上。她尽可能的把毯子放在离摄像头远点的地方。她已经至少找到了三架,她希望只有这三架,可是就Pargeter的为人而言,这是不可能的。

她跪了下来,十指交叉开始晨祷。她记得她祈祷的每个愿望,可是有多少可以实现呢。现在,她每天都会祈祷一次,祈求上帝可以还她自由,可以眷顾她的母亲,她的家人,特别是眷顾MULDER。

自从MULDER企图自杀以来,Pargeter就没有想过要帮他,她不敢要求他这么做。但是这不能阻止她为他祈祷,希望上帝可以眷顾他。想到如果他知道她在为他祈祷之后会说些什么,她笑了。他是个相信鬼魂,相信外星人的男人,却从不相信上帝。她现在只能猜想MULDER现在情况怎么样。但是毫无疑问,他和她一样需要上帝的帮助。

XXXXXXXXXXXXXXXXXXXX
MULDER不安的咬着手指上的倒刺,希望他们可以给他一袋葵花籽。但是好像只有在监狱的杂货商店才能找到葵花籽。所以,你不能打电话让他们给你送吃的,虽然他认为瓜子是非常有营养的。

他在这里已经有两个月了。虽然医生说MULDER需要专业照顾,但是等待入院的名单上有35个人排在他前面。听到这个消息时,他耸了耸肩。这里,那里,有什么关系呢。

自从离开监狱医务室之后,他们把让他住进特殊牢房防止他再次自杀。这意味着他要有一个星期穿着纸做的衣服,睡在牢不可破的毯子上。他平静的接受了,然后从牙齿中挤出了一个谎言,下次他再想自杀的时候,他会告诉他们的。

他很感激医生没有给他开出任何药。他不知道那些医生有没有药,或者药是不是已经被偷了,还是他们从来就没有准备过任何药。反正,他不想让自己的精神再因为受任何药物的影响而神志不清了。但是如果他们刚刚给他打一针镇静剂,他也不会介意的。

他知道今天会有人来看他:Mrs. Margaret Scully 想见他。当他看到她给他写的信的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SCULLY的死对于她的整个家庭,尤其是对于Maggie,带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MULDER从口袋里拿出信,小心翼翼的摊开,轻轻的抹平褶皱。

信上是这么说的:

“亲爱的FOX,

我不敢相信你会用这种方法伤害DANA,但是他们告诉我所有的证据都对你很不利。他们允许你接受探访吗?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怎样才能让我见到你。我想见你,我想看着你的脸知道DANA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会为你们俩祈祷。

Maggie”


他看着Maggie的笔迹,轻轻触摸着,多么像SCULLY的字迹呀,也居就是Maggie教会她的女儿写第一封信的。他把它重新叠好放回口袋里。

他收到信的那天,正因为最近一次的自杀而关在观察室里。还是没有成功,他们把他看得太紧了,在血流出来之前,他们就把他送进了观察室。在那里他穿了两个星期纸做的衣服。就在几天前,他才回到了自己牢房。现在他一直住在隔离牢房内,唯一作伴的就是狱警和刑具。他们不敢把他放回普通牢房,在那里根本不需要自杀。

差不多两点了,Maggie探访的时间到了。MULDER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他还是不知道他该对她说点什么;他从来没有回过信,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但是她比任何人都有权见他。

“MULDER先生,有人来见你,”一个很强壮的警卫打开了门让他走出去。同时,另一个警卫站在外面,他们不会让你有任何机会。FOX MULDER觉得有点尴尬,他已经考虑周全的两次企图自杀了,他们不想再有第三次了。

他们一起走进了探访室。Maggie一个人孤单的坐在塑料椅上。当MULDER走过来时,她站了来。他没有看她的眼睛,只是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们之间隔着道玻璃。

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他瘦了多少,她叹了口气。“你没有给我回信,FOX。”

低下头,MULDER想找个回答。“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

“FOX...他们说你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了,但是我还是必须来见你。我必须让你试着回忆起来。请你为了我,试一下。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DANA躺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坟墓里。我们整个家庭都很痛苦...我已经失去了我的两个女儿,可是我只埋葬了她们中的一个。我...我想知道。她在哪里?告诉我好吗?”她向前靠了靠,强迫他看着她。

“我不知道怎么说,Mrs. Scully.我不知道,我记不起来...一点都记不起来。如果我知道,我很想告诉您,但是我就是...就是既不起来。我不记得那天晚上了。”MULDER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如果我可以为你...找到她,我会的。”他轻了下来。“我希望您可以相信我永远不会有意做任何伤害您女儿的事。”

“我知道,FOX,我只是希望...他们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我想如果我可以亲自和你说说话,也许你可以回忆起什么来帮助我们找到她。”Maggie的声音颤抖着停了下来。她看着自己的下摆,眼眶湿润了。

“我知道”MULDER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他绝望的说道。“我给您的家庭带了太多太多的痛苦。我真的不想再去延长这种痛苦。请您相信,如果我知道的话,我愿意亲自带你们去。”

在Maggie离开之前,他们安静的交谈了一会儿,毫无疑问,他一直在不停的发抖。离开的时候,她把手放在玻璃上,说道,“FOX,我知道你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折磨。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已经原谅了你,我会为你祈祷。”

MULDER可以做的只是无声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她离开。他慢慢的站了起来,想离开时守卫制止了他。还有另外一个人想见他。

MULDER擦了擦眼睛,会是谁呢。守卫把他押送进了会议室,这种会议室是提供给囚犯来见他们的律师的。从上次出席法庭后见过Carleton之后,MULDER就再没见过他。他没有想过他今天回来。

当然,从他被关起来之后,他见的人就不多。GUNMAN每周会来一次,今天不是他们的探访日。他跟着守卫走进了会议室,充满期待的坐了下来,或许今天他的律师是来告诉他法庭最终允许他自首了。然后他们都可以继续作自己该做的事。如果他可以在审判前就自首,那么对于SCULLY一家来说也算是一种了解。虽然这种结果不是他们想要的。

门被打开了,一个熟悉的高个,金发男子走了进来。MULDER站了起来,伸出手。“Pargeter探员,没想到会见到你。”

Pargeter有力的握住了MULDER的手,看了眼守卫。“我要到这个会议室是希望保留一点隐私,他们有必要吗?”

MULDER耸耸肩。“他们看上去觉得很有必要。”

“嘿,兄弟们,我们可不可以单独在这里?我是个联邦调查员,而且我还带着枪,MULDER是我的老朋友了,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是吗?MULDER?”Pargeter对这增加的守卫挥了挥徽章。

“他不会有事的,”当Pargeter从口袋里拿出50美元塞给了守卫。MULDER很努力的从毫无表情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看着他们离开了房间。

Pargeter坐下后,笑容消失了。“你觉得怎么样,MULDER?”

“我能怎么样?我的搭档死了,而我在监狱里。我的工作也完了。”MULDER回头看了看两边的镜子,他知道他们一定在监视着。“我们不是很熟悉,Pargeter,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嘿,MULDER,我和你一起工作过,而且我一直很尊敬你,你是个很棒的探员。而且如果你现在的待遇太差的话,我想我也许可以帮到你?我的意思是,该死的DNA证据已经出来了,可是我们还是找不到尸体。我想你会愿意见见朋友的。”

MULDER的脸更凝重了。“什么DNA证据?SKINNER说DNA结果还没出来,他说实验室积压的调查太多了,所以才会花那么长的时间...”

Pargeter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他们在床单上找到了你的DNA,在精子样本里也找到了。地板上的,床上的,你身上的血都是DANA SCULLY的。他们还在你汽车的后座找到了DANA的几缕头发。我恐怕这些都对你非常不利。”

MULDER点了点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是的,”过了很久,他才开口说道。“如果我以前还对发生的事有所怀疑的话,我想现在一切都相当清楚了。这个案子还有没有别的进展?从我...离开后,X FILES怎么样了?”

“X FILES已经关闭很久了。SKINNER找不到人自愿接受这个工作。这个案子没什么很大发现。他们找遍了整个公园但是还是什么也没找到。还有,”Pargeter拔掉钢笔的笔盖,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我不能常常到这里来,所以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会把最新的进展资料寄给你,告诉我你的地址,好吗?”他试着在纸上划了几笔,然后停了下来。

MULDER叹了口气,说道“我不知道。如果你注意的话,你会发现我不常受到邮件。你可以去接待处问问。我非常感谢你告诉我这些,我希望你可以常常给我一些最新的消息。看上去SKINNER不想让我知道这些。从听证会之后我还没有见过我的律师。”

“我会的,”Pargeter站了起来,伸出手去握MULDER的手。“我很难过,看到你在这里,MULDER.你是个很好的探员,你不应该在这里。只要这个案子有任何突破,我都会马上告诉你。Pargeter转过身,走到门边敲了几下。当Pargeter调过头去的时候,MULDER偷偷的把钢笔藏进了袖子里,然后伸出手,紧紧Pargeter握住了的手。“谢谢,Pargeter,非常感谢。”

MULDER冷淡的站了起来,守卫押着他走出了会议室,然后搜了他的身。如果你曾经学过怎么表演魔术的话,你可以很轻易的把很锋利的东西从身体的这个部位转移到另一个部位。Pargeter留给他的钢笔是金属做的,非常锋利。他不能帮SCULLY一家找到尸体,至少可以还他们一个公正。

第十八章 完
TO BE COUNTINUED


Hidden Things Part 19

“我已经受够了!”当SKINNER被带进医务室的时候,他忍不住咒骂道。

FOX MULDER全身绑着,躺在病床上。他的惨白的脸看上去毫无血色。SKINNER看到他的手臂上扎着两条输液管。一条是用来输血的,另一条是用来输液的。他想输的大概是葡萄糖,用来抗休克的。他憎恨的摇了摇头。FOX MULDER的病房,他现在好像一天到晚都要被叫去。再这样下去,他自己都可以百病成医了。

他坐下来,让自己安静一点。不能理解为什么MULDER还不能在精神病院里。每次他试着去找狱医想和他讨论一下他的想法的时候,他不是出去了就是找不到。很明显无论精神科医生给MULDER开了什么药,它们都没有用。他已经给精神病医生的办公室打过电话了,但是接待处告诉他,他们不能把MULDER当普通病人接收。医生只是去估计了一下MULDER的精神状况。还有,他没有同意让MULDER保外就医。

保外就医...SKINNER努力把头转向别的地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听到床上传来了呻吟声。MULDER的眼睛慢慢睁开了一条缝,看着SKINNER。

“除非你是个天使,否则这次又告吹了,”MULDER沙哑的小声说道。“我打赌你现在一定非常生气。”

“非常正确,MULDER。”SKINNER温和的回答道。“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你从哪里弄到了利器?我知道你用钢笔刺的。”

MULDER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很迷茫。“因为什么?哦,和以前一样。生命,宇宙,每一件事。你没有告诉我DNA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SKINNER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因为我不想老是到病房来看你,这就是为什么。”他说道。

“毫无疑问,你们在我的生殖器上找到了她阴道里的液体。”MULDER冷冷的说道。“那些精子还很新。”SKINNER犹豫着点了点头。“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先生?”MULDER咽了口气,把头转开。“你为什么老是出现在我床边上?对不起 ,我只想问一句,你是不是没有工作要做啊?”

SKINNER动也不动的回答道。“MULDER,DNA的结果没用。你和SCULLY是情侣。我们都知道。既然你提到了工作,是的我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去做。但是自从我们展开调查之后,你就是我的工作。”他坐在椅子上向前靠了靠,盯着MULDER的眼睛,说道。“但是你不是全部的工作。我不停的“出现”在你的床边,是因为你老是做这种事。你这是对SCULLY探员的不负责任。我把自己当成了你的直系亲属。如果出了什么紧急情况,他们会第一个通知我。无论你怎么认为,在这个世界上,你都不是一个人,MULDER。”

“哦,”MULDER小声的回答道。

“还有一件事,你是怎么拿到你企图用来自杀的钢笔的?自从上次以后,你就被关了起来,只有守卫可以和你直接接触。”SKINNER大声问道。

MULDER沉默着一张脸,转开头不想看他。

“MULDER,如果你再这么做的话,很快,真得很快,他们就真的没有能力再缝合你在你手腕上割出来的伤口了。”


“所以,我应该改变一下策略,你觉得呢?”MULDER讽刺的回答道。

SKINNER刚想跳起来破口大骂时,门打开了,一个狱医大步走了进来。

SKINNER站起来,看着医生,说道“嗯,Hemings医生,我想和你谈一谈。”SKINNER说着,露出了狼一般的微笑,夹住医生走出了房间。

门外大厅里,SKINNER靠着角落的墙上。“Hemings医生,我想和你谈一下过去两个星期的情况。我以为你们会同意把MULDER转到神病医院治疗,或是至少对他进行药物治疗,可是你们什么也没做,他正在不停的想自杀,你自己看,他还躺在那里。”在SKINNER扔出最后一个字之后,看着一脸紧张的医生,现在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寸。

Hemings是左顾右盼,希望能找到一个保安,就是没有保安,有个逃生通道也是好的,很不幸,他能找到的就是这个站在他面前一脸愤怒,体重高达200磅的助理主任。“药物治疗?我不...那...我还没有...我要看看他的病历...”他挣扎着理了理自己的领子。“SKINNER...先生...恩...您是不是可以往后站一点?”

SKINNER小心的向后退了退,现在两人之间的距离达到了6寸。但是SKINNER狼一般的眼神还是盯着他。“我希望,下次来看他的时候,你们已经开出了处方对他进行治疗。下次不要告诉我你的处方被人偷了。还有他为什么不能离开这里?”

“我们在这里可以对他进行非常周到细致的服务...”医生看着SKINNER阴晴不定的脸,小心的向后一边退一边说道。“有35个人等着进Saint Elizabeth医院。MULDER先生是第36个。很不幸,精神医疗机构已经是人满为患了,所以他只能等一会了。”当SKINNER的眼神更凶猛的时候,他只好自卫的抬起手臂。“我没有权利改变等候入院人员的名单。医院不会和我们讨论这些的。到他可以走的时候,他自然就可以走了。在那以前,我们会全心全意照顾他的。”

SKINNER咕哝了一句。“那么希望该死的不用等太久。”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绑架后四个月

MULDER躺在床铺上假装已经睡着了。他现在大概要被永久观察了。他已经自杀了太多次了,弄的守卫一看到他就觉得紧张。他偷偷的猜想SKINNER一定快要把这些守卫的魂都要吓出来了,也许他恐吓他们MULDER探员什么时候死,你们也什么时候死。

他翻了个身,叹了口气,他讨厌吃药。他们要他吃那些抗抑郁的药物,他们就站在他跟前,他根本不可能拒绝。那些康精神分裂的药只会让他觉得云里雾里,糊里糊涂。他正在变成...一个快乐的木乃伊。对啦!你也许会想这些药至少可以让Mrs. Paddock闭嘴,可惜没有药物会对她起作用。这些药片只能让他的心里出现一个越来越大的空洞,像SCULLY那么大的空洞,他的灵魂正从这个空洞中一点一滴的溜走。

“你觉得怎么样?”Mrs. Paddock的声音打破的黑暗的寂静。MULDER根本不像降低身份去回答她的问题。如果他们不再听见他对着空气说话,也许他们就不会逼他吃那些该死的药了。

“不想回答,嗯?那么让我来说吧。”她说着说着,在床的另一端坐了下来。“我看你还是活得好好的。你总是那么失败。”当MULDER睁开眼睛,她突然变成了William Mulder.

“孩子,我和你的妈妈都对你非常非常失望。我们以前还希望...”他父亲的声音慢慢消失了,但是他依然留恋,悲哀的看着自己的孩子。

最后,MULDER再也不能忍受了。他用手盖住了耳朵,蜷在床铺上,脸朝着墙,他必须把他们都赶走。守卫已经告诉过他,几天内他们会再对他进行一次精神评估。他们会决定让他继续接受治疗还是开庭进行审判。到时候MULDER会坚持自首。他知道,接下来仅仅几个星期的普通牢房生活就能终结他所有的痛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DANA SCULLY坐在地铺上,开始试着冥想。在她被...她读过一些关于东方印度冥想的书籍。现在她只要一有时间就试着这么做。每天做完晨祷后,她就开始冥想。然后她还会做点练习,像体操,自卫练习和慢跑。她要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等待时机的出现。

Pargeter给她带来了一个床垫,很大的床垫。现在她已经可以肯定了他终于发现地板是真的很硬。他怎么会抱怨呢,每次躺在下面都是她。

她开始习惯他的命令了,习惯?还是厌倦了?她应该感到高兴已经他不像刚开始那样疑神疑鬼了。她开始理解一个Muremburg的法官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魔鬼都长着一张凡人的脸”。通常那些犯有严重残暴罪行的人看上去都很平凡。就她的专业判断而言,Pargeter的性取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不像Donnie Pfaster,是个典型的性变态。开始的时候她也怕Pargeter会逐步升级变成那样。幸运的是,Pargeter的性取向是简单而单纯的,他要的只是权利。

他的计划非常周详,就他为这次绑架所做的努力而言,Pargeter一定激化了很久。

上次他来的时候,她哄着他把所有细节都告诉了她。

“为什么每个人都那么肯定我已经死了呢?”她问道,抚摸着他的胸膛。“你一定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

他笑了起来,“宝贝,你猜对了。”他伸展了以下四肢,关节发出咯哒,咯哒的声音。然后他紧紧抱住她。“我用装满可他敏的射猎飞镖击晕了你和MULDER。然后我按照Brown的模式给你抽了血,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倒了点血在卧室地板上。”

“DNA怎么回事?”她提示道。

“我穿着从Wal-Mart买来的新衣服,在脚的外面套了塑料袋。然后我穿上MULDER的鞋走过来走过去。公园里到处都是‘他的’脚印。然后我把鞋给他穿了回去,至于那些衣服嘛,四个月前我把他们捐给了慈善机构。”

“你为什么要陷害MULDER呢?”她问道。“你把我带走就可以了啊?”

Pargeter笑了笑。“你觉得MULDER会不会冷眼旁观看着我带走你呢?如果他现在自由的话,他早就把整个美国翻过来找你了。所以,他必须是计划的一部分。现在他正因为‘谋杀’你而关在监狱里,他也相信是他杀了你。”Pargeter骄傲的看着怀里的女子。“我知道profile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可他敏可以蒙住他的记忆。可惜的是,他浪费了我对他的帮助,自杀没有成功。”

“帮助?什么帮助?”SCULLY尽量让自己听上去漠不关心。她将她的脸埋在他的胸膛里,这样他就看不见她痛苦的表情了。

“第一次去看他,我就给他带去了一支银质钢笔。我知道他会把它插进手腕中,他会好好用它的。可惜他没有成功,不过总有一天他可以成功的。你知道的,我前几天刚刚去看过他。”

“你见过他了?”她的声音有点模糊。

他神情地看了她一眼。“我现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看看他,我会帮他的。现在他正等着我去看他呢。”

“你去帮他杀了他自己?”她平静的问到。

“最终,是的。如果我可以帮他做到的话,我会的。我还想知道他的记忆有没有恢复。”他的头沉进枕头里。“你为什么不帮我按摩一下呢?嗯...就是那里...继续...他们说他这些天他正在接受24小时监视...喂...不要太用力...反正,它们现在不可能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好像是因为床位紧张。所以SKINNER现在天天逼着那个可怜的狱医去医治MULDER。”

她开始亲吻他的胸口。“有效果吗?”她轻轻地问道。

“大概吧,”他疲倦的回答道。“但是我知道MULDER...他有他自己的计划。也许他会比精神病医生聪明,最终想出办法杀了他自己吧。”他翻了个身,看着她的脸。“你好像很关心?”

“噢,没有,我只是好奇而已。我以前和他一起工作。仅此而已,”她认真的说道。“我只关心你,TOM,可是我不能扔下MULDER不管啊。你是对的,他常常热情过头,他只会给我惹麻烦。”她伸出手,轻轻耳语道。“不要再提他了,好吗?他已经不重要了,不要让他再困扰你了,好吗?”

他从她的背后,依偎上去。“宝贝,你说得很对,我不会让这么个人来困扰我的。我很高兴你想明白了。我告诉过你的,一旦你爱上我,你就会开始了解我了。”

“你是对的,TOM,”SCULLY温柔的回答道。他没看见的是她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XXXXXXXXXXXXXXXXXXXXXX
绑架后四个月两个星期

MULDER收到了从公共辩护人办公室寄来的第三封信。他读了一遍 后知道Carleton已经放弃了这个案子,他们派了一个新的律师来代表他。Josh Zatkovich,好奇怪的名字,比Fox Mulder听上去还要糟糕。但是,至少事情有了进展。

上个星期MULDER见过的精神病医生说FOX无论是心理,还是精神状况都非常良好。不对,医生是这么说的,MULDER一直在假装精神不正常想要逃避审判。

MULDER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已经见了一大堆缺乏同情心的专家了,只有这个家伙说的是对的。他知道他即将面临指控,而Carleton已经出局了。法庭自己选了个医生对他进行精神评估。他们已经知道了原来那个律师根本不关心,不了解MULDER,或是他的案子。

MULDER打了个哈欠。他不知道这条路是通向哪个方向,他要走向何处。新的精神科医生已经不顾SKINNER的叫嚣,中止了所有药物的使用。MULDER没有再试图自杀,历尽四个月的尝试终于停下来了。但是SKINNER很清楚MULDER只是想给精神科医生一个满意的回答。

现在他的新律师正等着要见他。太好了,事情终于有了进展。他会要这个新律师同意让他自首的,给这场闹剧画上一个句号。

“MULDER先生,你的律师到了。”守卫打开了牢房的门。他顺从的走过去,让他们给他戴上脚铐。他们把他安排在一个空空如也的牢房里,始终让他带着手铐。无论新的精神科医生怎么说,他们都不会再相信他了。

律师比直的坐在红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囚犯。这个人看上去很高,可是很瘦,他的头发已经很久没剪了,遮住了他的眼睛,但是他好象并不想把它们拂开。哦,律师注意到了,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是因为他带着手铐。

“你可以把手铐摘了,我想他不会伤害我的。”律师说道。

“这些不是为了保护你的,”守卫说。“这些是给他准备的,为了保护他自己的。”守卫松开了手铐之后,囚犯默默的伸展了他的胳膊,松了松关节。

守卫对着囚犯做了个手势。“喂,你!让他看看你的手腕!”

囚犯凌厉的看了守卫一眼然后把胳膊伸向了律师。每条胳膊上都有很深很深的伤痕,很多条,有些几乎不能治愈了。

“我不知道他是从哪弄来那些的,但他总能找到刀片,剃刀什么的。他已经自杀了无数次了。但是医生说他很正常,可以接受审讯,所以现在他是你的问题了。”守卫走向门口,然后回过头说“如果你需要我,我就在外头。”

“好的,我们没事。”律师想要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更自信一点。好吧,离开学校后,想要开始律师实践是很困难的,所以他选择了辩护人办公室不能处理的案子。而且,这会是个付钱的当事人,就像他面前的这个。这个当事人安静的好象要昏过去一样。自我介绍或许可以打破沉默。

“你好,我是 Josh Zatkovich, 你的新律师。你一定就是 Fox Mulder了,我可以叫你Fox吗?”

囚犯笑了笑。“不,你叫我MULDER吧,就是MULDER。”

第十九章 完
TO BE CONTINUED


Hidden Things Part 20

“所以我认为你可以要一个辩护律师,”Josh对着一脸沉默的MULDER笑了笑。

MULDER叹了口气。为什么他们不能让他安安静静的承认他所做的一切?“你想要我相信什么?自我控制能力下降的确可以让我得到减刑?但是SCULLY一家怎么办呢?我欠他们一个公道?”

“SKINNER助理主任告诉我你一直在试图自杀,”Josh缓缓的说道。“说实话吧,MULDER先生...MULDER...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当事人。大多数的当事人都会想尽快的离开监狱。”他坐在椅子上直了直背。“我赞成SKINNER助理主任的看法,无论我怎么激怒你,你都不会攻击我的。而且所有的证据都很站不住脚。没有...”他向MULDER挥了挥手,让他说完。“听我说,你有没有想过SCULLY探员的失踪很有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她也许是受了可他敏的影响,精神恍惚迷路了。她也许被什么人绑架了。也许有人了解作案过程故意设了圈套陷害你们。”

“你的意思是她被囚禁了四个月?”MULDER叫道。“囚禁在哪里,被谁囚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些已经发生了,”Josh耐心的解释道。“Elizabeth Smart正试图从心理方面找出作案动机。关键是,这些证据的确和一些事情有雷同点。但它们不能完全证明这一切就是你做的。陪审团绝对有理由对此表示怀疑,我也有我的理由表示怀疑。”律师站了起来,捡起他的文件夹。“他们三天后会安排一个听证会,考虑一下吧。这就是我想说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天后

当MULDER看到Pargeter来看他的时候,吃了一惊,一般他只会在星期二来看他,而今天是星期六。

MULDER被带到他常去的会议室等Pargeter。和往常一样,Pargeter给了两个守卫一人50美元让他们离开一会儿。

“TOM,见到你真好,可是,今天不是你一贯的探访日?”MULDER握了握TOM的手,带着疑问抬了抬眉毛。“调查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Pargeter叹了口气,整了整领带。他今天穿这一套灰黑色的西装,周末穿成这样很奇怪。“你依旧是犯罪嫌疑人,”Pargeter耸耸肩“还有,你会想知道的。”看到MULDER点了点头,他继续说下去。“我...我今天...参加了DANA SCULLY家的纪念活动。我想你会想知道这些的。”

MULDER全身颤抖了一下,低下头看着台子。等了一会,他安静的说道,“是的,我想知道这些。如果 Mrs. Scully 都可以参加的话,我有什么不能听的呢。”

“一个叫McDonald,也有可能是叫McHugh,或是别的什么的牧师读了一篇关于DANA为人和有关她生平事迹的颂文。然后她的哥哥BILL说了话”Pargeter清了清喉咙。“我觉得她好像不太喜欢你,MULDER。当他说起你的时候,我无法理解。”

MULDER自嘲的笑了笑“我可以理解,他有理由不喜欢我。还有什么。”他停下来,舔了舔嘴唇。“ Mrs. Scully怎么样?她怎么坚持住的?”

“在那种情况下,她的情况应该算是相当好的了。” Pargeter回答道“真正承受不了的人是SKINNER。我知道他对于DANA发生的事感到非常内疚。对了,Mrs Scully她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把这个带给你。”Pargeter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书签大小的卡片。“她把它称为‘悼念’卡片,我想它是用来寄托哀思的。”他把它递给了MULDER。

MULDER接过后,把它放到灯光下。一张小小的宝蓝底卡片,镶嵌着一枚小小的金色十字架。下面写着一行字,MULDER小声读到。“DANA KATHERINE SCULLY...深爱的女儿,姐妹和朋友...”他的声音开始颤抖,但没有停下来。“‘你会知道真相,真相会放你自由。’”

MULDER的手指颤抖着滑过金色十字架,没有再说话。

“你需要一个人呆一会,我星期二会过来,像往常一样,MULDER。”Pargeter站了起来,MULDER只是静静坐在台子旁边,痴痴的看着悼念卡片。

守卫把他送回了牢房之后,一片漆黑中,MULDER坐在床铺上,默默的抚摸着卡片。以前他也感觉到过心痛,可是和这次比较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当他们第一次把SCULLY从他身边带走时,他知道了什么叫痛。后来她的癌症来势汹汹。虽然每次他都感到非常自责,但是至少死神真正没有跨过门槛走进来。这次...这次...他放下卡片,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次,痛苦早已溢于言表了。他所能做的只是静静地去拥抱他的心痛。

他的嘴因为内心的伤痛微微张开,眼泪滚烫的淌在脸颊上,默默的跪在地板上,周围一片寂静。他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跪了很久很久,终于卡片飘落在地上,停在他的手边,。

抽泣中,他捡起卡片,小心的用手指去抚摸凸起的十字架。她一直都相信上帝,这种信仰让她觉得很安慰。也许她现在在某个安全而美好的地方。他希望她可以。小心的捧着卡片,他开始回忆从前。

“SCULLY,我的SCULLY,”他喃喃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上帝啊...如果可以回到从前...”他闭上眼睛,她就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他的眼前:最后一次他看着她,多么美丽的笑容,她的眼睛闪耀着光芒。他可以回忆起在多少次监视过程中,她靠着他的肩膀睡着的样子。他告诉过她她会流口水,只是想看看她脸红的样子。他没有告诉她她还会打鼾。他们之间有一种无声的默契。因为她是那么坚强,MULDER从一开始就有种直觉他们的合作将非常成功。他向他一直都在依赖着SCULLY,来拯救他,来让他不要失去平衡。

“真相会让你自由的,是吗,SCULLY?”他默默的说道。“我希望你能自由,无论你在哪里。我知道你相信你自己。”小心的擦干手,他重新捡起卡片,手指轻划过十字架。

他想起在Calusari的结案报告中他写的几句话。真的,无论清白或是有罪都无法阻止魔鬼在SCULLY和他的耳边叫嚣。他只是不知道如今他该如何一个人去面对。

“我觉得你在浪费你的时间,只不过是些过时的宗教。”Mrs. Paddock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它们不是我的风格,FOX。”

MULDER抬起头看着他,脸色泪痕交错。“她相信这些过时的宗教,”他愤怒的叫道“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说她有什么错。”他站了起来,手里仍然拿着卡片。“我知道你,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东西。Calusari警告过我,要我小心,因为你们知道我。我没有把它当回事。最终你会了解我。”

“当然,FOX,”她安慰道。“你输了,你总是输。现在该让一切都去了。所有的斗争都该结束了。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让别人去苦苦奋战吧。”

“奋战,”MULDER小声重复了一遍,抬起头看着她。“就是这样,是吗?当一切到来的时候,会少了一个参战的武士。当外星人最终登陆时...Brown把你带向我。”他悲伤的笑了笑。“不,使我自己把你带进来的。”

“是你请我来的,”她纠正道“我们已经观察了你很久了,我们只是在等一个机会。当你来找我们时,你看到了Brown的想法,听到了他的声音,熟悉的声音。不是吗?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对的。”她的声音一下变成了很多声音。接着Reverend Mackey甜美的嗓音覆盖过了所有声音。“你会死在你自己的手上,即使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或是后天。你逃脱不掉痛苦的折磨,FOX。”她弯下腰,“心很痛,是吗,FOX?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之后?”

“我做什么了?我爱这个女人多过于爱我自己。我会永远这么爱她,”他的声音轻了下来“SCULLY告诉过我在她的信仰里绝望是一种罪恶。我想我知道如果她知道你们一直在灌输我些什么,她会怎么说。我相信...”他低下头看着闪闪发光卡片。很奇怪,她现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着Mrs. Paddock ,看着她身上散发出的绿光。灵光,他们这么形容这种光芒。

“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你只是条毒蛇,你只是个骗子,一直以来你都在欺骗我,让我绝望,等着我杀了我自己。”

Mrs. Paddock 笑了笑,露出了尖锐的牙齿。“你知道你属于哪里,你是个杀人犯。”Mrs. Paddock 说道。“你不比Luther Lee Boggs 或是Eugene Tooms好多少。公道自在人心。”

MULDER微弱的笑了笑。“也许我比他们好。”他用拇指摸了摸卡片。“但是我终于明白了一切。SCULLY不会希望我...因为任何原因,更不会希望我因为她,而杀了我自己。公道在哪里,宽恕就会在哪里,赎罪也会在哪里?”他深深吸了口气。“她会希望...不她会要求我好好活着找到真相。”

他缓缓站了起来,拾起卡片,走到Mrs. Paddock面前,“这就是我们两个的区别。我永远珍视真相,而在你身上我看到的只有虚假。我不怕你。”当他走近她的时候,她睁大了眼睛。

“你不可能在Milford Haven前杀了我们。你没有伤害我的能力,你从来就没有能力伤害任何人。”他握住卡片,面对着她。“离我远一点!”

“你不信这些的,这些十字架对你没有用的。”她说这,向后退了几步。

“我相信真相,”MULDER坚定的说道。“我相信SCULLY的信仰。她不属于你,我也不属于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他向前走了几步,发现牢房一下空了,空气感觉...更清澈了。

MULDER揉了揉眼睛,走向床铺坐了下来。今晚好多事都变了,他不知道究竟什么让一切改变了。也许是SCULLY的灵魂正和他在一起吧。 他笑了,“SCULLY,如果你在这里,请你不要走。”他对着黑暗说到。即使她不在这里,从那张小小的卡片中,他也可以得到力量,得到安慰。他把它放在枕头底下压好后,躺了下来。这是他四个月以来第一次真正的睡着。

星期二

“嗨,Tom,”当SCULLY看到Pargeter打开门走了起来,她从打坐的姿势站了起来。“你带水来了吗?”

Pargeter抱歉的笑了笑。“哎呀,对不起,DANA,我忘记了。但是我给你带了点别的。”他从带来的纸袋里拿出一包色拉,在她眼前晃了晃。“你说你想吃色拉,所以我给你带了点过来。你喜欢意大利式的,是吗?上面还撒了熏肉。”

SCULLY点了点,他妈的。她讨厌他表现得像个正常人。这让他非常...讨人喜欢。如果她开始忘记他是她的敌人,她就会开始迷失方向。勉强笑了笑,她接过纸袋。“谢谢,TOM。你想得真周到。”
他低下头,笑了笑。“我明天会给你带点水,还够用吗?”

“还剩半升。够喝了,但是清洗的话就不够了”她哀怨的说道。“如果你可以忍受我的味道的话,我想我可以支持到明天。”

“太好了”Pargeter说着把带来的一小包Taco Bell放在地上。
毫无疑问,这是她的晚饭。她现在一闻到快餐味道就像吐。掩藏住厌恶,她开始整理床垫上的毯子,眼睛小心的看着Pargeter。

“你在想什么呢,DANA。”Pargeter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他把Taco Bell的纸盒放到一边的角落里,走向她。

“没什么,”她勉强地笑了笑。“只是希望这些毯子下面是草地而不是水泥地板。我很怀念阳光。”她在床上坐了下来,叹了口气。

他在她边上坐了下来,一只手臂环住了她的肩膀。“好好待我,你是会得到阳光的,”他温柔的说道。“你对我非常重要,DANA。”

她抬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TOM,求你了...让我走吧。你想和我在一起,那太好了,我也求之不得。我们可以正常的交往,约会。”她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Pargeter耐心的看着她。“DANA,你是个FBI探员,你应该知道,从我把你带走的那一刻起,我就犯法了。如果我让你回去,我就得在牢里待一辈子了。”

“像MULDER那样,”她默默的说道。

“什么?”Pargeter问道。

“我是说,我想洗澡,”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去理自己乱成一团的头发。“那些木桶,手巾都没什么用。我的气味一定让你很不舒服。这是幢老房子,是吗?楼上一定有浴室?你还可以监视我的,如果你想的话。”

  Pargeter摇了摇头。“不行,我觉得这不可能。这是个很偏僻的小区,但是外面还是会有人的。这里是我一个大学同学的房子。他在加州工作,不能常常来,所以我就来替他照看房子。修修草坪,检查检查什么的。楼上窗户太多了,太危险了。”他站了起来。“我会给你带些东西充当浴缸。”

“恩,带点洗澡水过来,你当是洗厕所啊。”她讽刺的说道。

“随便你要什么,”Pargeter说到“我都会带给你的?今晚我会去健康食品商店给你带点蜜蜂花粉。”他笑了笑。“那会让你的酸奶变成什么味道?”

“它很有营养,而且我需要维生素D,”她简短的说道。“你今天会去看MULDER?”

“宝贝,是的,今天,我马上就要去了。”他看了看手表“嗯,我该走了,我不想错过探访时间。”Pargeter亲吻她的发线。“我还能为我的宝贝带点什么来?一些特别的东西?”

“不用了,早点来就可以了,TOM,”她邀宠的说道,用手指理了理红的头发。

“我会的,”他无声的靠上前吻她。他没看见的是她拉下一下撮头发,摸索着夹在了他黑色西装外套的领子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晚点...

“我知道你今天要上庭,你准备自首的计划怎么样啦?” Pargeter靠在椅背上,小心地看着MULDER。

“我的律师还在和我讨论这些。Josh很固执的认为我应该选择辩护。”

“嗯,他是你的律师” Pargeter皱了皱眉头。“就算法庭可以开释你,局里也不会原谅你的。”

“没有SCULLY,也就没有X档案。”MULDER回答道。“我也许会一 个人继续研究的。你呢?你今天看上去高兴的要死,怎么了?中将了?”

“我找到一个很好的女人,”Pargeter灿烂的笑着回答道。

“新的女朋友,啊?太好了。”MULDER充满期待的回答道。

“是啊,她漂亮,有趣,为我疯狂,”Pargeter傻傻的回答道,然后摇了摇头。“女人对食物是不是都有特殊爱好,是吗?他们对健康都很执著啊。见过你以后,我会去给她买点健康食品。”

MULDER点了点头。“是啊,SCULLY每次看到我吃牛肉都会瞪大了眼睛,好像我在生吞胆固醇一样,她要你给他带什么?”

“她要我在她的酸奶里加上蜜蜂花粉。当然是有机的那种。”

“当然,”MULDER说着,皱起了眉头。

Pargeter的笑容更灿烂了。“对了,我非常高兴可以找到她,我想她就是我要的那个,MULDER。我不会让她离开的。不过,我现在要走了,兄弟。我要赶在商店关门之前去一次。”Pargeter凑上前去握MULDER的手。MULDER看到他的领子里夹着一簇头发,红色的头发。

MULDER目无表情的从Pargeter的领子里挑出头发,然后握了握Pargeter的手。

“什么?”Pargeter问道。

“绒线,你看上去很棒。”MULDER说着把那簇头发放回了口袋里。

一会到牢房,MULDER就把头发拿了出来放在灯光下,头发在他的手心里闪着金光。

不会的,她不会的,也许是别的女人喜欢在她们的酸奶里加蜜蜂花粉但他不会想起...

可是如果SCULLY还活着,这几个月是Pargeter把她囚禁起来的话,如果是Pargeter计划了这一切。是Pargeter给了他那支钢笔...

他把头发放回口袋中后,跑到门边开始捶门。“守卫!守卫! 我要和Walter Skinner说话!我现在就要和他说话!”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和守卫磨了2个小时后,那些守卫终于忍受不了他了,让他用电话。

“SKINNER,”清脆的回答声

“先生,她还活着!”MULDER说道。“还有Pargeter抓了她。”

“...什么?”SKINNER说道“MULDER?你怎么知道的?Pargeter?他是个探员。你有没有什么证据?”

“我从他的外套上发现了她的头发,还有他今天和我说的话。先生,我知道听上去很简单,但却非常有意义。我不记得杀了她因为我没有杀她。他幕后操控了所有的事。他受过现场分析训练,他可以做到的。还有先生...”MULDER清了清喉咙。“是他给了我那支我用来自杀的钢笔。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看我,一步一步逼我越过极限。”

“我知道了,”SKINNER“十分钟之内我会过来拿到头发的,证据不是很多,MULDER,我们拿不到搜查令。”

“那就不要了,快去,”MULDER大声叫道。“我告诉你,她就在那里!我不能给你什么该死的证据,你们必须把她救出来!”

“我很快就到,”SKINNER向他保证道。

SKINNER一向很守承诺。他把那簇头发放进了证据袋里,然后放在灯光下面看。“恩,红色头发,是SCULLY颜色。我已经给Halea 法官打过电话了,10分钟后,他会在会议室见我。”SKINNER关心的看着MULDER。“希望你是对的,MULDER。”

“我是对的,”MULDER自信的回答道。“你会给我的律师打电话的?我要赶快出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
10分钟后-Joseph Halea法官会议室

当SKINNER走进会议室的时候,Healea站了起来。法庭很久前就已经休庭了,现在法官正穿着牛仔裤和汗衫。他至少有6英尺高,肌肉很紧,看上去简直像是个摔跤运动员。每次那些被告人在法庭上撒野的时候,还没等法警行动,他们就已经被这位法官扔在地板上了。这个夏威夷人不仅是DC法官界最年轻的法官,还是位前检察官,他被认为是法官中最铁面无私的。同时他又是SKINNER的拳击搭档。

“Walter,很高兴见到你”Halea握了握SKINNER的手。“你为什么需要紧急搜查令?”

SKINNER从口袋里翻出了证据袋,放在法官的桌子上,然后又拿出一叠纸。“我们相信我们发现了真正绑架SCULLY探员的人,而且我们相信SCULLY探员还活着。我们认为SCULLY探员现在正被囚禁在他的房子里,我们现在就需要搜查令。”

Halea拿起申请函,读了起来,当他看到申请原因时,抬了抬眉毛。“不够啊,”他说道。“理由太薄弱了,我不能给你搜查令。”他指责的看了一眼SKINNER。“在现在的情况下,FOX MULDER现在不能作为可信的目击证人。还有,Walter,你们想要搜查你们自己兄弟的家,为什么?”

SKINNER一直在等他的这个问题。Healea一直都是以他的刚正不阿著称,但是这次他必须让他屈服。“让我解释一下,Joe...”

最后,法官终于勉勉强强的给了他搜查令。就在这个时候检察官和MULDER的律师走了进来。当检察官读到搜查令的时候,他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不会真的相信这些吧!FOX MULDER神经不正常!这是他的幻觉。”

SKINNER摇了摇头,认真有力的说道。“不是的,不是幻觉。他有足够的证据。事实上,Pargeter对于SCULLY探员的一些细节非常了解。如果他不是常常和她接触,否则这些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检察官想了一会,说道。“好吧,拿着搜查令去吧,但是,如果这次错的是你的话。会有麻烦的是你,不是我。”

“如果今晚我们找到些什么。你会解除对MULDER的指控放他走,”Josh Zatkovich插进来说道“是吗”

检查官和法官交换了个眼神。“如果证据足够有力的话,是的,我会立刻解除指控。”检察官回答道。

“你只要给我打给电话给我,我就会签署命令。”Healea说道。

“太好了,”SKINNER松了口气,说道。“队伍集合完毕,我们走吧。”

第二十章 完
TO BE COUNTINUED


来 源: annagao上传

共有2156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Hidden Things 15-17
  • 下篇文章Hidden Things 大结局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