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FanFic精选



Hidden Things 大结局

2020-8-3

作者: xenith原作,扇子翻译

 


Hidden Things Part21

Skinner在离Pargeter家不远的一条小路上停好了车。他早就做好完全准备,带好了撬锁工具,他怕万一Joe不愿意合作,他也不至于非得砸门而入。万幸的是他的口袋里已经装着搜查令了,这样就不会有像国际事务听证会这样的麻烦事了。

四处望了望 ,他看到所有的FBI探员都已经就位了。SKINNER特地从别的部门挑来了一些不认识Pargeter的探员,他希望Pargeter不会认出他们来,否则行动的困难程度就会增加。Pargeter知道这些步骤,而且他身上带有武器,更重要的是他的脑子不太正常。但他们都说不正常的那个是MULDER!SKINNER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和Duffy一起穿过过道。“这里很安静,房子里没有灯光,等我的命令再行动。”他对着话筒,向全体探员广播道。

走到门口,SKINNER按响了门铃。门铃声回荡在早已被疏散一空的房子里。这时候,Duffy弯下腰小心翼翼的从窗口望进去,但是房间内光线很暗,什么也看不见。他对着SKINNER摇了摇头。运气不好,SKINNER开始用力敲门,几乎要把门震碎了。还是没有声音。如果Pargeter在房间里,他可没那么容易溜掉了。

“我现在开锁进去,掩护我,”他对Duffy说道,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撬锁工具,很快门就打开了,他一个箭步冲了进去。起居室里很暗,所有的窗不是锁着,就是被漆成了黑色的。他们打开了手电筒,到处照了照,没有人生活过的痕迹。SKINNER点了点头,Duffy打开了灯。

“天哪!”Duffy暗暗的骂了一句,SKINNER也想骂这句。房子里墙边整整齐齐的排列着顶天立地的书架,里面摆满了录像带,上千盒录像带。房间里唯一的摆设就是一张破台子和一只折叠椅,它们的面前时一台宽银幕电视机,旁边还有一台录像机,以及一些辅助设备。

“检查一下房子别的地方,”SKINNER催促道。他不喜欢这些。接着他和Duffy检查了厨房,卧室,另外一个卧室。找到的只有录像带,两个卧室的墙上都整齐的摆放着成百上千的录像带。壁橱里,主卧室的床头柜里,到处都是录像带。

他们已经里里外外彻底搜查了一遍,没有人在。这里没有地下室。SKINNER的耳机里传来了另一个消息:他们已经检查了车库,车库是空的。

SKINNER指示道“Duffy,告诉他们这里已经检查完毕,让他们保持安静。Pargeter随时有可能回来。”Duffy离开后,SKINNER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主卧室。床的对面放着一台电视机和一个录像机。那些录像带上都贴着奇怪的字母标签。SKINNER随便抽了两盒,一盒上贴着字母“S-D”另一盒上贴着字母“S-DM”。他打开电视机,把带子放进录像机里,按了“播放”。

他看到一个房间,四周只有光秃秃的墙,没有窗,出现了两个人影。当站在前面的那个人停下来,转过身的时候,SKINNER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想吐啊!一个是Tom Pargeter,而另一个就是瘦得面无人色的 Dana Scully.他盛怒之下粗暴的按了下“弹出”,顺手关掉了电视机。然后他坐下来,满满的省视着整个房间,他讨厌的看着每一盘录像带。每一盘录像带的侧面都贴着一个标签,但是没有日期。Pargeter一定把她关了起来,在拍这些录像带的时候,她一定还活着,可是这些录像带是什么时候拍的呢?她现在还是可能已经死了。

SKINNER听到了Duffy的声音:“先生!过来一下,你最好看看这个。”

SKINNER大步走进起居室,Duffy已经打开了电视机。“连接录像带的机器是一个远程摄像头的接收器。” 电视机上只看得见雪花,Duffy关掉了电视机。“摄像头的传输已经中断了,先生。”他说着叹了口气。

SKINNER看着电视机,向四周望了望,然后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电视机上,他咬了咬嘴唇。“她不在这里。还有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她,除非我们可以抓到Pargeter,强迫他告诉我们她在哪。”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Joe?恩,我们已经找到了足够的证据证明MULDER的清白。Pargeter是我们的嫌疑犯。我现在正式申请逮捕令。不,我们还没有找到她,但是我们有证据证明是他强行带走了她。我们还不知道她在哪里。我们需要MULDER到这里来。你可不可以签一个释放令?我会给MULDER的律师打电话的,谢谢。”

SKINNER关上电话,把它放回口袋里。焦虑的看了看房子的四周,他对着Duffy做了个手势。“快,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Pargeter随时可能回来,我不想失去任何抓住他的机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Tom Pargeter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满意极了。在见过MULDER之后,他吃了牛排作为晚餐。

每次见过MULDER以后,他都觉得非常快乐。他享受着一点一滴的愉快看着这个男人像只针尖上的苍蝇一样被他慢慢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早在Quantico受训的时候,他就一定听说过“怪胎”MULDER的大名了,而现在这个所谓的天才正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他,Tom Pargeter才是那个将中规中举的DANA SUCLLY小姐带走,然后又将受过著名牛津大学教育的FOX MULDER送进监狱,让他先是接受精神治疗,然后要在牢里呆上一辈子的人。

Pargeter吹着口哨推开了“全球健康食品商店”的大门。他不喜欢来这种商店购物,不过DANA告诉他她过去常常在这里买酸奶和蜜蜂花粉。Tom笑着从冰箱里拿出一罐蜜蜂花粉的时候,然后他打算去拿酸奶。

他的长期计划已经生效了。DANA对他的印象已经改观了,关于这一点他每天都可以证明。可惜他不能让她出去,但是他会尽量让她生活的舒服一些的。当然,前提是她要一直这么柔情似水。

他从杂货柜上拿了两桶水,这可以让DANA喝上很长一段时间。在帮DANA购置食物的时候,他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在地下室装个水龙头,也许再装个厕所。但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限制食物和水比打她要有效得多。况且,她的皮肤那么完美,打坏了多可惜。

不过,也许是时候为她装条水管,装点卫生设施了。他也许向她提出这个建议的,然后知道为了这些她会愿意付出怎样的“报酬”。期待中他舔了舔嘴唇,去拿酸奶。

他从奶制品柜台拿出了一大盒酸奶。当他把盒子提进篮子里去的时候,酸奶突然溅了出来,撒了他一身。“妈的!”他大声叫着走向商店门口,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的水珠。

“请问洗手间在哪,我想弄弄干净?”他问道,一遍用手去擦衬衫上的污渍。

“嗯,在后面,这是钥匙,先生。里面有手纸的。”收银员递给他个钥匙圈,然后向这后面指了指。感谢上帝,Pargeter站在厕所的水池前轻轻擦掉衣服上的酸奶渍。

然后他用湿的纸巾擦拭自己的长裤上的酸奶,最后开始擦衬衫。他想如果DANA知道他又多狼狈的话,一定会笑话他的。我是原版黄油手指...他突然停了下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肩膀上闪动的红色光芒吸引了他的注意。放下纸巾后,他把一簇红色的头发从左肩上剥离下来,看着它。

他把头发拿在手里,仔细的观察着。不用想,他都知道它是谁的。他突然明白了DANA今天做了些什么。“该死的婊子!”Pargeter大声叫道,想立刻冲回去让她祈求他的宽恕。但是,等等,一个想法突然闯了进来,MULDER今天下午从他身上拿走了一簇“绒线”。无论多讨厌他,他还是不得不承认MULDER不是个笨蛋。MULDER现在一定全都知道了。但是他会不会认为头发是别人的呢?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找到答案。Pargeter做了个决定。他扔下纸巾,酸奶,蜜蜂花粉,还有水,冲进了汽车。如果他们已经开始监视他的房子,他们知道他开什么样的车,那么他必须要很小心。

他走进加油站,加满了油箱。,然后把车开向关着DANA SUCLLY的老房子。他把车开进车道后,打开车库的门,然后把车停在另一辆车的旁边。

Paul决定把他的1968 Mustang畅蓬车停在这里真是个好主意啊。更棒的是他以前还老是建议他的老朋友TOM常常去开开它。现在只要加上汽油,他就可以把她弄上路了。

从车箱里拿出汽油,他把Mustang的油箱装满。然后坐在方向盘后,试着发动它。打了两次火之后,汽车开始缓缓滑动了Pargeter笑了关掉了引擎。他又从自己的汽车里把紧急备用箱拿了过来。

在她计划绑架DANA之前就考虑到今天了。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箱子里放着几件替换衣服,假的身份证,护照和一叠钱。如果有必要,他随时随地可以离开,只是他必须先肯定他真的已经是非走不可了。

他考虑了一下要不要下楼打死SCULLY,但是很快他就决定不这么做。如果联邦调查员已经去了他家的话,他们一定已经找到了那些摄像头了,他们也许会利用信号找到这里。这些都很有可能,他飞快的跑进房子里,切断了所有摄像头的电力系统。他最好是赶快离开,越快越好,也许他们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了。

他突然想起在商店里要买的那些东西,她快要没有水了。如果他不去带点水给她的话,她很有可能会死的。

他缓缓的露出了笑容,无论如何在Pargeter对她付出了那么多热情和关心之后,她仍然还是选择了MULDER。他的笑容加深了。如果他离开了,她最终会明白她是多么需要他了。他拥有生杀大权。

他记得EMT训练时提到的关于“三”的准则。一个人没有空气3分钟会死,没有水3天会死,没有食物3个星期会死。 如果MULDER没有从那些‘绒线’里得到什么线索的话,他会在她死以前过来,让她真正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让她后悔为什么要生下来。这是对她两面派的一点小小惩罚。

锁上房门后,他回到了车上,这样小偷就进不去了。然后他把车开向自己的房子。

他把车缓缓地开进自己家门前的小路上,谨慎的观察着四周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最后他把车停在了街角便利商店的门口的停车场上,小心的看着周围。路上停着的汽车似乎比平时多,不过这可能是巧合。这些车看上去有点像局里的汽车,也许他们正在监视他的家,也许没有,他也不能肯定...

一辆黑色面包车慢慢开过小路,停在了Pargeter的汽车旁边。Pargeter抿了抿嘴。这辆面包车看上去和他们常常用来监视的汽车非常像。不过,这也可能只是巧合。一个穿着灰色运动服的男人在人行道上慢跑着。Pargeter小心地看着他。就在从街灯下跑过时,Pargeter看到了他耳朵下夹着的耳机。该死的!MULDER已经得到线索了,而且他还让他们相信了他。他们就在这里等着他。

Pargeter紧紧闭着嘴,对亏了自己的小心。他把Mustang调了个头,开出了停车场,消失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Pargeter 家
9:30 p.m.

“先生,MULDER探员来了!”Duffy探员告诉SKINNER,然后打开了面包车的门让MULDER走进来。

SKINNER从监视屏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看上去比SKINNER上次在监狱里见到他时好多了,但是时间还是改变了他,MULDER现在穿的这套西装四个月前看上去还很合身,可是现在整整打了一倍。但是当他握住SKINNER的手时,他的手还是一样有力。

“找到她了吗?”MULDER问道“她在哪里?”MULDER想要看监视器的屏幕,可是SKINNER站起来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她不在这里,MULDER探员。我们已经把房子彻底搜查过了。我们正在等Pargeter回来,这样我们就可以审问他了。”

MULDER皱了皱眉头。“他很聪明,先生,他也许已经考虑过这种可能了。我们必须很小心,不要让他起疑。”

“我们有最好的人,”SKINNER回答道“我们要做的只是等待。”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Dulles 机场
9:30 p.m.

Tom Pargeter,现在是William Blaine 正坐在联航363航班的座位上等着飞往芝加哥。那里是世界中心,从芝加哥你可以飞往世界各地,尤其是当你有了新的身份之后。一想到他不得不抛下一切匆匆离开,他就气得要命。都是因为Dana Scully 还有她那个该死的搭档Fox Mulder。但是,无论他们多么努力的寻找,他们都不可能及时找到她。他靠在椅背上,戴上耳机,准备好享受他的旅程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Pargeter的家
早上 8点

“他不会回来了。”MULDER已经说了第三遍了。“他发现了我们。”

“我们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SKINNER不服气的回答道。

“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发现了我们。”MULDER说着,站了起来。“我们要拆了这座房子,找到SCULLY。”

SKINNER看了眼监视器,叹了口气。“你是对的,MULDER,好了,兄弟们。”他对着耳机说道。“休息一下吧,很明显他已经看到了我们,他不会来了。”SKINNER看了MULDER一眼。“你还没有到房子里面去看过。”

“你说那里有个录影带仓库。”MULDER回到道。“每一盘都很有用。他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的,然后逐步采取了行动。”

“进去吧,保证会让你终生难忘的。”SKINNER说着,领着MULDER走进过道。

进门后,他和里面的其他探员交谈了几句,然后一个人走进了卧室。他从一堆录像带中,随意捡起了一盘,上面贴着"S-D,knky".
的标签。

“这不是你要做的,”SKINNER担心地看着他。“我希望你不要做这些。如果我们可以抓到Pargeter,就不用急着看它们了。”

“我要看,我要研究它们。”MULDER说道,眼睛扫过一排又一排的录像带。

“你想要对他进行侧写”SKINNER问道。

“我是你们中最好的。”MULDER回答道,随手把一盘录像带放进了卧室的录像机中。

SKINNER站在了他和电视机之间。

“你没有看过它们,MULDER,我看过一盘。”SKINNER说道。“MULDER,她被囚禁4个月了。你知道在这期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像我说的那样,她很肯能已经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就算我们找到了她,也许也不能把她带回来了。”他的声音里出现了请求的口吻。“MULDER探员,我知道你们两个关系一直很亲密,我不希望这些破坏你们之间的印象。你不要看这些带子,其他的探员会从那些带子里找出线索的。”

“让开,”MULDER的声音很平静。“我有权看,无论什么事都不能改变我对她的爱。”SKINNER没有动,还是像石头一样站在那里。“如果找不到更多的线索,这些就是我们仅有的。你需要我进入Pargeter的脑子,我要看他的...他的...”MULDER的声音轻了下去。“我要看。”

“MULDER,”SKINNER低沉着声音。“据我所知,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她还活着。那些头发,也许是她尸体上的。你真的想要亲自找到她的尸体吗?还有,”他又说道。“侧写会毁了你的,你真的想让它毁了你吗?"

"不要为我担心,这次我不会了。我会尽我所能把她找回来,我想要...不,我一定要还她一个公道,无论她是活着还是死了,”MULDER斩钉截铁的说道。“还我一个公道。你不想让我把她救出来吗?我不认为他已经杀了她,可是我也不认为她还能活很久。”
他们对持了一会,最后SKINNER还是从屏幕前走开了。

SKINNER看到MULDER站在电视机前,全神贯注的看着录像带。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情绪波动,只是他的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他玩弄了我们。”在屏幕渐渐变黑后,他把头转向SKINNER,轻轻的说道。“我们没有失去她,她在演戏,她想救她自己。”他苦涩的笑了笑。“我以前一直以为他对我的那些限制电影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看了看周围的墙,随手拿了几盘带子。“我最好马上开始。”

“你全部都要看?”SKINNER问道。

MULDER勉强笑了笑,把看过的带子从录像机里拿了出来。“只要能把她找回来,什么我都愿意做。”

第二十一章 完

****************************************************************
作者按:好了,就是这样,朋友们。最后一章。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对我从一个匿名的BBS上得到的评论做出一些回应。

首先,别人说我的对话不够自然。也许是的,也许不是。这些是在我工作圈子里的一些硕士朋友说话方式。所以在写的时候,我猜测像SCULLY(拥有医学博士学位)和MULDER(牛津毕业)的人大概会使用的词汇量。

第二,他们说这种情况完完全全是虚构的,像SCULLY这样的绑架,囚禁根本不可能发生。猜猜怎么样?这种事发生过,而且一直在发生!我从事律师工作15年,曾阅读到过无数个案例,报道都比我所写的这些要可怕的多。需要更多地证明?去看看文章结束处,我介绍的那篇登载在Chicago Tribune 上的文章吧。

在文章中的很多地方,我对真正暴力犯罪部分的描述采取了委婉,隐含的手法。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都是必须面对的。这就是FBI探员们每天真实的生活,尤其是那些每天在和连环强奸犯,连环杀人犯作斗争的侧写员的生活。

最后,我收到了许多鼓励我的邮件。前面的这些话不是正对你们的。你们希望我的文章,我也很高兴为你们写文章。我很抱歉用了这么久的时间。谢谢你们的邮件,希望你们可以一直写信给我!很高兴能收到你们的信。那是我写信的动力源泉。
****************************************************************

Hidden Things Part 22

DANA SCULLY慢慢醒了过来,把毯子放到一边,摸索着开了灯,看了眼Tom带给她的钟。已经早上8点了,星期二。至少现在她可以从理论上区分出白天黑夜了。

她翻开昨天的报纸,翻到体育新闻那一页,读了起来。以前她从来不关心体育的,但是现在她把报纸的里里外外读了个遍,包括每个广告。无聊是最可怕的威胁。如果她开始感到绝望,那么她就彻彻底底的输给了Pargeter。

然后她尽可能的放松下来,开始祈祷。第一个祷告永远是给MULDER的。Tom永远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告诉她MULDER的心理上的问题,还有法律上的麻烦。她假装漠不关心的听着他的每个字。她一直都非常担心MULDER,但是她始终相信他内心深处的信仰会拯救他的。以前他曾经失去过它们,又把它们找了回来。这次他也一定做得到的。

她在想什么?她猜她大概要在这个地下室里过一辈子了。不能接受。也许会有机会的,如果MULDER看到她夹在Pargeter衣领上的头发,他已经在想办法救她了。

不要想了,她开始把全神贯注的为她的家人祈祷,然后SKINNER 祈祷,最后再是为MULDER。平静一些后,她站了起来,开始做晨练,她现在瑜伽已经练得很好了,在几个月前根本不可能。

感觉到热了以后,她开始做柔软体操。她要让自己保持健康而且坚强。如果她可以得到扳道Pargeter机会,那时她必须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她是个训练有素得FBI探员,不是个懦夫。她应该有能力反抗,而不是被像现在这样这样被那个变态弄的不死不活的。这几个月,一想到这些,她就觉得非常自责。

放慢呼吸后,她开始做一些拳击自卫训练。是的,她应该做些什么找机会离开这里,可是....哎。她已经等了几个月。一旦她决定行动那么她就只有破釜沉舟了。她已经让Pargeter相信她已经被他驯服了,她绝对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如果失败的话,Pargeter很有可能会杀了她。她希望,她放在他身上的这些头发不能让她活救,至少可以让别人知道她是被他关了起来。

还是等等吧,在行动之前,她还是想看看结果是什么样的。因为攻击成功的可能性实在是不大。她已经让他相信了她的诚意。每次Pargeter来都很小心谨慎,而且还带着武器。她咬了咬嘴唇,就算他不穿衣服也比她重100磅,高出一英尺。无论多么陶醉于她的温柔,他都没有在她面前睡着过。一想起Pargeter那张脸,SCULLY愤怒的向空气踢了几脚。精疲力竭了,她还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最后,她决定不想了,拿起毛巾擦了擦脸。如果现在谁可以让她洗个澡,她愿意为他杀人。她能做的只是用Pargeter给她的毛巾擦擦身体。吃早饭的时候到了。

想得嘴巴都干了,她吃了个面团,拿起水,只剩下半升了。喝了两口之后,她勉强把水放了下来。TOM今天一定会多带点水过来的。但是在确定得到更多的水以前,她不想把它们喝完。

坐回床垫上后,她随手拿起本书。TOM从当地的Barnes and Noble书店给她买了几本书。吓了她一跳,他们居然都喜欢看神秘谋杀案,和Steven King写的作品。一只手拿起只苹果,她挑出CUJO那一本,想重新读一遍。

Pargeter会再带食物和水过来的,在他来之前,她不会把食物都吃完的。

//


“发现什么了吗? MULDER?"

MULDER很不情愿的把注意力从屏幕上移开,摘下耳机。他暂停了录像机,靠在椅背上。“还没有,先生,”他叹了口气,指了指被扔在地板上的一大摞带子。“24小时,我一共看了这些,还没找到什么有用的。”

SKINNER在心理估计了一下看掉了的录像带数目,把它和没有看过的录像带数目比较了一下,说道“我给你派了两个探员过来,他们不在看吗?”

MULDER抿了抿嘴,“他们在复查这些带子,他慢慢的说道,眼睛扫了扫坐在另外一个写字台前的3个探员。SKINNER特地指派了三个探员来帮助他分析这些录像带,设法找出有关SCULLY下落的线索。他们把所有的录像带都扔在这个棒球场了,因为只有这里才有足够的空间容纳那些带子。MULDER在SKINNER的要求下才勉勉强强答应那个椅子坐下来。他不得不承认SKINNER是唯一头脑始终清楚的人,他绝对是审视任务进程,评估探员所提交的信息的最佳人选。

虽然MULDER比任何人都要了解SCULLY,不幸的是,其他的探员都不认识SCULLY,但是他们从办公室的风言风语中知道了SPOOKY先生,和SPOOKY夫人。“嘿,你真是不敢相信,她怎么做的,太厉害了?”Owens探员嘲笑道。“ 难怪他要呆在地下室里了!”“妈的,如果有机会我也会想要这么个搭档。”Horne回答道。

听到了他们的笑声,MULDER走了过去,他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发白。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过他们如果让他听到任何一句关于SCULLY探员的流言蜚语,他会怎么做。“而且我不介意是不是会进监狱,”他加了一句“我在那里呆过,那里并不是那么差。”

“我要提醒他们,SCULLY探员是犯罪受害人,她应该得到足够的尊重."MULDER平静的说道。

SKINNER看了那三个探员一眼,感谢上帝,他们已经吓得蜷在椅子里。“你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晚上了,MULDER?”SKINNER问道,看着MULDER穿着的西装。

MULDER没有回答他,SKINNER只能摇了摇头,“好吧,随时持电筒西,其他小组已经仔细搜查了Pargeter房子周围的小区,想看看有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我们了解到的只是他每天晚上7点离开房子,通常会带着几个看上去像杂货店用的袋子。”

MULDER点了点头。“他给她带吃的过去,我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房产搜查的结果出来了吗?”

“不,很难过。除了这座房子之外,他没有任何房产。我们的人一直在监视着这里,以防他回来。”SKINNER回答。

“他不会回来的。他知道我们在抓他。我们必须尽快找道她,”MULDER说道。“她快要没有时间了。”

“MULDER,”SKINNER轻轻的说道。“她可能已经死了。”

MULDER抬起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她没有死,”他简短的说道。“还没有。”

//

两天后

DANA SCULLY瘫在床垫上,看着天花板,一点一滴的失去意识。最后一次喝水是在昨天早上。食物昨天晚上已经吃完了。TOM现在应该已经来了,可是为什么他还没有出现呢,为什么?也许他发现了头发,意识到是谁放上去的。或者这会让事情更简单。也许她激怒了他,所以他切断了水和食物的供应。但是他不会把她遗弃那么长的时间,无论他对她又多生气。

她努力从床垫上撑起来,摇摇晃晃的走道镜头前。她要再试一次。“TOM?"她沙哑的说道。“TOM?无论我做了什么,我都不是有益的,我知道错了....求你...求你....给我点水...还有吃的。我...我会补偿你的...无论你想怎么样,TOM,我知道你不会要我死的,你本来早就可以杀了我了。你不是个杀人犯,求...”

一阵眩晕让她跌倒在毯子上,她想哭,可是已经没有眼泪了。她知道她已经开始脱水了。她希望可以在房间再找出点可以喝的东西。没有。她试着从毛巾里挤出一点水来,有一点帮助可是不管用。

她躺回毯子上,叹了口气,想起U.S.S. Ardent。那时候,她和MULDER也是那么渴,而且他们正在迅速的变老,死去。因为MULDER在,所以她能保持冷静的记下日记留给也许会找到他们尸体的人。至少那次,是他们俩一起面临死亡。

他现在怎么样了?她好想念他的声音,他的抚摸。她笑了笑,她甚至想念他的幽默感。她等了那么就才告诉他她有多爱他。他们真正相爱的日子那么短暂。浪费了那么多年,不敢让他爱她。她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她是不是害怕会有一次丧失自我?她早就该知道的:MULDER一直坚持让她做她自己。他不会接受她放弃自我的。太迟了,真的太迟了。如果还有机会,她会用每分每秒来爱他。

//


MULDER正盯着屏幕,没有意识到SKINNER正在看着他。在过去的三天中,MULDER和其他几个探员就这样不眠不休的检查着这些录像带。他不知道他们到底看了几盘,但是他知道他们至少已经看了几百盘了。他们知道早在绑架SCULLY之前,他就已经开始监视她了。他们甚至知道他是怎么绑架她的了,录像带记录下了整个过程。MULDER所有的疑团都解开了,Pargeter用装着镇静剂的飞镖袭击的SCULLY和他,然后仔细的伪造了犯罪现场。

昨天,现场勘察小组仔细搜查了SCULLY的公寓,打碎了天花板,找出了所有的摄像头。其中只有一台是Pargeter的。MULDER咬着嘴唇,他知道其他的摄像头是谁装的。可是它们只能告诉他她以前在哪。她快没时间了,他知道的。

“MULDER探员,你的午饭,”SKINNER把一个三明治和一杯咖啡放在了MULDER的手边,面无表情地站着。MULDER勉为其难地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他昨天就不想吃任何东西,直到SKINNER威胁要把他送进医院,他才被迫合作。他怕的不是进医院,他怕的是他们把他从这个案子上调走。

SKINNER看着MULDER吃完半个三明治之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MULDER立刻把剩下的半个扔了出去,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

“MULDER探员!我想我找到了!”Horne大声叫道。

MULDER立刻跳了起来,冲到Horne的身边,和其他探员挤在一起。Horne拔掉耳机插头,把带子倒了回去。

他们看到DANA SCULLY笑着看着Pargeter说道,“这是幢老房子,是吗?楼上一定有浴室?你可以监视我的,如果你想的话。”

Pargeter摇了摇头。“不行,我觉得不行。这是个很偏僻的邻居,但是外面还是有人的。这里是我一个大学同学的房子。他在加州工作,但是他不能常常来,所以我就来替他照看房子。”

“大学同学,”MULDER重复了一遍。“Pargeter的背景资料在哪?在谁那里?”所有的人立刻围到了桌子旁边开始分工细查文档中的内容。

“这里,"MULDER说道。“Jerry Grossman,电脑编程员,从大学开始就认识Pargeter,为他加入FBI提供个人参考资料。以前住在西北部第16大街1245号。”他抬起头看见SKINNER站在他的身边。

“发现什么了吗?”SKINNER紧张地问道。

“我想我们找到了,”MULDER说着,递给SKINNER一份文件。“我只是希望时间还够。我们可以要到紧急搜查令吗?”

“十分钟之内,”SKINNER说着掏出手机。“你去哪里?”当他看到MULDER飞奔而去的背影,大声叫道。

“我不想等了,无论他们给不给搜查令,我都不想等了,我要去找SCULLY!”

“妈的!”SKINNER暗暗骂了一句,没有阻止他。“Horne, Owens , 还有McKechnie!和他一起去,他会需要帮助的。”

MULDER坚持要开车,虽然那个地方离这里只有几个街区。但是这次旅程绝对让他们终生难忘,一辈子都不会再坐他开的车了。

房子坐落在一个中产阶级的小区内,环境非常幽静。周围很暗,车道上没有车停着。

MULDER朝着McKechnie 和 Owens点了点头,包围着走向房子,Horne掩护他们。当两个探员走到房子的两边后,MULDER和Horne走向前门,按响了门铃。

没人回答,MULDER开始敲门,还是没有声音。MULDER对着Horne点了点头,Horne退到一边,然后他一脚把门踢开了。

一进去,探员们就发现这座房子已经空了很久了。所有的家具上都盖着白色床单,而且床单上早已蒙着厚厚的一层灰。

“看上去很久没人住过了" Horne说着,向四周望了望。

“那是什么?"MULDER指着布满灰尘的地板上的足迹问道。“有人来过,检查一下房子别的地方。”

他们仔细的检查了卧室,厨房,浴室,最后打算打开地下室的门。McKechnie和Owens走了过来。

“车库里只有这个,”Owens说着拿出一本汽车登记本,递给MULDER.“这是Pargeter的车,但是我们在他车的旁边发现了其游渍。那里以前一定还有另外一辆车。”

“他换了汽车。他应该不在这里,但是还是自己小心点。”MULDER抬起枪,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楼梯很黑,MULDER打开了灯。“有人在这里,是的,电力没有被切断,”MULDER说着小心的下了楼梯。

亦步亦趋,他们在过道上看到了两扇门,第一扇门半开着,里面是个小小的厨房,还有一个厕所和水池。第二扇门上被一把很大的锁紧紧锁着。

MULDER向着锁看了几枪,门还是关着,几个探员一起用力才最后把门踢开。

门刚打开,就有一股恶臭袭来,MULDER把头探了进去,叫了几声,然后冲向最远的那个堆着一些破布角落。

“SCULLY!”他冲过去跪在他早已不省人事的搭档身边。她安静的躺着,身上盖着几张毯子。他把手放在她肩上,轻轻的摇她。“SCULLY?你听得见吗?”他回过头,说道。“打911,那点水过来。”

“SCULLY?”MULDER温柔的叫她。终于她慢慢醒了过来,动了动。她对着他眨了眨眼睛,她的眼睛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光彩。MULDER突然想起她因为癌症而游走在死亡边缘的那些日子。不,她不会死的。他不会允许的。

“MUL...DER?”她发出微弱的声音。“真...你?还是我的幻觉?”

MULDER努力笑了笑。“嗯,是我,不是幻觉,你自由了,我爱你。”

她笑着看进他的眼里,从毯子里伸出骨瘦如柴的手,轻轻拍打他的脸。“你是真的,太好了,”她叹了口气。“水...”

“快点,”MULDER看到McKechnie 探员拿着一大杯水向他们走过来,说道。他把水递到MULDER的手里。

“厨房里还有盘子,而且还有水。这个混蛋把她关在这里,不给她水。而隔壁房间里就有水龙头!”McKechnie气愤的说道。


MULDER温柔的用手把SCULLY撑起来,把杯子放到她的嘴边。“慢点喝,SCULLY,你看上去已经很久没喝水了。”

她点了点头,小心的咽了几口,放松的躺了下来。“Pargeter在哪?”她最后问道。“抓到他了吗?”

MULDER悲伤的摇了摇头。“还没有,从我们开始监视他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的脸阴了下来。“但是我们会的,我发誓,我会让你看到我们是怎么抓到他的。”

她笑着摇了摇头。“MULDER,”她说着,轻轻抚摸过他的脸庞。“Pargeter已经不重要了,不要浪费你的时间去复仇。让别的探员去抓他,我想...”她停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想什么?”MULDER温柔的问道。

“我想每分每秒都和你在一起。我不想再把珍贵的任何一分一秒浪费在Pargeter的身上。我们有的,他永远也找不到,无论他绑架多少女人想得到它。我已经失去够多的了,我不允许他再带走一丝一毫。”

//

第二天

躺在病床上,SCULY全身上下布满了“电线”,但是她看上去比刚进医院时好多了。她已经告诉SKINNER一些情况,她不需要再多做解释了,那些录像早就告诉了他们一切。

SKINNER非常担心她的精神状况。她不得不一直安慰他她没有掉进
Pargeter的圈套里。“没有,先生,我一直都在演戏。我只是想让Pargeter相信我的诚意,然后利用一切机会离开那里。”

“你做到了," MULDER一直都呆在她的床边,从她24小时前被送进来开始。SKINNER不知道他有没有睡过觉,有没有吃过东西。但他看得出MULDER看上去比过去的四个月好上100倍。

“那些外套上的头发给了我们灵感。”SKINNER承认道。

“我必须很小心,如果他发现了,一定会惩罚我的。”SCULLY回答道。

“他们应该把奥斯卡奖颁给你,探员,”SKINNER说道。“好了,我要走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想你们会想要放一个月的假的。”

SCULLY点了点头,把手伸向MULDER的手。“我想现在是时候过点没有外星人,没有鬼魂,没有连环杀手的日子了。”

“是啊,”MULDER谈谈得说了句。“我们可以当一回游客了。”

SKINNER笑了笑,走了出去。

“SCULLY,你觉得怎么样?”当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他担心地问道。

“你是指,我为了活下来做的那些?”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那些性侵犯?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很高兴我可以自由,那些事没有打垮我。”她紧紧地抓住了MULDER的手。

“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SULLY,”MULDER用两只手捧住她的手。“我以为我失去了你,我的整个世界都空了。”

她的手指轻轻拂过他手腕上的伤痕。“每次你想自TOM...Pargeter都会告诉我。”

MULDER突然觉得很惭愧,把头转开,“现在我才知道,SCULLY,可是,当时,你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而且我认为是我杀了你。”

“我知道,MULDER。Pargeter每次去见你都想让你绝望。我向我们都需要一点时间恢复。我很高兴我们可以一起辽伤。”她的手指轻轻扣住他伤痕累累的手腕。“你知道吗,我天天都为你祈祷?”

“是吗?”MULDER温柔的笑了笑。

“嗯,每天。我想那会有用的,就算你不相信上帝,”她说道。

“噢,我信的,SCULLY,我信的,”MULDER轻轻地说道。"SCULLY探员,我可以吻你吗?”

“MULDER探员,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了,”她说着,把手臂伸向他。

她把他紧紧地拥在怀里。MULDER知道,只要SCULLY觉得舒服,他就什么都不介意了。他把头靠在她的胸口上,停着她的心跳声。他只觉得非常非常地满足。

SCULLY的头靠在枕头上,低下头看着MULDER,手指缠绕住他的发丝。“有一件事,我很好奇,"她说道。“SKINNER看了Pargter拍的那些带子,我们...的那些带子,我想所有参与这个案子的探员都看过了吧?”

MULDER缓缓的点了点头。“恐怕是的,但是不要担心,不会有任何风言风语的。”

“噢..." 她皱了皱眉头,然后开朗的对他笑了笑。“还有我想知道...SKINNER和其他人都担心我会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怕我会成为另一个Patty Hearst,被Pargeter利用。可是你坚持说我是在演戏。”她换了个姿势,看着MULDER,"当我和...在那里...还有Pargeter.我已经尽我所能得让他相信我的诚意。你怎么知道我在演戏?”

MULDER的脸红了起来,顺手拨弄着毯子。“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就想知道嘛,”她靠向他。

“嗯...好吧,每次我们做爱的时候,你不是那样的。你会发出一点很奇怪的声音,有点像打鼾的声音,和那些带子里的声音不一样。所以我知道你是假的。”

她躺了回去。“我发出很奇怪的声音。”

“但是很可爱,非常非常可爱的声音。”MULDER担心地看了她一眼。“你...没事吧?你不会生我的气吧,你不会的,是吗?”

“你先是告诉我我在你的肩膀上流口水,然后你又告诉我我打鼾,现在你说我发出奇怪的声音,”她说道。“MULDER,我想我最好是留着你,别的女人听到这些一定会活活气死的。”她对着他笑了笑。“好期待接下来的假期,我们可以一起,也许,只是也许,再发出点奇怪的声音。”

MULDER笑着回答道“恩,就这么决定了!”


来 源: annagao上传

共有4745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Hidden Things 18-20
  • 下篇文章我要活下去(But We Also Live)

  • 返回首页 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2. X档案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